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第三章 逃开那地方

天作之合:契约新娘有点冷 叶陆沉 1809 2017-05-30 23:01:42

    栀子,你还好么,在美国的生活怎么样,我很想去看看你,可是我没有钱。等我读完大学找到工作,攒够钱,就可以去找你了。  

  淹离一直等栀子写信给她,大概是刚进入新的家庭,栀子要学的事情太多,又或者是美国那边的学校非常忙碌,她一直没等到栀子的音信。  

  淹离在家乡都到了四年级,秋天开学时就是五年级的学生了,她和孤儿院的孩子们被分到孤儿院的附属小学读书,一日三餐都由教育基金贴补。  

  可是孤儿院将这些孩子看作自己的附属品,从他们身上抽成,将仅有的一些补助也拿去,每天提供的都是些劣质食物,连点油水都没有。  

  十来岁的小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伴随她的是永远无法饱腹的匮乏和深深的自卑,彻骨的恨意。无疑,她不是个健康的小孩。  

  时光穿梭到2003年,栀子离开的第四个年头。  

  淹离冠着许栀子的姓氏饥寒交迫如履薄冰地成长,已经是个初中生的模样,脸上时常露着菜色,全无少女的青春明媚。那年四月份,她终于等来栀子的音信。  

  栀子在信里很慌张,说陆家人很快要来美国拜访邓家,她日夜焦虑。谈到自己新家时,栀子也表现出愉悦,可在即将来临的暴风雨前,栀子的甜蜜充满悲伤。  

  到那时,淹离和栀子策划的这场移花接木的把戏就彻底被揭穿,栀子不知该何去何从。  

  淹离也很慌张,左右寻思,终于决定去找早已放弃自己的父亲,她甚至在脑海里预想了父亲在祖国这片土地见到自己会何等惊慌。  

  可是为了唯一的朋友栀子,她可以妥协的,只要自己告诉爸爸不会去打扰他的家庭,那么请求他也不要在邓家拆穿栀子。  

  那样栀子就能一直待在那儿的,不会——无家可归。  

  可惜,事情的发展远超一个十几岁少女的计划。四月初,那个曾经嘲笑她的伤疤朝她吐口水的孩子生病了,整日整夜的咳嗽。孤儿院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咳嗽,并没人理会。  

  过了几天,有领导来例行检查孤儿院的饮食,和往常一样,食堂提前准备好供检查的饭菜,有个小孩恰好偷排骨汤被发现,院长很生气,觉得在视察领导面前丢了份儿,就一番责骂。  

  小孩哭着说是同房的大哥哥咳得厉害,想要给他补点营养。没等院长再呵斥,领导的神色突然紧张起来,让孩子离开后,和院长谈了很久。  

  第二天,有医护人员来了,院长叮嘱孩子们都待好了不许出来瞎凑热闹。  

  淹离隔着玻璃窗看到那个被担架抬走的男孩子,面色浮肿,躺在那儿还是止不住地咳。她还记得当年他朝自己吐口水的鲜活模样,现在真的好像一头猪。  

  她直勾勾看着医护车越行越远.......  

  事实上,此时她并不知道,命运不期而至时,每个人都是待宰的牲口。  

  和那个男孩子同房的伙伴们也相继被送走,一个两个.....街上的人戴着口罩行色匆匆,吃饭时食堂里电视换台时刚好播到的新闻.....这个国家已然陷入一种新型病毒的恐怖危机中。  

  中学校园里传着关于非典的种种可怕事迹,某个班的某某最近没来,某某疑似感冒咳嗽还在上课,某个班级全体隔离......  

  栀子那边现在怎么样了,她知道这儿现在是这样可怕的情况么。学校开始放假,孤儿院也控制着他们不让乱跑,闲着无聊的下午,淹离就窝在自己的小床铺里写信,写了一封又一封。  

  情况一天比一天紧张,她甚至还没攒好钱买到一张邮票前,孤儿院就被全面封锁了。  

  那个孩子死在送去的一个星期后,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都被隔离了,孤儿院是重灾区。  

  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可她还没有见到爸爸,没有说栀子的事情。  

  终于在一个滂沱大雨的夜晚,她蜷缩瘦弱的身体随着定时出入的垃圾车逃出孤儿院,顺着当年的零星记忆,找寻那位曾祈求自己谅解,再也不要去打扰的父亲。  

  幼年时来这座城市,最开心的就是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她从没想过人生变化多端,一场洪水带走妈妈,爸爸也放弃了自己。  

  更让她愤恨的是,他竟然在这座城市另有自己的家人。可怜妈妈,至死都被瞒着。  

  就在她辗转于城市的各个地点寻找父亲的第五个夜晚,一场车祸终结了漫长的寻找。那一瞬间世界归为空白,淹离倒在刚撒过盐水消毒的地面,鲜血绽放出鬼魅的花朵。  

  就在那天晚上,陆父带着妻子和女儿陆筱溪连夜赶往机场,风声传来B市疫情告急,再过几天全城封锁就真的走不了了。  

  中间遇到堵着的长长车队,正上六年级的筱溪对这样匆忙的行程颇为不满,此时堵在车上便发起小姐脾气。  

  陆父也颇为不耐烦,司机慌忙询问前方情况,按了一遍又一遍喇叭,前车的师傅干脆下车点根烟,慢悠悠扫了后方一眼:“得勒,今儿是别想过去了,前面三连撞,那血是流了一地。”  

  筱溪一听说还不知道要困多久,脾气又发作大哭大闹,她妈妈怎么劝也没用,陆父考虑片刻干脆让司机掉转方向去绕更远得一条路,“无论如何今天得赶上那班飞机。”  

  陆家人就这样匆匆忙忙地头也不回地逃离这座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