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四十五章 你为什么还活着?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1348 2017-07-16 23:48:47

  接到警察电话时,已是平安夜的十一点,邓彦刚刚结束派对回家淋浴,背后的那道齿痕依旧清晰,可已经不怎么痛了。

  他愣愣看着水汽氤氲的镜中的双眼,怎么那么陌生?深潭般沉稳的眼眸搭上眼角微不可察的细纹,他暗自发觉早已不再年少轻狂。

  手机铃声在老宅子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像读书时候黑板擦外的铁皮尖端划过黑板,分外扎心。

  “喂?”

  “你好是邓彦先生么,这边是通江路派出所.......“

  邓彦整个身子僵硬在那,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越来越缥缈,仿佛成为画外音,他的世界天旋地转,如同一场噩梦。

  什么叫两车相撞,栀子的车为避让向右撞上桥基?为什么会失血过度抢救无效?

  栀子为什么这个点开车行在通江路上?她怎么开了法拉利?

  对面车辆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撞上栀子的车?疲劳驾驶还是打电话还是其他原因?

  邓彦的专业素质让他在一瞬间闪过无数问题,可是这种理性思维在到达医院掀开栀子遗体那一刻轰然崩塌。

  什么狗屁推测质疑,统统不需要了。

  这朵栀子花凋零,邓彦的世界从此坍塌成一座废墟。

  “对了,这是死者身上佩戴的一块玉石,”医生怔怔看了眼满是悲伤神情的男人,心有戚戚:“还望家属节哀。”

  邓彦脑中闪过那日在新城有璀璨烟花的祈神节上,他为自己心爱的姑娘夺得那枚玉石,相传可以保平安。

  保平安?

  邓彦缓缓看向栀子被血浸染浮肿的身子和苍白的面孔,不由攥紧双手,狠狠按捺眼里的波涛汹涌,喉结处一片哽咽的酸楚。

  无论是谁,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他的面部青紫带着愤怒到极致的抽动,双手攥成坚硬的石头。

  “医生,麻烦你带我去看看另一个肇事车辆的驾驶人。”再回头看医生时,已是深潭无波风平浪静。

  “这——病人还在休养中,恐怕不太方便。”

  “没事,我就去看看。”言语并不激动,却有不容抗拒的命令感。

  淹离被送来医院后,检查额头只是皮外伤,腿部也是软组织挫伤并无大碍,护士帮忙包扎后她便沉沉睡去。

  在医院这一夜却做了很多梦,有那年的洪水,逃难火车,狭窄的福利院房间和过道,午后惊雷的音乐,父亲愧疚的神色,青山高中后山的晚霞.....

  在那场梦里,十四岁那年的车祸和平安夜的事故竟然重叠。

  而且她史无前例地梦到了一个女孩,许栀子。

  本已淡忘的许栀子的形象在梦里那么鲜活,莫名看向她笑着,让她脊背发凉毛骨悚然。

  她好像在说什么,但声音太小,伴着午后的惊雷她听不清晰。

  时空开始混乱,她分明又站在青山高中的后山上,雨过天晴,晚霞千里。

  她遥遥呐喊栀子的名字,问她:“你在说什么。”

  许栀子只是莫名笑着,绣口轻吐。许久,淹离才看清楚她的口型:“快跑吧。”

  年少时她们一路北上跟着逃难火车跑到L城。

  自以为可以主宰命运,两人各自奔跑踏上移花接木的人生旅程。

  非典那年,淹离为了栀子跑出福利院,竟然阴差阳错逃出生天。

  这一路,都在奔跑。现在她怎么又要跑?

  淹离回头看千里晚霞瞬间散去化作暮霭沉沉,不禁打了个寒颤。

  她彻底醒来,疲惫迷茫的眼睛看着到处是白色的医院病房,正好对上推门而进的那双愤怒嗜血的眼睛。

  那双眼睛竟有一瞬的怔忪,随后化为更了然的愤恨。

  淹离微眯眼睛打量着,是他?他怎么会在这儿?

  来人已经凑到她眼前,没待她反应,就揪住她的病号服衣领。

  “你做什么?”女孩眼里异常警觉。

  “你为什么还活着?”他涨红眼睛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恨不能将其抽筋剔骨,方解心头愤恨。

  淹离不解地看向男子,脖子被勒得痛楚,整张脸也涨得通红,虚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不禁咳嗽连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