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恋殇白虎妃

第三十三章 自讨苦吃

恋殇白虎妃 樱陌风尘 2279 2015-08-13 21:40:11

    齐嫣儿想弄死齐霜的心都有了,蠢货,这嘴不把风的毛病真是要害死自己和她?  

  齐霜被寒凉的声音骇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伸手捂住口无遮拦的嘴巴,慌张的摇着头。  

  “王爷恕罪,妹妹口无遮拦,说错了话,其实,妹妹只是拿着一根软棍驱赶小白虎,绝对没有伤到小白虎半分,而且小白虎身上也没有半点竹棍的伤痕,王爷明鉴啊!”想到齐霜手中的竹棍并没有真正打到小白虎,齐嫣儿急忙为自己和妹妹辩解,希望化掉这次突来的祸事。  

  “即是口无遮拦,便要掌嘴,给本王掌这两个恶妇的嘴。”萧然冷冷的说道。  

  齐嫣儿脸色突变,没想到王爷会迁怒到她头上,连带着她一起惩罚,一个耳光甩来,声音响亮,红杠立现。  

  齐嫣儿和齐霜脸颊被打的偏向一边,还没来得及感受脸上火辣辣的疼,后面的巴掌声接踵而来。  

  “王爷,饶命啊!呜呜~。”齐霜脸颊被打的肿了起来,嘴边挂着血水,流着眼泪求饶。  

  齐嫣儿咬着牙承受这等羞辱的惩罚,没有发出任何求饶,她知道,摄政王一旦决定的事,就算她哭死求饶也没有用,说不定还会遭遇更残酷的惩罚。  

  十几个大耳光抽下去,齐嫣儿的硬挺没换来摄政王半点同情和另眼相看,反而变成了一种不知何时被打完的遥遥无期。  

  某小虎听到齐霜杀猪似的叫声,把耳朵俯在萧然手心里,吵死虎了,这声音叫的比杀猪还难听。  

  齐霜被打的晕头转向,最终一头栽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齐嫣儿捏紧了裙摆,残留的神智告诉她一定要保持着清醒,挺过王爷的惩罚。  

  “把这两个恶妇送回皇宫,交给皇上处置。”萧然冰凉的话语,直接决定了齐嫣儿和齐霜的命运。  

  寒星似的黑眸转到怀中小虎雪白的毛发上,眸中的冷意开始柔化,他的虎儿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毛茸茸的耳朵贴在他掌心的样子淘气又可爱。  

  听闻萧然的话,某小虎脑袋一挺,精神来了,耳朵终于不用再受杀猪声和噼里啪啦放鞭炮的巴掌声荼毒了。  

  齐嫣儿脸上血色瞬间全无,轩辕黄帝好色贪淫,她们若被送回,不是要被…。  

  想到年纪一大把的老皇帝压在她身上,齐嫣儿心中泛起了恶心,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第一次老皇帝看到她时,龇着黄牙流出淫色口水沫子的肮脏德行。  

  “王爷,求您不要将妾送回皇宫,您要是不解气,可以继续惩罚妾,什么样的惩罚,妾也愿意受着,只求您别把妾送去皇宫。”两行清泪顺着红肿的脸颊流了下来,嘴里的血水往喉咙里吞咽着。  

