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一百零四、圣藏天城

乱世龙舞 弦桜 2120 2015-07-29 19:58:40

    凌飞扬听信了水倾颜的计划,带着最后一张藏宝图残卷找到了龙舞等人请求合作。虽然他们对他不能完全信任,但是他们确实想要这张残卷,只要有了它,寻得大金库指日可待。  

  根据五张残卷拼接所示,龙家先辈遗留下来的大金库就位于圣藏天城,就在龙舞一行人准备就绪,连慕暖心也收到消息赶来长安要和大家一同去寻宝之时,龙舞、纳兰兄弟突然接到了圣旨。  

  皇帝的意思是——  

  圣藏天城一向被妖尸帝国虎视眈眈,如今,那群妖尸屡次想要攻城,幸好被圣藏天师带领驻兵守住了城池,要是没有人带兵去支援,那里迟早会沦为一座新的死城。朝廷正值用人之际,龙舞和纳兰兄弟很适合带兵去支援天城。  

  天城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山谷蜿蜒,穿过了山谷,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气吞山河的景象。龙舞等人来到落日营后,才知道原来守城的士兵多么地不容易,付出了多少血汗才勉强保住家园。  

  五里之外便是妖尸帝国的沉月营,呵!很可笑吧!妖尸也会扎营?从知道敌人的将领是大名鼎鼎的尸皇水倾颜那一刻起,龙舞等人便不觉得这可笑,而是很可怕!因为他们的敌人是一群怪物,一群妖尸,他们不畏伤痛不知疲惫,他们可以不吃不喝不分昼夜地来进攻、侵袭……  

  落日营中,不少伤兵席地而坐,好难得才有喘气的机会享受一下午后的暖阳。  

  主帐里,被钦封为左副将的龙舞穿着一身银色铠甲,英姿飒飒:“对方至少有十万妖尸,而我们原先的士兵是五万,几经交战,死伤无数,如今,能够继续上阵的不过三万,加上后来的援兵三万,我们的兵力依旧是处于下风。”  

  纳兰肆则是作为右副将出现在此,他也是一身银光铠甲,墨发冠起,从骨子里渗透出慑人的冷硬,只有面对他的龙儿之时,才会展露出几分柔和。“现在,我们较为严重的问题是军粮和兵器。”他一针见血道。  

  其实,两人是打算在寻找到大金库之后继续办婚事的,没想到,会一同被点将到战场上来。也罢,保家卫国,人人有责,若国破,家安在?  

  此役的元帅是驻守天城多年的圣藏天师,不过他在上一次妖尸大军来袭时不慎受伤了,这几天,脸色都苍白如纸:“城里也没多少粮食了,为了守城,百姓们早就把家中粮食捐献出来了,现在,大街小巷里每天都有人饿死,有些还只是孩子,只有几岁……”  

  “粮草短缺的问题为何没有及早上报给朝廷?”上官尧也跟来了,年仅十二岁的他,已经是一个心系国家的小小男子汉。在这里,他和慕暖心一样,都是先锋。  

  “陆续上报过几次,有两次确实是把粮草运来了,可是根本不够……”元帅手下有个大胡子将领道。  

  帐内人不多,但都是大军当中的主心骨,商议战事时,为了战略的保密性,连龙思乐和小离歌也不能进来。  

  “呵!”一听,纳兰玖便轻笑,目光扫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凌飞扬,讥讽道,“不用多说也知道,肯定又是凌家中饱私囊了!”  

  的确如此,凌家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凌飞扬低着头没说话,心心念念的是龙嫣儿的惨死,是仇恨……  

  龙舞微微叹息,摩挲了一下自己的赤霄戒指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追究责任,我的异空间里还有不少食物,应该足够支撑一段时间,至于兵器问题……暖心,你有什么办法吗?”  

  被问到的慕暖心沉思着:“请把金系、木系和火系的异士都拨给属下吧,属下会带他们连夜赶制出一批兵器,暂解燃眉之急。”有慕暖心在,就算只是普通的兵器,只要经过她稍加改造,也会变成一把神兵利器,届时,斩杀妖尸更能得心应手。  

  纳兰肆盯着龙舞那一枚赤霄戒指,想起了一件好事:“对了,龙儿你异空间里的河水不是有助于异士快速恢复异能吗?你可以多取些水出来,这对暖心他们制造兵器也是一种帮助。”  

  “好!”龙舞点头,“暂时只能这样了,若有机会,我们一定要找到大金库,只要能够得到大金库中的兵器,我们就有更大的可能性战胜那群怪物!”  

  随后,元帅又说了几句振奋士气的话语,主帐内的人这才渐渐散去,各忙各的。  

  一下午至晚上,纳兰肆都在帮龙舞分派从异空间里取出来的粮食、物资和河水,除了塞满粮仓的,他们还带了一小队兵直接设点在城门内给百姓们一一派发,直至深夜。  

  月色如纱,笼罩着落日营中小山坡上的一男一女。  

  “龙儿!”  

  “纳兰哥哥,你想说什么?”  

  “龙儿,答应我。”男人与少女十指相扣,“无论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她眸中闪烁着无比坚定的光芒。  

  忽然,军营的上方出现火光,浓烟袅袅升起,被夜幕吞噬。  

  喧嚣声传来,龙舞猛地站起身:“遭了!着火的是粮仓!”谁也料不到,傍晚才填满的粮仓,竟会被点燃了火,一烧,什么都没了。  

  等到两人赶回军营之时,粮食已经被烧得所剩无几了。没有人留意到,一个银发赤眸的身影在混乱之中,借着夜色隐身离去。  

  风浅一回到沉月营那属于自己的帐篷中,便见到云鸢乖巧地趴在矮桌上睡着了。他放轻动作,将她温柔地抱到床榻上,却不想,惊醒了她。  

  “你去了哪里?”她敛眸,轻声问道。  

  他将毛毯轻柔地盖到她身上,凝视着她那白净的小脸,微微勾唇:“去给你的好友们送了一份‘大礼’,他们一定会喜欢!”  

  云鸢懵懵懂懂,迷茫地看着他:“什么……意思?小舞他们也在这里吗?”  

  风浅笑而不语,吹熄了蜡烛之后,脱掉外衣鞋子,钻进毛毯里,紧紧抱住她说:“快睡吧,不好好休息,你怎么有精神跟我上战场和他们‘叙旧’呢?”  

  虽然她还想问更多的事情,但是她也了解这个男人说一不二的个性,而且,她跟着他日夜兼程赶来圣藏天城,真的累极了,她可不是尸王,有那么好的体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