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恋殇白虎妃

第十三章 此妖孽,跟踪跟踪

恋殇白虎妃 樱陌风尘 2024 2015-08-08 14:12:10

    秋叶飘零,叶枯枝干,快到冬日的季节,作为一只兽,犯困的时日也增多了些。  

  窗棂边,一袭玄色锦袍的顷长男子手执书卷,念道:“清心如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禅寂入定,毒龙遁形。我心无窍,天道酬勤…。”  

  幼虎趴在软绵绵的掌心中,打了一个哈气,睡眼朦胧的眯着,迷迷糊糊中倒也听完了萧然念的“清心诀”。  

  “可有记住?”萧然拿着手中书卷敲了一下幼虎的小脑袋。  

  幼虎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张着尖尖的嘴巴又打了一个哈气,耷拉下眼皮,气息绵长悠远。  

  萧然颇为无奈的放下书卷,幼虎贪睡,让它学习这深奥的秘诀,是他超之过急了些,或许,可以等它长大些再教。  

  倏地,一个黑色影子如闪电一般凌空而降,单膝跪地,正准备开口,被萧然手势阻止。  

  “可有查出绯衣背后势力?”萧然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  

  “禀告主子,属下无能,只查出绯衣并非外藩女子,其余一无所知。”慕影深知尊卑之分,主子声音压低,他的声音更低。  

  “嗯,让慕色去跟踪妖女,你暂且留在府中。”  

  “是,主子。”  

  萧然摆了摆手,慕影身影一闪,如来时一样,只见影子划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慕影,清秀面容看上去温和有礼,常日里在府中打理一些事务,无人知道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暗卫。  

  他是萧亦然一手培养出来最出色的暗卫,擅长伪装,武功高强,府中谁对王爷不利,第一时间会死在他的剑下。  

  慕影的暗卫身份连慕色也不知,他们各守其职,做好各自的事情。  

  慕色接到跟踪绯衣的命令之后,心里极不愿意,冷冰冰的脸上洒了一层霜白。  

  “绯衣那妖女有些怪异,具体哪里怪异,我也说不上来,跟踪她,你可要当心些,别被她的媚功迷了神智。”慕影心情大好,没人知道前些日子他是怎么过的,日防夜防,就防着自己被妖女魅惑,去做一些对不起主子的事情,现在好了,他解脱了。  

  “我不会被妖女迷惑。”慕色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话,你说的早了些,什么叫妖女?她自然有过人的本事,当然,我也不希望漂亮可人的慕色妹子被妖女迷惑。”慕影调笑道。  

  慕色送了一个冷眼给月色,转身离去,留给慕影一个冷冷清清的身影。  

  慕影低叹了一口气,妹子啊!别怪哥占了你的位置,伺候主子,面对妖女,他自认定力不够,想到绯衣妖精似的脸和妩媚的身材,慕影甩了自己一个耳光,不准想…。  

  这辈子,他誓死效忠王爷,谁要对王爷不利,他会要了谁的命,绯衣,希望你别成为我的仇人,对你,我似乎有些难以下手。  

  逍遥阁  

  紫色珠帘的红帐床上,一个妖娆的美人慵懒而卧,青丝洒满了玉枕,单手撑着精美的下巴,桃花眼释放着异样光华。  

  呵呵…。  

  如玉珠般圆润好听的笑声像三月春风,悦耳怡人。  

  咚咚,敲门声打断了美人的幻想。  

  “进来。”绯衣直起身体,从床上下来,走到软榻上躺着,雪白的皮裘被她压在身下。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手持佩剑的青衣男子,剑眉斜飞,鼻梁俊挺,厚薄适中的唇很有型。  

  “萧然这次安排了一个漂亮女人跟踪你。”来人直言道。  

  “漂亮女人?和上次那俊秀男人有区别吗?”绯衣把玩着手中翠绿的玉箫,手指间转动,那玉箫像活了一样在她手中转动,翻出的花式也别样好看。  

  “据说,那女人是东风国第一美女。”  

  “有我美吗?师兄。”绯衣一个媚眼飞去,娇声说道。  

  潘安不自然的别开眼,俊脸微红,声音也似之前那么淡然:“师兄是来提醒你。”  

  绯衣手中玉箫顿住,撑起软若无骨的身子,说道:“提醒我什么?难不成,我会被她反媚惑?笑话。”  

  “师兄只是担心你,如果惹绯衣不愉快,就当师兄多嘴,绯衣别生气。”潘安柔下声色,俊脸显得有些紧张不安。  

  “师兄真的担心绯衣?”桃花眼流光转动,绯衣动人的声音如珠玉般好听,惑人。  

  “当然。”潘安立马说道,只差没举手发誓。  

  “绯衣有件事情想麻烦师兄,行吗?”  

  “当然行,只要师兄能为绯衣办的事,师兄义不容辞。”  

  绯衣咯咯一笑,把玩起玉箫,悠然的说道:“萧然手中的那只虎儿,我甚是欢喜,绯衣也知道要得到虎儿并非易事,绯衣只要师兄绊住那什么第一美人的脚,即可,师兄可愿意为绯衣牺牲一些色相?”  

  潘安眉头皱了皱,他的心思,她还不知道吗?牺牲色相,倒是有些为难他了,不过为了她,他愿意。  

  “好吧!师兄答应你。”  

  “那师兄,你还不快去?”绯衣从榻上下来,看也未看潘安一眼,转身走去床上。  

  潘安本来有许多话想对绯衣说,一看她上了床,顿时,俊脸爆红,什么话也说不出,红着脸离开了。  

  绯衣躺在华美的床上,翘着二郎腿,玉箫放到唇边,一曲若虚若幻,宛转悠扬的箫声醉了人心。  

  小白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真想看看,你到底在萧然心中的分量有多大。  

  天气渐渐开始变冷,顾雨白日睡觉的时候也开始缩着身体,成了一个白色的小球团,也没有了往日的好动。  

  美男王爷喂食的时候,它张嘴吃几口肉末就呼呼睡了过去,就算萧然用手戳它的脑袋,或是捏的耳朵,它也一动不动的躺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萧然吩咐成管家用雪狼皮毛做了一件小的的皮裘,虎儿睡觉的时候,盖在它的身上。  

  批阅折子的时候,他就把它放在暖玉上,盖上皮裘,它倒也不会受凉。  

  朱砂笔写写停停,最后放在了桌上,把幼虎捧在手心,左右瞧了一遍,喃喃念道:“雪灵虎耐寒,不该如此嗜睡,该不会是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