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一百零五、大金库

乱世龙舞 弦桜 2373 2015-07-30 19:59:41

    半个月后,冬雷震震,龙舞和纳兰肆所领的两万大军被水倾颜等五万妖尸大军围困在经幡峡谷。这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可是,他们军队中死伤无数,被困数日以来,粮食、物资、水和药品都供不应求。  

  天空灰蒙蒙一片,初雪夹杂着雨水落下,谷中,被冻死的士兵越来越多。  

  主帐里,篝火旁,几人皆是愁眉不展。  

  “异空间里的食物不多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全军覆没。”龙舞把自己的斗篷给了重伤的士兵当作棉被,纳兰肆便把自己的黑色斗篷给了她,并勒令不许脱下。  

  “水倾颜派了五万大军日夜攻城,元帅那边也自身难保,根本无法前来援助!”纳兰肆眉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  

  纳兰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那怎么办?怎么办?远水救不了近火,我们等不及其他救兵了!”  

  坐在一角的凌飞扬毫不起眼,他眸中闪过一抹精光,趁机提议道:“残卷上显示大金库的位置就在这经幡峡谷之中,若我们找到,便可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慕暖心冷冷地瞥了凌飞扬一眼,总觉得这个男人不可信任,不过,如今的状况确实别无它法了,她唯有无奈赞成道:“要是去寻找大金库,不能带太多人,免得走漏消息,万一被水倾颜知道了,难保她不会捷足先登。”  

  几人商量了一番,决定留慕暖心和纳兰玖、龙思乐在营中暂领军队,龙舞、纳兰肆、上官尧、小离歌和凌飞扬等五人则秘密地去寻找大金库。  

  翌日,五人在经幡峡谷中兜兜转转,只花了半天时间便寻得了大金库的确切位置。这个位置,正如残卷上描绘的那样——  

  棱形阵中,有一个被坚固的铁丝网盖住的井,井下深不见底,只有一片黑暗,仿若无底洞。然而,它显然就是大金库的入口。  

  四周是古老的编钟,编钟上镌刻着一排排像鸡肠的怪异文字,他们皆是看不懂。  

  山壁中雕刻着诡异却庄严的六臂鬼像,石眸深邃,如夺命鬼神紧紧地盯着每一个人。  

  一道道四通八达的凹槽,干净而纤尘不染,仿佛等待着什么在那儿流淌……  

  “这铁丝网看似脆弱,实则牢不可摧,一定是有什么方法能打开它……”龙舞蹲身,伸手触碰着铁丝网,突如其来的冰冷令她猛然缩回手。  

  小离歌和上官尧又将藏宝图研究了一番,都一无所获地相视着摇摇头,小女孩轻声道:“图上没写方法。”  

  凌飞扬看着那几道凹槽,又看向龙舞,沉声道:“只有龙家血脉才能打开通往大金库的入口。”  

  “龙家血脉……”纳兰肆恍然大悟,知道龙舞也明白了那意思,下意识地拉住了她的手,“龙儿……”虽然他预料得到结果,但是这样的过程,他会为她心疼。  

  龙舞抽出自己的手,拿出他曾经送她的匕首,坚定地走向凹槽中间的鬼面前:“纳兰哥哥,事到如今,我们没有退路了,就算今天流干了我的血,我也要开启大金库!”  

  见状,纳兰肆心中也有了决定,毅然走过去,从背后拥着她,接过她手中的匕首,粗壮的手腕和她那纤细白皙的手腕并排着。她心中一暖,耳边呼啸的风声都渐渐弱去,只听见他温柔低沉的声音:“我陪你!”  

  下一瞬,在小离歌的惊愕目光之中,只见黑衣男子将匕首决然割过自己的手腕,然后,锋利的刀刃延至他怀中少女的手腕……  

  很快,鲜红的血液便在凹槽从静静流淌,不一会儿,便游弋到了每一道凹槽。便是这时,鬼面的双眼发出红光,直直地射向铁丝网,眨眼间,铁丝网溶化了。当熔浆落入黑渊时,如同星火燎原般,井下竟瞬间化为一片火海。  

  五人皆是微愣,伫立在井边,久久没动。  

  “这……真的能通往大金库么?”上官尧质疑道,“怎么看都比较向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小尧尧说得对,姐姐,我们会不会真的搞错了?”小离歌抬头问龙舞,水灵灵的眸子里透着几分恐惧。  

  “佛家常说相由心生,也许这片火海只是我们的幻觉,是用来恐吓胆小之人的。”凌飞扬怂恿道,对他而言,大金库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他要趁机为表妹龙嫣儿报仇!  

  龙舞为纳兰肆和自己的伤口做了简单处理,才蹙着柳眉说:“纳兰哥哥,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跟大家商量过后再……”  

  “你刚才不是说了,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吗?”纳兰肆是五个人当中较为镇定的。  

  “是的……可是……贸然冒险,也不是明智之举!”她说。  

  “龙儿,相信我吗?”  

  “我当然信你!”  

  “既然如此,有我陪着,你还害怕什么?”纳兰肆说着,忽然抱住了她。  

  龙舞微微一怔,转而笑靥如花:“不怕!我什么都不怕!”由于失血过多,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一点儿也不影响她的美丽。  

  于是,两人再一次有了共同进退的默契,在忘情相拥相吻之后,一起坠入了火海……  

  纳兰肆——  

  龙儿,相信我,这一次,一切会结束,却会重新开始!  

  “姐姐——”小离歌看着他们的身影如烈焰蝶般飞舞着,最后被火海吞没……  

  她一咬牙,也想往下跳,却被上官尧拽住了,他说:“跳下去可能会死的!笨蛋!”  

  “我不怕!”小女孩用力推开他,“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话落,井边已经没了她的小小身影。上官尧被气得跺脚,可是,他也没当贪生怕死的缩头乌龟,闭着眼睛就往下跳了。  

  紧接着是匆匆赶来的云鸢,远远的,她就看见了他们的举动,却没法阻止,因为风浅一直在暗处禁锢着她,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出声。看着井下的一片火海,她直觉他们这一次会九死一生,一想到好友们可能会葬身于此,她就忍不住悲伤落泪。  

  “小舞……小离歌……”  

  不仅是她和风浅,就连水倾颜也来了,跟在水倾颜身后的,还有绿萍,没错!就是当初在比试大会上输给了龙舞的绿萍。其实,那绣着奇怪图样的手绢,就是她听从水倾颜的命令,故意在纳兰肆面前掉落的。  

  “哈哈……哈哈哈哈……他们这次死定了!死定了!”凌飞扬跪在一旁疯狂大笑,“表妹!表妹!你看到没?我为你报仇了!就算下面不是真的火海,我也不会让他们有命出来!”  

  水倾颜嫌弃地睨了他一眼,转过头走到云鸢身后,轻启樱唇道:“既然你们感情这么好,不如你去陪他们吧!”她的尾音转而残忍犀利,倏然伸手狠狠地把云鸢推下了井。  

  “啊——”井中传来云鸢的惊呼声,像是山谷回音。  

  “你这个疯女人!”风浅咒骂了水倾颜一句,毫不犹豫地追随云鸢而落。  

  过了好久好久,夜幕低垂,一切风平浪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又似乎已经发生了什么却结束了。  

  只有水倾颜知道——  

  落入火海的他们……必死无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