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六十七章 疑点重重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2238 2017-08-05 23:43:10

  说完,陈丘和倔强背过脸,眸色沉沉,不再说话。

  陈茵看着父亲的背影,百感交集,片刻后默默蹲下身子捡起那本已经泛黄的老照片,那照片中女孩子仍是十八九岁的明媚阳光,目光充满希望,笑容纯净到全世界移不开目光。

  陈茵也愣愣看着那女孩子,好奇她所处的环境,她的目光里倒映着谁的身影?会是父亲么?她不禁陷入自己深深的遐思中,她好奇那个年代——有最风华意气的父亲的八十年代,可惜她出生时已经是1989年,与那个年代注定匆匆一瞥而后擦肩而过渐行渐远,连半点记忆也不曾有。

  仿佛她的出生就是为了终结那个有梦有诗的年代,仿佛她的到来预示一切向再没有希望的未来奔去,而今只有父亲未老先衰的背影,不再波澜的眼神。

  十四岁的陈茵手持范梓言的照片,看着暮色四合中窗边被打上厚重阴影的父亲的侧颜,无数委屈的心情积聚成目光里的雾气,点点泪珠拍打在照片上。

  那照片里女子仿佛在笑着流泪。

  多年后,当陈茵见到神色坚毅形单影只的淹离,怎么也不会把她和照片里那个笑起来有光芒的女孩联系到一起。

  那时陈茵已经顺利考入S大传播系,是个戴着厚厚眼镜沉浸在书海里不爱说话的女大学生了。

  ————————————————-

  陈茵不知道自己怎么因为一首歌便想起那么多陈年旧事,大概是《春秋》的歌词足够热血,像陈丘和的前半生。又足够伤怀,像陈丘和的后半生。

  她不禁好奇,到底这是又怎样故事的男歌手?她是在很早之前就听过他的那些不好传闻的,可是这个世界纷繁复杂,孰真孰假呢,她一直也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未曾将它放在心上。

  如今真正去接近这个人,倾听这个人的作品,她甚至怀疑一切不过是精心策划的传闻,与他其实毫不相干。

  陈茵轻轻撇嘴,为自己的结论感到好笑,心里想到最近离职的老同学许淹离,作为可可的经纪人,她对团队里的用人向来最为谨慎。

  她甚至能想象如果现在许淹离站在这儿,听见自己的想法,会怎么说。

  她想许淹离肯定会挺直细腰,严肃而正色,甚至带点淡淡嘲讽道:“千人千面,因为一首作曲就断定一个人品质有无瑕疵未免太荒唐。”

  许淹离是不太相信别人的,陈茵在大学时期就深有体会。在陈茵沉迷于文学的海洋中时,她们相交甚少,偶尔遇见时,陈茵也能从她不经意的眼神中读到几丝对自己浪费时间浪费生命的感慨。

  对于许淹离来说,书籍里那些隽永的语句,深刻的道理,完美的精神世界是无法给她半点安全感的,学校里追逐在她身后的男孩子也不能。

  她只有不断的行走,不断奔跑,不断穿梭在现实里,不断用课程作业和实习来填满生活,她的生命才是稳妥安全的。

  对于生活,陈茵眼里显然有沙漠亦有绿洲,心态更为平和些。她放下耳机,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那一页正写到:”赵柯看着被烈火焚烧的房子,属于这儿的记忆就此付诸一炬。在冲天的火光中,她看见年少的自己,奔跑在家乡的青山上,高呼”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而今,她全然蜕变成另一番模样,那已然成为她的前半生。她该就此绝望么,不,关于生活,没有一刻是可以精心谋划的,她唯一能做的是用脚步继续丈量自己生命的长度,直到得到结论那天为止......“

  陈茵缓缓扬起微笑,自然关于生活没有一刻是经得起精心谋划的,也只有在文学作品中,她可以对命运这种玄幻的事物有些许掌握。她选择给赵柯不太绝望的未来,何尝不是对自己单薄能力的一次证明。

  因为这份不绝望,陈茵愿意继续生活,继续书写。

  可许淹离这位老同学的人生却超出她这个作者所能开的脑洞程度,她也不是陈茵书中的女主角,陈茵是无法对她人生点金手指的。

  陈茵是在一个星期后听说许淹离进警署接受调查,面临起诉的事情。

  “不是遇难的女孩已经火化了么,事发地的监控也出故障的,现在被谁起诉,凭什么?”陈茵在片场听见齐微微在与人争论,不由停下脚步。

  “听说是那家的哥哥,还是个出名的律师呢,还调出了前几段路淹离姐开车时手机通话的视频,认定她是肇事主要负责人。”

  陈茵的心突然就提起来,淹离那样谨慎努力生活的女孩子,从不允许自己犯错的人,她怎么会遭遇这样的灾祸。尚且不说她是不是主要责任人,陈茵只是觉得这种事发生在淹离身上总是说不通的,此时,命运残忍的轮廓也越发清晰。

  可她只是一个书写者,淹离却不是她的女主角,她无力改变任何事情。

  “那,那这回要怎么办。”齐微微又是一声深深的叹息,皱眉和陈茵面面相觑。

  陈茵想齐微微还是S大的学妹时,和淹离的关系便难得较别人深厚些,此时她不为此着急,又有谁呢。

  “哎,能怪谁呢?她也是倒霉。”一个说不清是不是幸灾乐祸还是说风凉话的小演员也加入聊天行列,“对方开得是法拉利哎,还出人命了,我们几条命陪得起。果然人家哥哥还是名律师.....“

  说罢她摇摇头,仿佛淹离这次已经注定在劫难逃。

  “也不全是这样,”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灯光师小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也凑在旁边。

  他捋捋头发,见众人目光集聚,这才清清嗓子:”L城开法拉利的,那我黑子哥都是透熟的,这辆车的车主还是他好朋友呢,姓陆。可是事故死的那个女孩姓邓——“

  话音未落,众人已经面面相觑,一脸”所以呢?什么意思?“的表情。

  小刘叹了口气:”所以说,死的女孩还不是出事故的法拉利的车主,应该是向陆大小姐借的车,也是阴差阳错送了性命。哎,平安夜把车借出去出这种事,也是晦气。”

  “你说车主姓陆?你确定平安夜她借车给那个姓邓的女孩了?”齐微微突然眼里放光,抓住小刘就噼里啪啦问着。

  小刘吓得连退几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齐微微这才意识自己太激动了,实在是听见小刘提到“黑子”“姓陆”这几个字眼,想到那天在颠吧和沈随风的见闻,记得那个叫黑子的说和陆筱溪平安夜约好在至今路见。

  那个陆筱溪应该会不会就是法拉利的车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