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十章 祈神节(上)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2131 2017-06-14 16:52:18

  那天之后,栀子和邓彦间就好像隔了什么,每次栀子看向邓彦的炙热目光总被他忽视躲闪,栀子感到失落落地泛起心酸,为什么说了之后换来这样的结果,她情愿回到之前两人亲密无间的时光,邓彦哥哥那么宠她呵护她。就算他换了那么多女朋友,可只要她不喜欢,他从不在自己跟前提及。

  栀子终于主动妥协:“陆伯伯和爸爸他们都要回国了,就这几天,仅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光,你可不可以陪陪我,之后我再也不强迫你了。”

  邓彦神色黯然,一直被呵护疼爱的栀子,小心翼翼看他脸色的样子,让他心疼。

  栀子说,想要回淹城看看,那个以一场洪水得名的故乡,最初她颠沛流离逃难似离开的地方。

  邓彦开车载栀子回去,当年难民火车经过的铁轨如今已经废弃,新修的高速公路数个小时就能到达。

  那时栀子和淹离透过车窗看见的遍地荆棘如今已经郁郁苍苍。

  想到那个小女孩,栀子心里一滞,虽然当初是她的提议互换了人生,可栀子毕竟占用了别人的身份多年,而那个孩子却早不在人世不享寿龄。

  某一刻,栀子突然产生隐秘的侥幸感,她偷偷瞥正在开车的“哥哥”,想如果当年去邓家的是淹离呢,邓彦也会向保护自己一样呵护淹离吧。

  即使未来坎坷重重,但活着,活在邓彦身边,确定他的心意总是有希望的。

  那场洪水之后,堤坝被炸,上游泄洪,千里家园一日沉没,淹离和年幼时其他的玩伴从此各散天涯。

  那些消失在茫茫洪峰中的亲人,再也没能回来的身影,和这座城一起埋入地下陷入永寂。如今洪水早退去,只留下遍布荒烟蔓草的千里废墟。在淹城的西南处,新的家园被建起。

  在那废墟上三三两两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坟茔,因为大水冲走一切埋入地下,尸骨难寻,大多都是后人回来建的衣冠冢,只是身前的相关物什,再竖辈刻上生辰年月,姓氏名谁,子孙后代,聊表思念。

  淹离站在馒头似的空空坟茔前,心也空空的。

  大风起,吹得三千发丝飞扬,淹离裹紧浅色风衣,站得笔直。距离那天已经整整15年过去了,倘若母亲步入轮回,倘若人真的有今生来世,她该15岁了。

  可是她又不太信人有今生来世,否则那些自私薄情,鸠占鹊巢的,那些唯利是图,欺善怕恶的人们,为何毫无顾忌张扬依旧。

  年少时在大湖边嬉戏玩水,有拉着小马打着驼铃的瞎子踏过原野的离离青草携风而来。孩子们就跟着他后面追逐闹腾,铃声风声笑声交织成动人乐曲。路过人家门口时,就有人叫住瞎子或算上一命,听得他细细阐释一番就自行给点赏钱。

  有回,妈妈叫住瞎子,笑着叫多多伸出手给他摸摸看。小小的手掌,纹路深深浅浅,交叉纵横,延伸不知名的命运.....

  “这小姑娘命好,是有福之人,但要记住慧极必伤.....”

  如今想来父母缘浅,命中带煞,哪是什么有福之人,莫不是瞎子诓他们。淹离回头看满世界的荒烟蔓草,哪里能辨认出当年嬉戏的原野,大湖。

  新城

  新城坐落在老城的西南,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已然具备了规模,街道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商业区靠着淹城遗址的旅游价值也发展的迅速,旅馆酒店随处可见。

  淹离有三天的休假,祭完坟当天就在新城的一家公寓酒店安顿下来。在餐厅吃饭时,突然有个中年妇人叫她:“多多。”

  她以为自己幻听,一抬头,那人已经走到眼前,满脸惊喜慈爱。

  “真的是多多,你回来啦?好多年没见,刚看见你进来我就觉得熟悉。”

  淹离愣愣盯着她,终于和记忆里邻居阿姨的脸重合,耗子妈妈。

  “这些年你和你爸妈生活得还好吧,我们家陆昊前段日子还提过你,说你应该大学毕业了。”

  淹离一时语塞。

  “怎么了多多?你爸妈没和你一起回来看看啊。”

  “我妈被大水冲走了,后来我没找到爸爸。”淹离没了往日的杀伐决断,故作冷静,面色有些惨然,想要牵起嘴角终归放弃。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面前的夫人反复念了好几遍,却没有太多惊讶只是遗憾,那场洪水里太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她和丈夫儿子也是隔了一年才在北方亲戚所在的某个城市会合的,这几年儿子毕业工作,她和丈夫干脆回来新城定居开了家餐厅。

  “多多你这次回来几天啊,明天陆昊回家吃饭呢,你们好多年没见了吧。”

  淹离好久没有收到这样的邀请了,年少时和一帮玩伴挨家蹭饭吃那是常有的事。多少年没见耗子?已经整整十五年过去了。

  见她没说话就是应了,妇人开心指道:“看到窗外那栋建筑了,最东边一楼就是了,明天直接过去啊。”

  淹离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突然跳出长长的舞狮队伍,街道的天光已暗,当初张灯结彩,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哎呀,我给忘了,今天是新城一年一度的祈神节啊,有舞狮子,多多你快去玩吧,可惜我家陆昊没赶上。”

  新街

  自从当年的洪灾之后,每年的今日就被定为祈神节,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安和太平。在这一天新街上挤满舞狮队伍,锣鼓喧天,欢庆闹腾。

  那些十几岁的孩子笑容灿烂夺目,是灾后的婴儿潮一代,淹离看着他们稚嫩纯真的面庞,希望永远不染岁月风霜。被人群挤着挤着,突然就挤到一只红狮子的脚边,那狮子的嘴里发出幽蓝的光,细看原来是衔着荧光的玉石。

  街道两旁绽放烟花,映着新城的夜空璀璨艳丽。司仪跳到高台上,拿着麦克风大声宣布:“今晚舞狮最好玩的环节来啦,愿意参与的人到队伍中央来领面具,和狮子共舞,拿到狮子嘴里的玉石保平安。”

  爱凑热闹的年轻人都跃跃欲试,要博个好彩头。

  栀子摇摇邓彦的胳膊,笑问:“你要不要去跳?”

  见栀子今天难得开心,两人前几日的间隙已荡然无存,他刮刮栀子的鼻子,浅笑:“丫头,看哥哥给你拿块玉回来。”说着松开栀子的手,穿入人群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