  负责掌齐霜嘴的侍卫拎起已经昏倒在地的齐霜,走了出去。  

  另一名侍卫见齐嫣儿还在做垂死挣扎,没给她多余停留的机会,哑穴一点,夹着手脚乱动的齐嫣儿出了书房。  

  受伤的波斯猫“喵呜”一声惨叫,爪子落地不稳,摔倒在了地上,浑身好几处抓伤疼的它直扭动猫身,好不容易爪子着地稳住了猫身,一个高大的黑影,罩在了肥猫头上。  

  一双黑色的靴子出现在肥猫面前,它害怕的抖了抖,靴子还未踢到它身上,怕死的肥猫就“喵呜”惨叫起来。  

  萧然一手抱着小白虎,一手捻着一支白羽箭,凌厉的黑眸看肥猫就像在看一只死猫。  

  敢伤他的虎儿,杀无赦。  

  箭送出去一半,被某小白虎两只前爪抱住了手腕,它身体悬挂在他的手腕上,长长的尾巴直垂而下,随着身体的摆动,一摇一摆。  

  小白虎对萧然摇了摇头,死肥猫被它打的也够惨了,这会儿还要遭遇被杀的命运,说白了就是一个绝逼苦命的猫,留肥猫一条狗命,不,是一条猫命。  

  萧然见小白虎为波斯猫求情,倒也收回了想要处死波斯猫的想法,脚尖朝猫踢去,把猫踢出了书房。  

  “本王依你,不杀它,生死就看它的造化。”萧然把小白虎重新抱回怀中,捻住白羽箭的手一扬,手中之箭像长了眼睛一样,飞到钉在墙上的箭筒中。  

  顾雨撇撇嘴角,这也算不杀肥猫?那死肥猫被她爪子捞伤了无数个血痕,金黄色的毛发都成红疙瘩了,萧然把它踢进冰天雪地的外面,那猫还有命?  

  造化?除非那猫的猫品超好,得到上天眷顾,差不多会死不掉。  

  算了,死肥猫就算活着也是受她虐的命,死了也罢…。  

  没了讨厌的女人,惨叫的肥猫,书房里只剩下一人一虎。  

  某小虎受伤的小爪子被萧然握在手中,轻柔的上着药膏,翻皮的白肉敷上绿色冰晶的药膏有一种清凉舒适的感觉,纱布展开,熟练的包扎好小白虎的爪子。  

  某小白虎非常好奇,为毛那女人一听说被送进皇宫,就哭的那么凄惨?甘愿被罚也不愿去?皇宫中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么?  

  “嗷嗷嗷。”它的两只前爪握成空拳,放在白虎眼前微微转动,做出“哭”的动作,然后有指了指书房外。  

  萧然自然读懂了小白虎的意思,他没有像以往一样解释给小白虎听,虎儿幼小,不该听,不该知道的事情,他还是尽量避免。  

  轩辕黄帝人老心少,被送回的女人,稍有姿色便逃脱不了老皇帝的淫爪,何况那两个女人还是送来府中的眼线,她们的下场只有一个,便是死的凄凉。  

  即然是死,又何必让那两个恶妇的脏血污染了萧王府的地?  

  “嗷嗷。”说啊!某虎见萧然不准备告诉它,急的抱着萧然拇指摇晃,快告诉虎啦!  

  某王爷拗不过小白虎,深思片刻,说了一句话:“谴回终逃不过一个死字。”其中缘由,少儿不宜。  

  顾雨奇怪的瞧了萧然一眼,既然是个死字,那为毛你要犹豫半天?耍虎呢?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萧然抱着小白虎,眸不低视,出了书房,他有岂会不知这机灵过分的虎儿不信他所言?不去看它,便装不知吧!  

  从书房到了寝房,小白虎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萧然从寝房的一个角落中拿出它自认为藏的很隐秘的瓷瓶。  

  尼玛!他肿么知道姐的“回魂丹”藏在屏风底下?那天晚上,他明明睡的很香来着。  

  难道…。莫非…。  

  丫的,居然装睡,骗虎…。  

  想到那天晚上,它的爪子还在他胸前虎摸了一把,某白虎皮毛下的肌肤开始发烫发红,有种之后被抓包的感觉。  

  萧然从瓷瓶中倒出一粒丹药,送到小白虎嘴边,说道:“是自己吃,还是要本王喂你?”  

  某虎瞪了萧然一眼,小巧的舌头一卷,把“回魂丹”卷入口中,吞下腹。  

  你妹的,耍虎呢?有种你嘴对嘴的来喂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