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生梨

第二章 阶下囚

三生梨 拂昔 2272 2015-10-06 16:45:50

    “拂昔姑娘。”路经御花园,六七个手执宫灯的宫娥朝拂昔福了福身,拂昔微笑着点了点头。来姜岚皇宫已经两个月了,云初的父亲在三年前去世,为了她的平安才将她送到上刑天山下的族人身边,如今回来,没有依靠,只能住在宫里,因为是郡主的朋友又懂得医理,拂昔在皇宫里的生活也还不错。她经常会去太医院帮忙,起初大家也是碍于她的身份,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半月前,她依靠针灸、药理治好太后的顽疾,才让大家另眼相看。  

  吹灭手上的灯,拂昔伴着月光慢慢的走回绿云阁……这两个月云初并没有见到季尧臣,近年来战乱频发,他已经出征大半年了。但云初也没时间惆怅,一回皇宫就有一大堆礼仪、修养等着她,她每天都很忙,只有在偶尔才有的清闲时间才会听到她的抱怨声。  

  拉了拉身上的绿色宫装,夜里还是有点冷,但是比上刑天好,毕竟这里是国都,索性她一直对冷没什么感觉。对面走来一群太医院的宫人,因为先前灭了灯,他们没有注意到拂昔,继续着原先的话题。“他的伤一直没好,上头又不医治,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倒霉的又得是咱们……唉……又不是什么仙人,再这么下去,总有一天会挺不住的……”“是啊,是啊,当个俘虏也真是够倒霉的……尤其是咱们姜岚的俘虏……”“瞎说什么呢,不要命了……快走快走!”脚步声渐行渐远,拂昔知道他们说的那个俘虏,好像是大诏国的一员大将,在上次的战事中不慎败给莫将军,一直被囚禁在牢里,快两个月了。其实姜岚赢得并不光彩,莫远恒也不是什么善类,近几年季尧臣风头越来越盛,他在朝中都快没地位了,再不做出点什么,就真的没法立足了。北祈、大诏、姜岚三国中,大诏最为强盛,此次姜岚有幸虏获大诏一员大将,当然得严加看管。皇帝对太医院的要求是治死不治伤,不准给他疗伤,也不能让他死,所以太医院也只是偶尔派人去看看,只要没有生命危险,一向都不加理睬。拂昔曾想请旨去照料他,但云初极力反对,她不希望她冒险,万一惹怒皇帝就性命堪忧了,太医院的御医也不支持,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突然间一阵温暖将她包围,是一件披风,拂昔有些吃惊的回头,看见姜原烈在夜色中对她微笑……回过神来,她也笑了笑,裹了裹披风表示感谢。两人并肩而行,看起来十分默契。  

  “怎么在那发呆?”虽然知道她不能说话,依旧询问。  

  拂昔摇了摇头,专注的盯着地面,她现在是寄人篱下,不可以有太多的要求,何况这是皇宫。  

  “你想帮他。”不是问句,是陈述句,虽然才认识几个月,但是她的心思他还是可以猜透的。  

  拂昔抬头,再次吃惊地看着他,而后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拉着她的胳臂继续往前走。“我可以帮你,但是……”姜原烈顿了顿,把拂昔拉到身前,双手握住她的肩,无视拂昔脸上的惊吓,继续说到:“你要怎么还我……”  

  拂昔皱了皱眉头,还?他是姜岚国的三皇子,要什么都有,她能还得起什么……“傻瓜,逗你你还当真了。”姜原烈捏了捏拂昔的脸,“我既然开口了,一定不会食言。”他笑了笑,不能一直纵容他,既然他那么想当皇帝,就应该让他知道皇帝不是那么好当的。  

  第二天宫里就传开了,姜原烈果然没食言,他和一帮大臣在朝会上联名上书,要求皇帝善待俘虏,以免落他国口实,说姜岚残暴,进而扰乱姜岚民心。皇帝很气,这个俘虏身份很不一般,万一养好了伤,来个里应外合……但还是妥协了,他才登基四年,根基还不稳,当初也不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现在依旧有一批老臣暗地里支持姜原烈,他更不能轻举妄动,有气也只能憋在肚子里,这个皇帝当得还真够憋屈。  

  总之拂昔如愿进入天牢了,但是云初不乐意了,一直在骂姜原烈。“原烈哥哥有病吧,发什么疯呢,干嘛让你去天牢……是不是你们商量好的?”云初指着拂昔的鼻子,没办法,拂昔只好放下茶杯,点了点头。  

  “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死心的,唉,算了,做你自己想做的,”云初坐了下来,握住拂昔的手,“但是一定要小心,他可是敌国的人。”拂昔看着她,点了点头,她知道云初是为她好,她觉得她很幸运,虽然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但是有姑姑、长老、掌门,还有云初,有三皇子,她真的很幸运,如果真的可以,她想一直这样幸运下去……  

  翌日,拂昔带着一些治疗外伤的药去了天牢,当她看到牢里的那个人时,真的有被惊到。那是一个相当高的男子,而且很年轻,二十几岁,交锋时留下的箭伤、刀伤都还在,布满全身,伤口周围有很多干涸的血迹,呈黑色,必定是中了毒,身上的铠甲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摸样……他头发凌乱,看不清脸,嘴唇浮显紫黑色,脸色苍白,甚至有些发青,看样子中毒不浅。  

  拂昔走上前,探了探他的脉搏,气息有些微弱,她本想拨开发丝,仔细观察他的面部气色,却发现他的眼睛被简单地包扎过……他的眼睛……她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连眼睛都不放过……听、说、看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重要,怎么可以随便剥夺别人的权利。拂昔不禁握紧了拳头,等到心情稍微平静了,才慢慢地解开他眼上的纱布,仔细的检查他的眼睛,如果不是受了伤,这该是一双多么漂亮的眼睛……反复看了半天,终于舒了口气,她的哑是先天的,无药可医,但是他的眼睛可以,她一定会让他看见的。  

  拂昔先用临时带的药帮他清洗并包扎了伤口,虽然皇上答应可以医治他,但他毕竟是阶下囚,不可能拥有好的待遇,只能先凑合凑合了。怕他睡得不舒服,对伤口恢复有影响,又帮他把地上的稻草整理了一下,把他扶了上去,他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扶他还真的费了不少力。她也只能做这些,至于他的眼睛,只能明天再来处理了,她今天没有带那种药,而且一天只允许探视一次。  

  叹了口气,用手指慢慢的打理着他的头发。这段时间他一定快疯了吧,从将军变成阶下囚,上一刻还在战场厮杀,下一刻已身陷牢狱,还变成了瞎子。这也许就是他们常说的命吧,不过她从来都不信那个东西。命,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