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四十八章 狡兔死,走狗烹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1301 2017-07-18 23:09:00

  沈随风怎么会没注意到女孩热切的目光,只是佯装无意。况且,当下最重要的是多多的事情,到底怎么解决。

  虽然从他重逢多多以来就是在娱乐圈,他早就知道多多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在午后惊雷里哭鼻子睡不着的小姑娘。

  她是许淹离,不是陆多多。她的信念坚决,目光泠然,对人多冰冷防范少热情敞亮。

  可是许淹离,你现在在哪里,面对不确定的深渊,会不会惶恐害怕。

  沈随风经历濒临深渊的心情,被动毫无自由,绝望毫无希望,他比谁都更了解此刻的许淹离。

  人们说世界上最简单的是惊讶同情,最难的是感同身受,可沈随风却自觉,曾经的黑暗让自己能完整的体会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见到沈随风若有所思凝神的模样,微微岂会不知他和自己一样在忧心,毕竟淹离学姐对他来说曾是特殊的存在吧。

  他不敢相认不敢重逢不敢靠近,并不是讨厌淹离学姐,而是讨厌失败的自己。

  微微有些心酸,直愣愣看着随风的眼睛,茶色的瞳孔,在岁月里慢慢沉寂了,不复当年轻狂。即使只是站在他身边,也有岁月静好的错觉,让她错以为这便是最美好的时光,知足不已。

  ————————————————————

  淹离出院回到影视城片场不过是几天后的事情,表面上云淡风轻一切如常,但整个人到底是瘦了好几圈,面色憔悴。

  她的出现毫无疑问给可可最有力的支持。也为剧组其他创作人员打了一剂强心针,在剧本版权本就有争议的情况下,演员经纪人的这些风吹草动更有可能成为对方抨击自己的把柄。随后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真假不明的负面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以为这件事可以渐渐平息,但是随着网络热度的提高,可可粉丝也义愤填膺,要求更换经纪人的呼声越来越高。

  可可为此感到十分尴尬,可粉丝毕竟是衣食父母,她对淹离的态度亦是十分不明朗,平日里也有些刻意避着。

  某天陈茵来片场和演员商量剧本的问题,顺便叫淹离一起吃了晚饭,当然三句话之后又离不开最近的热点事件。

  “我听说对方的家属是A影视这次版权案的代理律师,你说这天底下就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陈茵感到不可思议,但也分析了几成;“要不是他们在后面买热搜有意策划,这把火也引不到剧组身上。”

  淹离轻轻哂笑,一针见血:“这是要对我赶尽杀绝呢,老同学,这次我给你带来麻烦了,也很对不住。”

  “被这么说,淹离。”陈茵有些唏嘘:“估计下一步还是要继续鼓动那些粉丝,你这个经纪人到底要不要做下去。”

  淹离神色颓唐,轻叹一口气:“真到万不得已,可可丢车保帅我也没有怨言。”毕竟曾经和可可眼朝一个方向,为梦想而奋斗的她早就看清楚现实,梦想是血淋淋的,热闹是暂时的,人生是永恒地寂寞挣扎。

  她好像开始有点悲观了,在邓栀子死后。

  陈茵有些为她不值:“可你才是她的伯乐,从道义上来说,可可不能这么做。”

  淹离眼里没多少神采,嘴角还是强牵起一丝了然笑意:”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这才是许淹离长这么大的人生格言,不是么?

  陈茵只是好心的一个提醒与推测,没想到却把话题引向如此尴尬的局面,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突然想起引发这一切的原始事故,关切问道:”那家人现在还是坚持要上诉么,事故责任认定什么时候下来,还有那段路的监控早就有些问题,你最好看看能不能拿到监控视频。“

  这样一番话,突然提醒了迷茫无措的淹离,她的脑子闪过那个雪花飞扬的平安夜,透过渗血的双眸,一闪而过的身影。

叶陆沉

谢谢喜欢此文的各位。   陈茵同学会是一个重要的串联人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