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恋殇白虎妃

第四章 皇家宴

恋殇白虎妃 樱陌风尘 2083 2015-08-04 16:43:04

  欲腾空飞起的金甲飞龙腾在金碧辉煌的檐上,五爪彰显气势,龙须透着威严,琉璃瓦片在余光的照射下,光彩夺目,熠熠生辉。芙蓉花的香气洒满了楼阁庭院,暗香怡人,美不胜收,宫娥手中端着美酒,果盘,为今晚的这场盛宴做准备。

戌时,王公贵卿,文成武将已入皇宫,身穿金龙黄袍的九五之尊面无表情的坐在龙椅上,青筋寡皮的老手按在金龙含珠的扶手上,从老皇帝手上暴露的青筋可以看出,他有股怒不可发的隐忍,而他的怒,拜功高盖主,屡次藐视龙威的摄政王所赐。

“摄政王到。”随着太监尖细高调的嗓音响起,在场的众卿家们终于得松一口气,气氛也开始回暖。

貌美的婢女驾着豪华奢侈的马车驶入宫宴现场,那一身粉衣美颜,不知迷晕了多少心思浮动的男子,就连那番邦使节也惊艳了双眼,心里大呼美人兮。

东风国的摄政王可真让人羡慕,日夜有这等美人暖被,日子岂不逍遥呼,番邦使节羡慕的目光移到华贵的紫雕马车上。

传闻,东风国摄政王风华绝世,浅笑之间,连九天外的女仙也为之倾心,不知这传闻是真是假?

马车稳妥的停下,粉衣少女飒爽的翻下马背,撩起玉珠金帘,垂首恭敬的退至一边。

番邦使节伸长了脑袋,视线探去马车内,只见一袭紫色锦衣的身影缓步下了马车,丰神俊貌,傲视群雄,这男人的身上有一股强大的霸气。

萧然极其不喜别人盯着他这张容颜看,感受到那让他不舒适的目光,他一个冷眼射去,惊的番邦使节快速移开目光,心扑通跳个不停,果然霸气,一个眼神都让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老皇帝没有表情的脸恢复了乐呵呵的笑容,命令小德子请摄政王上座,东风国能与皇帝并排而坐的仅摄政王一人,众大臣将相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东风国的江山是摄政王亲自领军上阵才得以保住,三军之中,众将领对摄政王也是铁铁衷心,山动地摇,军心不不动摇。也就是说,只要萧然说一句,他想做皇帝,三军统帅立马会拥护他坐上九龙宝座。

所以,即使萧然无心坐皇帝,老皇帝还是会把萧然当做心头大患,一个想除而不能除的心中刺。

丝竹声起,数名赤足的轻纱少女踩着碎步翩然起舞,雪凝般的皓腕上挂着一串金色的铃铛,清脆入耳,身姿迷人。

萧然紫色衣袂中,一只兽蠕动着身体探出半个白虎脑袋,灵活的眼睛很快就被跳舞的舞姬勾了去,大概是嫌趴着看不舒服,它索性坐在美男王爷手心中看,它不曾想,这姿势多像一只撑爪而坐的小狗。

尖尖的耳朵上一疼,顾雨嫌烦的挥舞了一下爪子,想要挥那捉弄它耳尖的手指,丫的,这美男有多动症啊?老是在它身上捣乱……。

萧然手微曲,半握放在鼻翼下方抿唇一笑,这虎儿竟会看歌舞?它刚才的动作,多像一个被打扰兴致的人。

“好,跳的好。”老皇帝拍着手,呵呵大笑,好色的老眼闪着兴奋的色彩,等会儿,这几个美人,就乖乖的在床上等朕吧!

文臣武将中有人奉承的跟着拍掌,叫好,有人嫌恶的撇开眼睛,不去看老皇帝那张昏庸好淫的嘴脸。

顾雨被老皇帝发疯似的叫好声吓了一跳,心里愤然的骂道:老流氓,神经病发作了吧?叫那么大声?丫的,以为你披个龙袍就是皇帝,就你那德行,江山早晚毁在你手中,你丫比隋炀帝还色…。

萧然自然也看到虎儿受到惊吓的样子,没有温度的黑眸扫了一眼老皇帝,大掌轻柔的顺着它的毛发,无声的安抚幼虎。

老皇帝哈哈大笑的声音戛然而止,意识到自己失态,他尴尬的咳了两声,惹来身边两名中年妃子的醋意。

“皇上,流云国承蒙东风国福照,才有今日安泰景象,大汗命小臣带来宝物美人,望皇上笑纳。”使节恭恭敬敬的说道,弯腰行了一个流云国最大的礼数。

“呵呵,大汗身体可好?寡人还记得三年前大汗拉弓射大雕的神姿。”老皇帝摸着黑中发白的八字胡,笑说。

“多谢皇上惦记,大汗身体无恙。”使节回答道。

打了一个响指,跟随使节而来的侍卫呈上手中的锦盒,那名使节拿过方方正正的锦盒,神秘一笑,说道:“小臣先展示宝物,后展示美人。”

文武将臣怀着好奇,并不看好流云国的宝物,与宝物相比,他们更想看美人…。

萧然对那所谓的“宝物”,未瞥一眼,倒是他手中的幼虎,闪着异常明亮的虎眼盯着那锦盒。

此时,很多人已经看到了突然从摄政王手中冒出来的小白虎,年将军瞪大虎目,揉了几次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那嘴张的几乎容下一个大鸭蛋,王爷他…什么时候…喜好上小动物了……

锦盒在顾雨期待的眼神下,慢慢打开,一块色泽剔透的白玉出现在幼虎眼前,顾雨一眼就认出了那块有婴儿大小的白玉是羊脂白玉,她激动的差点跳起来,蹦过去,私吞……

一只大掌按住了它的身体,磁性好听的声音在它耳边响起:“燥什么?一会儿本王给你拿来便是。”

哇塞!幼虎心里一千个满意,还是美男王爷懂她的心,摇晃起尾巴,刻意讨好。

文臣武将见番邦拿出这么一块没有经过任何精雕细琢的粗鄙玉石当做宝物进献,心里都充满鄙夷,没有宝物充什么神秘,让人看了一场笑话,还不如唤来美人让大家一饱眼福。

老皇帝无趣的看了一眼那所谓的宝物,撇动嘴角,不屑一顾,蛮人眼中的宝物还不如他皇宫内随意摆放的一件物什来的珍贵。

“这块玉石本王甚是喜欢。”萧然淡淡的声音响起,也阻碍了使节接下来未说出口的话。

难得一件东西入了萧然的眼,老皇帝自当乐意顺水推舟,送上“宝物”,再说,这“宝物”在他眼中也算不上一件能成为宝物的东西。

“快把玉石呈上来,送给摄政王。”老皇帝不容置喙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