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十七章 是我妹妹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1399 2017-06-26 23:05:51

  陆筱溪走的时候还是个六年级的女学生,再回到L城时已经大学毕业了。在美国的日子过得飞快,每天不是泡吧就是飃车,购物,轰趴,大学混了几年,补考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才拿到结业证书,陆远遥为此没少冷过脸,可都经不住她三言两语撒娇哄劝。

  她妈妈说得对,老爸就是拿她最没办法,可谁让爸爸只有她这么个女儿呢。

  学业不好,家里也能养着,回国介绍份体面的工作,凭海龟的身份也能混混,但是心烦的是家里的朋友圈子聚会时总拿她与邓栀子比。

  是啊,她在美国待了这些年,都是和华人同学抱团混,英文都说不利索,哪比得上人家邓栀子年年都拿奖学金,站在演讲大厅能用英文侃侃而谈。

  林文雪也总是戳着女儿的脑袋,恨铁不成钢道,你啊,你啊,瞧瞧人家栀子,你就长点心吧。

  陆筱溪是真的搞不懂邓栀子那种人,干嘛非要难为自己,明明什么都不做也能生活得不错。她知道栀子是邓宴清的养女,可邓家对她那么好,好得让她都有几分小嫉妒。

  记得刚来美国,爸爸带她拜访邓家,她就和邓彦,栀子待一起。比起邓彦自顾自打游戏,栀子永远是那么灿烂懂事,主动问候她,陪她玩耍。

  她一度以为能把栀子发展到自己的辣妹小团体中,谁知道私下里的栀子寡言少语,完全换了张面庞。年少轻狂,认定栀子不是一路人,陆筱溪也懒得搭理她。再到邓家看到她灿烂的笑容,总是有些膈应的。

  可是这几年她和栀子又亲近些了,偶然听爸爸和宴清叔叔私下讨论两家订的婚约,再见到邓彦时,她还真有些心跳的感觉,好像大了就不再是喜欢那种会唱摇滚赛车的男孩,像邓彦哥哥这种沉稳中带份固执,成熟而不油腻的男人,就算有些逢场作戏的情场韵事,那又怎么样?从前怎么没发现他的好。

  那么栀子就会是她的小姑子,有那样学识高通情理的小姑子也不错。陆筱溪心里的如意算盘不由得打得啪啪作响。

  邓家老宅

  这是邓彦爷爷留下来的独栋别墅,在他读高一时,爷爷去世,国外的姑父公司需要法律顾问向邓父抛出橄榄枝,邓家就乔迁至美国,一晃已十四年过去。

  走的时候是个春天,生灵万物刚刚复苏,如今老宅四周都长满青藤,盛满凝霜的露水,这是2013年的深秋。

  当年那个刚满14岁匆匆告别这座城的少年,如今已经是英俊潇洒的28岁男人,法律界初露锋芒的青年律师。

  “少爷,好些年没回来了吧,我一听见邓先生电话立刻从新城赶过来了,当年走得匆忙,这次回来就不离开了吧。”说话的是刘嫂,当年家里的帮佣阿姨,十年未见她变化并不大可能就是有些皱纹侵染眉眼额间。

  刘嫂当年从淹城的大水里逃出来走投无路时遇见少年时的老乡邓宴清,就这样邓家留下她,一待就是五年。刘嫂十分勤快也常说些家乡的故事逗得老爷子分外开心,老爷子去世后,邓宴清也想过带她去美国,可她说新城建好了,坚持回去。

  听说邓家回来,前几天她就赶来忙乎着打扫宅子。

  “嗯,我和栀子回来一阵子了,我父亲明天到。”

  “栀子?”刘嫂瞥见从后面走来的女孩,笑得颇有深意,“少爷你都——”

  “是我妹妹,父亲的养女。”邓彦怎么不明白刘嫂笑里的含义,微抿唇淡淡道,并未看栀子。

  栀子拉着行李箱的手倏忽一颤,心也好像落入深潭。

  曾经让她有了最丰厚命运的个这身份,此刻却时刻叫嚣着嘲笑着她。

  果然进门一片温馨全无多年无人的萧条。邓彦将栀子安排在二楼,自己住一楼,几个人简单的吃了饭就去休息了。

  邓彦无心睡眠,拉起灯盏,翻出厚厚的宪法,随意翻着。门咚咚响了几声,他未理会,又沉寂了。突然又再次响起,邓彦这次才听仔细了,沉声道:“谁?”

  “哥哥,我,栀子。”

叶陆沉

谢谢喜欢此文的各位,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