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失而復得的愛

失而復得的愛

南言靖

  • 短篇

    类型
  • 2016-11-26上架
  • 253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分離

失而復得的愛 南言靖 2539 2016-11-26 05:27:43

    在地中海蔚藍的海上,佈滿著許多小島,而其中最為人所知的便是旭日島,又有人稱之為邪惡之島,因為島上只栽種一種花,外表艷麗無比,香氣濃郁,卻可以使人陷入貪婪,瘋狂的罌粟花,外傳世界上超過一半的毒品都是從這裡產出的,是毒品的最大出產地,不只是黑道就連白道也對這裏興致勃勃,只要搶到這裡,大量的錢財就可以不費吹毛之力獲得,但礙於旭日島背後的勢力以及島主的特殊能力,所以一直無人敢明顯的出手搶奪,據說曾經有一個富豪看上這裡,便購買傭兵和大量高科技武器想硬攻下旭日島,結果那些傭兵完全接近不了那個島,明明知道旭日島的精準位置,但不管用甚麼方法,就只能隱約看到旭日島,卻接近不了,有人說是因為旭日島的島主擁有特殊能力,也有人說是因為旭日島太邪,太陰了,一般人根本接近不了,不過就在富翁鍥而不捨想再派更多傭兵過去時,一夕之間,富翁不只破產,甚至全家都被殺害,就連屍體都找不到,所以大家一直害怕著旭日島背後龐大無人可敵的勢力以及島主不是正常人等傳言  

  (查清楚了嗎)全旭陽一臉陰沉地問,一個多月前,大量的罌粟花從島上莫名的失蹤,如果那些罌粟花真的被運出去並且被製造成毒品販賣出去的話,那不知該害死多少人,人人都以為世界上超過一半的毒品都是從這裡產出的,是毒品的最大出產地,但事實上,他們從未利用罌粟花賺過任何一毛錢,罌粟花於島民而言是一種精神,是祖先留給他們的珍寶,所以在他們心中罌粟花是傳承是神聖地,所以當務之急就是查出那些罌粟花的流向  

  (島主,並未查到有任何那批罌粟花在市場上出現的跡象,還有…)  

  貝爾納迪諾.安卓和宮本彌拓對看,眼看著悠悠被處以私刑,折磨到都快不成人樣了,還是不招供,他們只能乾著急,不知為何,雖然悠悠已經被認定為背叛者,也有證人,就連阿旭都懷疑悠悠了,但他們總覺得不是她,悠悠不是那種人可是卻找不出證據出來,也不知道阿旭是怎麼想的,萬一兇手不是悠悠,那...  

  (還有甚麼,不管查到甚麼都說)看著屬下支支吾吾的樣子,全旭陽嚴肅的道  

  (屬下認為那批罌粟花或許沒外漏)  

  (為何)這個屬下是從小跟在他身邊的,所以他很信任他,如果沒有證據,他不會那麼說  

  (島主恕罪,屬下知道未經島主的許可,不可前往密室探看悠悠小姐,但昨天屬下偷偷潛近密室時,卻發現杜筱,也就是那名指控悠悠小姐為背叛者的證人竟然在密室裡,屬下聽見她說,憑你也想當島主夫人,只有我配的上島主,至於妳,就在這裡被折磨至死吧,告訴妳,島主已經答應我爺爺要和我結婚了,哈哈,就算妳告訴島主是我做的,島主也不會信的)本來他很猶豫要不要告訴島主這件事,但是悠悠小姐人這麼好,他相信她一定是無辜的,所以他選擇說出來  

  全旭陽猛然站起來,正要說些甚麼,卻被門外傳來的呼喊聲打斷  

  (島主…島主…出事了)來人匆忙地跑了進來  

  (剛剛,我去送飯時,發現悠悠小姐不見了)島主要他監視,結果監視到人不見了,怎麼辦??  

