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十章 出狱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2076 2017-08-25 23:34:42

  电动铁门轰地一声被拉开,走出来一个短发瘦削的女孩,许久不见的阳光,生生地被晃到眼睛。

  淹离笔直站在监狱门口,回望身后的高墙电网,目光里有莫名意味。

  转身正对着阳光,身上那件浅咖色风衣还是进来时穿的那套,此刻压在仓库里一年已经有些褪色。

  她缓缓伸出风衣衣袖中的那双长久整个秋季未见阳光近乎惨白的修长双手,挡住双眼。

  那阳光就透过指缝打在她脸上,整个脸一半氤氲在阴影里,一半沐浴在阳光中。

  12月冬日的阳光那样温暖。

  今天是2014年12月24日,她25岁的最后一天,终于逃离了那堵不见天日的高墙。

  去年的今天,那个洋溢着平安夜喜悦的夜晚,却以一场事故收尾。

  明天又是她的生日,她不禁想起刚到25岁生日那天的惊惶——她伤痕累累的身子,医院里惨白的被单和窗帘,十九楼的惊心动魄和那双嗜血的暴戾眼睛。

  她面对阳光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呼出,整个人有活过来的轻松。

  终于结束了,不论对错缘由,我再也不欠任何人一个交代。

  曾经年少偶遇的栀子,给我生命的父亲,或者是别的什么人,我再也不欠你们的。

  不远处,黑色保时捷车驾驶座上一双深潭似的眼睛却将一切尽览眼底。

  她对着太阳的侧影就像一幅油画,身形线条流畅,咖啡色剪影与太阳的光辉相得益彰。邓彦静静看着她的侧影,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地敲打在方向盘上,竟有些失神。

  陆远遥的话不断盘旋在脑海中。

  “是,她是我女儿,而不是栀子。”

  “筱溪不可以出事,她替妹妹认了这些,我们全家都会好好补偿的。”

  “邓彦,等你到了陆叔叔这个年纪,就不会再这么冲动行事,你会理解我。”

  “是,最开始有婚约的也是你们,可是你还可能娶一个流过产的女人么?”

  ...........

  想到这些,邓彦深潭般的双眸收紧,紧紧握住方向盘的手泛起青筋。

  他当时几乎脱口而出:“那是我的小孩!”

  陆远遥一脸震惊,半天没反应过来。

  “孩子是我的,现在看来就是这样。”邓彦同样也难以置信,却必须面对这个事实,想到那个被父亲抛弃发小眼中没有恋爱经验,学妹眼中乐观坚强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误会了。

  可是小孩没了,难怪那天匆匆一瞥她的脸色那么差,那到底是怎样噩梦般的经历?邓彦难以想象。

  邓彦的手有些颤抖,眼眶微红,原本她是要努力保护那个孩子,是他的愚蠢偏执毁了这一切。

  可能,原本他是可以有个健康活泼的小孩呢。

  陆远遥见他气得颤抖的模样,犹疑道:”我知道筱溪和你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愿意娶多多再好不过,可是你没必要编这些——“

  邓彦几乎怒吼他:“我特么编什么?流掉的就是我的孩子,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父亲?”

  陆远遥自知对不住多多,也没敢再说什么。

  “你以为她没人娶?我特么就是娶她了。”

  邓彦扯扯领带,丢下狠话,留下满脸懵比状态的陆远遥。

  他回过神,继续盯着车窗外不远处那个短发女人的身影。

  她竟然在笑,她怎么还能笑着?

  从前邓彦这样想的时候必定带着怒意,她的笑是把嗜血的利刃,刀刀割在他的心头,伴着栀子不在的绝望让他痛苦愤怒。

  如今这样想时,她的笑却像一把钝钝的刀,砍在他心上,伴着本该看到的委屈与绝望的落空他只觉得闷闷地疼痛。

  突然女人转身向他所在的方向笑着看过来,他竟本能地将头躲闪进车厢内。

  再缓缓抬头时,发现另一辆汽车正经过自己的保时捷向她驶去,原来不是看他啊,暗暗松口气。

  “淹离~”车窗摇下,伸出一个年轻女孩的脸,女孩挥手遥遥地打招呼。

  车缓缓停在她身边,她点点头有些局促地问好,那是在里面形成的惯性动作。

  陈茵见她这样,心里有些触动,眼里的感伤却转瞬即逝代替以轻松地笑容。

  “你快上车,微微他们都来了。”

  “他们?”淹离一怔,向车内望了望,这才发现陈茵坐在副驾驶上,驾驶座上一直没说话的男人竟然是沈随风。

  他似乎察觉到女人的打量,回望着她点点头。

  “哎,淹离学姐,你快上来。”微微从后窗伸出脑袋,摇着手招呼道。

  “哦,”淹离怔怔点头,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上次微微说有事,只有陈茵来接她的。

  坐上车后寒暄一番,陈茵笑道:“我虽然认识路,但山路到底太颠簸,叫上随风做专属司机,我做导航可就是绝配。”

  陈茵一席话似乎解释了沈随风为什么出现在这儿,消除了诸多尴尬。

  淹离听到山路颠簸,也有些歉意:“真是麻烦你们这么远——”

  “这么多年老同学还说这话。”陈茵摆着手摇头“你可别再这么生分了。”

  淹离看着陈茵热情的模样有一瞬恍惚,好像时光错置,她和陈茵两个人从大学时期怎么就慢慢变成了截然不同的模样。

  从前将自己隔绝与人群,一副孤标傲世模样的淹离,怎么会有天说起话感激不尽。

  时光能改变所有的事,也能改变所有的人。

  26岁将至,淹离明白人在这世上是需要朋友的。

  陈茵调解气氛道:“我们特意来接你,就是打算为你接风洗尘的。从此前尘过往都是云烟,以后肯定顺顺当当!”

  淹离露出笑意:“谢谢。”真的非常感谢陈茵能在这些日子伸出援手,但也不用那么为自己考虑。

  她并不想给他们添麻烦。

  沈随风在后视镜中瞥见女孩尴尬局促的笑容,似是无意道:“我当初出来可是先吃豆腐的,吃了豆腐去霉运,此后顺顺利利,是有这么个讲法吧?“他转头眼神轻柔地扫了下淹离,最后笑着问微微。

  淹离没想到沈随风会主动提起他自己的事情,笑着抓抓耳边的鬓发。

  微微忙应和:”是啊,陈茵,我们今天可是必须点盘豆腐的。”

  “好了好了,吃豆腐去。”陈茵摇摇手,笑得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