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十、如意狼君(完)

乱世龙舞 弦桜 3074 2015-09-20 17:27:48

    眼看着沙城的出口就在前方,可惜,两人被拦截下来了。  

  白剑飞站在城门之下,手攥折扇,眉眼清冷:“如意,你不该背叛我!”  

  一直以来,他给君如意的印象都是温润如玉的,没想到,谦谦君子也有这样涔冷的一面。看来,是他们挑战到他的底线了。  

  “剑飞,你误会了,其实小乌村里的都不是坏人,那里很多人也患了瘟疫,他们需要——”  

  “我知道。”白剑飞打断了她的话,“可是,我没有义务救他们,何况……那是我的目的。”  

  君如意不解:“目的?”  

  而阿漠则顿时将来龙去脉连接起来了,即刻一脸愤恨:“白剑飞,原来真是你搞的鬼!你特意让我义父染上瘟疫才送回去的?身为沙城主人,堂堂乌山镖局的少主,你竟用这么卑劣的手段!”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攥着,青筋暴现。  

  见对方咬牙切齿的模样,白剑飞倒是面不改色,只是君如意眼中对他的失望之色,令他内心着实微微刺痛:“不费一兵一卒便能毁掉劫匪窝,有何不可?有一件事,你说错了,山贼王染上瘟疫并不是我控制的。”随即,他对君如意苦笑,似在嘲讽自己,“亏我千算万算,却算漏了你的心,如意……”先前,他想的是未婚妻被掳,在那贼窝里受尽委屈,他自然要为她报仇!而且,在他管制的沙城底下,怎能继续容忍劫匪出没。  

  闻言,君如意也不忍心全怪他了,毕竟,他也只是为了她而已。如果……如果没有遇到阿漠,她也许会真的爱上这个男人,这个叫“白剑飞”的男子!可是,现在入驻她心房的是阿漠,再也没有一丝空隙容得下另一个人了。  

  “剑飞,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她往前几步,用尽一切浮现脑海的话语去说服他,“可事实上,我在小乌村的日子,过得很开心、很快乐,我很庆幸能认识阿漠……我——”她眸中泪光潋滟,“对不起!我想,我不能嫁给你了……天羽宫那边,等我救了小乌村的村民之后,我会回去解释清楚的……”  

  然后,没有人再说话,死一般的沉寂中,只听见风沙嘶哑的声音。  

  白剑飞忽然仰天大笑,似是疯癫:“哈哈……”紧接着,他盯向君如意和阿漠的视线开始夹杂着浓烈的恨意,“为了他?君如意,你竟为了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家伙背叛我?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胆敢拒绝我?我要你为此付出代价!”话音还没落下,他便化作一抹白影越过君如意,掠向阿漠,出手间皆是折扇的冷光。折扇,就是他的武器。  

  “不要!别打了!”  

  君如意的呐喊阻止不了两人内心充满仇恨的男人,两人身手都极好,一时间,分不出高下。好在白剑飞带来的人没掺和,否则,阿漠必定会寡不敌众。然而,纠缠得久了,没有武器的阿漠也渐渐吃亏,略显处于下风。  

  看着一次又一次的毫不留情的攻击和防守,她不禁心惊胆颤、心急如焚——  

  “住手!都住手!阿漠!白剑飞!别打了!”  

  两人都像是没有听见她的劝阻般,争斗得愈发激烈。阿漠甚至是不惜完全暴露自己半妖的身份,在众人面前变身了。下一瞬,众人眼中只剩下一头巨狼和白剑飞打斗的画面,每一个瞬间,都是生死较量,都是在鬼门关擦身。  

  身为沙城的主人、乌山镖局的少主,白剑飞自有胜于常人的一切情报来源和洞察力,阿漠是半妖的事,他早就知道了,料不到的是这半妖的实力不弱。而阿漠也一直知道白剑飞的厉害之处,可真正杠上时,真是一点儿功夫也不能省。  

  狼的身影巨大,四肢有力,爪牙锋利且速度如风,很快,就将白剑飞反压制,一爪拍飞。它看向君如意,想到了小乌村的病人们,稍微恢复了理智,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纠缠下去了。要是真把白剑飞杀了,最终遭罪的大概也是小乌村罢了。  

  它跃至君如意面前,示意她骑在自己身上,它打算带她直接闯出城。风声更烈了,它没有听见利箭从背后袭来……  

  却是君如意呼吸一窒,下意识就为阿漠挡去危险,心口正好被箭深深刺入,顷刻间,血腥味弥散在风中……  

  巨狼惊觉一切,不禁仰天长啸!  