  (島主,悠悠小姐跑去崖邊,您快去看看)另一人在外面一邊跑一邊大喊,深怕慢了一步讓島主知道消息  

  當他們趕到時,發現大家正圍著悠悠,卻不敢靠近,怕刺激到她  

  (讓開…讓開…)全旭陽大喊  

  (那裡危險,悠悠過來)看著悠悠全身都是傷,他又難過又自責,是他不信任她,是他下令處以私刑,是他…把她害成這樣  

  悠悠轉頭看著他,目光空洞,為什麼,他不相信她,處以私刑她可以忍受,但…為什麼他要娶別人,為什麼…還是他根本就不愛她…  

  (不要,別過來)發現全旭陽正一步一步靠近時,悠悠連忙往後退,卻不想踩到的岩石蹦落,整個人往後跌下去  

  (啊…)  

  (悠悠…)全旭陽往下跳想要去救悠悠,貝爾納迪諾.安卓和宮本彌拓連忙拉住他  

  (放開我,我要去救悠悠…救悠悠…)全旭陽掙扎道  

  (阿旭,冷靜點,你不會游泳,來人,快下去搜)  

  (是)  

  旭日島  

  一望無際的花海中,飄散著一股夾帶著飯香的花香,有幾名男人正往不遠處的村落走去,而村落裡,幾名婦女和小孩正在等待男人回來吃飯,直到男人回到家,女人才去請家中的老人出來一起吃飯,邊吃邊聊天,時而夾帶著笑聲和嘻鬧聲  

  而這一幕和樂的景象落在三名男子的眼中,雖然和樂,但三名男子的臉上並無一絲笑容,尤其是望向天空的男子,帥氣的臉龐上一點表情都沒有,好像已經對這世間不抱持任何希望似的,而這名男子便是旭日島的島主全旭陽  

  (唉,已經兩年了)貝爾納迪諾.安卓盯著坐在他們身旁卻一直望向天空的全旭陽,自從悠悠走後,他就一直這樣  

  (沒辦法啊,我想如果我是他,可能早就崩潰了,畢竟親眼目睹自己心愛的女人跳下海,卻無法救她,這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的。)宮本彌拓一臉自責的看著全旭陽,如果當初他們能夠相信悠悠,而不是杜筱那個狠毒女人的話,就可以阻止阿旭,阿旭就不會冤枉悠悠,也不會囚禁悠悠,甚至悠悠也不會跳海,阿旭是有錯,但…難道他和安卓就一點錯都沒有嗎,不…如果他們能阻止阿旭,就不會…他們對不起悠悠這個朋友,沒有在第一時間查明真相,而是一昧的責怪她  

  (不過,說也奇怪,悠悠一跳海,我們就立馬派人下海去找,可是甚麼都沒找到)如果死了,應該也會有屍體啊,可是甚麼都沒有  

  (說不定被浪沖去別的地方,畢竟那天海邊的風很大)雖然沒找到,但總比找到屍體來的好吧,只要沒找到屍體就代表悠悠還有活著的可能  

  (你說,我們那時阻止阿旭跟著跳下去是錯的嗎?)他現在和活死人有兩樣嗎  

  (我相信時間一久,他就會想開了)但願如此,說實在的,他真的很自私,他不能讓自己視為弟兄的好朋友死掉  

  (我不覺得,我覺得他是在折磨自己,我怕他會一直折磨自己直到死亡的那一天)  

  頓時,兩名男士停止交談,同時看向全旭陽,雖然他們未開口,但是他們都知道絕對不能失去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哥們  

  沉默延續到全旭陽未說一句便離開座位回房  

  (皇冠之邀,你會去嗎?)貝爾納迪諾.安卓問坐在一旁的宮本彌拓,他們貝爾納迪諾家族在義大利也是有名聲的黑手黨,當然會被邀請,而宮本家在日本也是有名的黑道組織,理當也會被受邀  

  (應該不會,我想多陪阿旭一點,畢竟他現在狀況不太好)  

  (好吧,我自己去參加吧,順便藉著這次的聚集,再找找看悠悠,畢竟沒找到她的屍體,就代表她還是有活著的可能)  

  (希望悠悠沒事,要不然阿旭....)  

  全旭陽站在房內的落地窗前,望向窗外,今天又月圓了,妳知道嗎,這是妳離開後的第23個月圓,妳到底在哪裡,妳知道嗎,失去妳,我有多痛嗎,但再痛也喚不回妳了,不管再痛都喚不回妳了....全旭陽在心裡喊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