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二章 瞭望者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2155 2017-08-18 23:29:57

  ”在这儿还好么。“齐微微的问题刚出口,就自觉有些苍白无味,可她还能问什么?

  ”嗯,习惯了就好。“淹离摸摸短发发梢,有些尴尬。

  ”我早该来看你的,却到现在才抽出时间。“微微脸色愧疚。

  ”理解,哪一行的饭都不好吃呀。“

  本来是齐微微来看望她,瞬间却成了她开导齐微微,这个局面有些尴尬。

  微微见她面色惨白,身体似乎很差,又仔细打量她一番,这才发现她锁骨肩上被囚服遮住大半的若隐若现的纱布。

  ”那儿怎么了?“微微一只手愣愣指着她被纱布包住的伤口,另一只手扶住对讲电话。

  ”之前被重物砸到跌倒了,“淹离云淡风轻道,好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

  ”那上药了么,医生说多久会好呀,你还跌到哪啦?“齐微微脸色遽变神情骇然。

  ”没事了,你怎么来的?这儿不好找。”淹离突然岔开话题。

  “你知道吗,陈茵编剧的父亲曾经也在这儿,我一路都打电话问她路呢。“

  ”陈茵?“淹离脑子里浮现那个不爱说话富有诗书气自华的女作家的模样,有些不敢相信,她的父亲曾经在这儿待过?

  “嗯,听她说是因为当年的一些变革,淹离学姐,你身体怎么样了?“微微又担心地问了句。

  淹离心想,难怪,国家的政策变革一些重大事件难免是要与个人的人生际遇发生重大关联的。

  我们人活在世上,意外总是多多少少难以避免的。身处社会便难以自处,只能融入。难以孤标傲世,总要一抵花开。

  冲在前面的那群人,有可能成为时代的先锋,也有可能只是被煽动的人群,成为时代的炮灰。

  微微见她没说话,心里想,她的身体只怕是很糟糕的,因此感到更加忧心。

  ”可是——“两人沉默片刻,微微终究还是没能忍住问她:”为什么当初已经知道是陆筱溪,你后来——“

  话音未落,淹离就抢先回到:”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该负的责任我都负了,不用再说什么,微微谢谢你来看我。“

  微微奇怪地抬头看她,发现淹离学姐正使眼色,这才意识到这里并不是方便说话的场合。

  微微只能直直看着她继续寒暄着,说这儿风景好,空气好,教育好,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她还谈到了以后,说出去之后想找个风景好偏僻的地方支教。

  她说以后的时候,眼中也是波澜无光的,神情柔和,并没有什么期待与特别的激动,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关于生活的平淡无奇的故事。

  齐微微见她自始自终嘴角都挂着淡淡的微笑,腰杆瘦到被风一吹就折断似的却仍然挺得笔直,心里泛起不安与酸楚。

  到底那么鲜活能干的淹离学姐,仿佛积蓄着全世界的能量与生命力的人怎么就落魄至此。

  齐微微吸了吸鼻子,眼睛微红,嗓音颤抖:“那你不要再回娱乐圈做经纪人了么,你的记者梦也不要了么?“

  淹离一直牵起的嘴角突然就僵住,眼里瞬间聚满雾气。

  多久没再听人说起自己的理想,再听齐微微讲起自己都感觉很陌生,这一辈子她还能实现么?

  淹离无奈地苦笑,摇摇头自言自语:”只是梦想罢了。“

  淹离很小的时候,就跟在范梓言身后读着:”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昔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

  那时候她除了顶天立地的爸爸之外最崇拜的就是写一手好文章的妈妈,周围人有困难都是找母亲,不认识的人把自己毕生的故事与苦难告诉她,遥远地方的新鲜事物都由妈妈的文字带到这座小小的城里。

  因此,妈妈就是多多心中的女英雄,虽然陆昊他们都怕范梓言,可是在她心中,妈妈永远是笑眯眯又温柔可亲的。

  是多多最爱最崇拜的女人。

  陆昊曾经问童年的多多,有什么梦想。

  童年多多是这样回答的,想成为站在船头的人,随时把握前行的方向和动态。

  那不就是记者做得事情么,作为真正的记者,无一不是时代船头的瞭望者,他们随时把握周围的动静和前前进的方向,稍有不测就会通知所有人。

  可惜那时他们都不懂。到他们长大时,记者这两个字的分量早就随着信息技术革命而水分大增。

  多多和陆昊长大的时代,记者没有那么高尚,也不再受推崇。长大后的多多,有了另一个名字许淹离,在一家八卦娱乐媒体做了四年娱记,新闻传播学专业课学习的内容无一用得上,报道靠标题党与整理推测,采访靠打太极与擦边球。

  这真是个无趣的年代,新闻已死,娱乐至死。

  淹离不再对新闻有向往与敬畏之心时,遇见同样郁郁不得志却满怀明星梦的赵嘉柯,两人因为校友关系一拍即合。

  彼时荔枝娱乐刚刚搭着互联网娱乐的东风,像一头站在风口上的猪,随时也能飞起来。

  不久后互联网娱乐大洗牌,这家刚刚借壳上市的娱乐公司面临挑战与危机,许淹离赶在泡沫破灭之前全身而退,带着第一桶金开启带可可的生涯。

  可她心里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有一个遥远的构想,有一天卷土重来,杀回新闻界,创办自己的新闻杂志。

  等那时娱乐圈经纪人的工作经历将为她提供更多的际遇。

  淹离终于回过神,浅笑:”没想到你还记着。“她也忘记这是哪一年自己喝醉后和齐微微笑着说起的梦想。

  只记得学妹眼里泪光晶莹,告诉她自己很感动。

  没想到自己的梦想还能给别人感动启发,真是——美好呢。

  一晃又好几年过去,后来每天奔波片场的两个人实在没空去提及当年的梦想。

  “当然记得,”齐微微抿抿唇:“是你告诉我人在绝望时要有希望,就算不能直线到达,曲线也能救国呀。“

  齐微微已然泪目,当年在S大的星空下,那个因为家境困窘每天奔波错过门禁时间的少女只能在操场上乱晃等待天明。

  十一月的深秋寒露霜降,她不禁蜷缩身子冻得嘴唇发紫都不忍心去开间房。

  那时候偶遇扛着机子等待黎明第一丝曙光的许淹离,淹离学姐认出她,立刻扔过背后的睡袋给她:”睡个好觉,明天继续奋斗吧。“

  那天晚上两人挤在睡袋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这些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