  它悲痛呜咽着,变回了人形,紧紧抱住了她:“……”身上染满了她的鲜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阿漠……有人说过……妖……的爱……配不上……人的情,呵……咳咳……”她已经气若游丝,她知道,这一箭要带她走了,永远地离开,“原来……是错的……”  

  不知何时,那放箭的人已经死在了折扇之下。  

  “请医师!快!”白剑飞朝手下怒吼,然后负伤走向君如意和阿漠,每一步都无比沉重。他不敢相信,前一刻还倩影动人的她,如今即将香消玉殒,“君如意,你不能死!你背叛了我,辜负了我的心,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你别想逃!”  

  君如意在阿漠的怀中,渐觉冰冷,渐觉无力,却还是将视线移到白剑飞脸上,对她婉然一笑,就像第一次见到他那样。她永远都不知道,白剑飞当初就是被这样明媚温暖而恬静的笑容掳去了心,那时,他只想着——  

  如此这般婉然美好的女子,宜家宜室,适合陪他一生一世。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了,原来感情真是不公平的,不是努力付出就能得到回报。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她的心分得真清楚,清楚得太过残忍。  

  “求你……救……小乌村……”还有三个字,她发不出声音了,白剑飞和阿漠却都看懂了,她说的是——  

  对不起。  

  最后,风沙仍在呼啸,天地却已失色。  

  与此同时,身处隔离区某帐篷的孙小妹莫名地猛然一颤,不小心打碎了手中的药碗,苦涩的药汁撒了一地。她手腕处的红绳突然断了,红绳所串的如意珠滚落。这红绳是君如意亲手织的,里面有君如意的发丝,有君如意特意为她从庙里求来的如意珠,这是前两年君如意送给她的及笄礼。  

  “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闷闷的,痛痛的,直觉是君如意出事了。越想越不安,她便捡起如意珠,攥着断了的红绳,偷偷离开了帐篷……  

  尾声、  

  君如意睁开眼睛时,只看见孙小妹在一旁道:“小姐,你终于醒了!哎,都怪这沙漠太热了,害你中暑昏睡了一天一夜,我都快担心死了,还好你醒了。”  

  环顾四周,才发现这是一个帐篷,应该是在沙漠里。很热,帐篷里四处放置以作解暑的冰融化得很快。  

  “小妹?”看着眼前健康无碍的小妹,君如意有些茫然,她从简易的、柔软的床榻上坐了起来,“你的……疫症这么快就痊愈了?”  

  孙小妹一脸惊讶,探了探她的额头:“咦?高温退了啊,怎么小姐你还说胡话呢?我什么时候患疫症了?”  

  被扶着走出了帐篷,一望无际的沙漠映入君如意的眸中,她愈发迷茫:“我们……怎么会在这里?”阿漠呢?白剑飞呢?沙城呢?瘟疫呢?病人呢?  

  “因为小姐你病了,我们不得不暂作歇息呀!”孙小妹解释道,“小姐放心,这里距离沙城不远了,只要再走半天,就能和白少主的迎亲队伍汇集。”  

  君如意一愣,想起了那些似梦非梦的情景——  

  是梦吗?如果只是梦,那她为何会感到迷惘黯然?  

  “白剑飞?迎亲?不对啊……我不能嫁给他……”  

  “啊?小姐,是你自己说喜欢白少主,愿意嫁给他的,这门亲事可是天下皆知呢,不带儿戏,不带反悔的哦……”孙小妹急了,难道小姐病一病,竟傻了?  

  “如意——”  

  正要继续纠结不清的两人,忽闻一道低沉的男声唤着君如意的闺名。  

  孙小妹看见来人,既是欢喜又是郁闷:“白少主,你怎么来了?哎呀糟了!新人在拜堂之前见面是不合礼数的,听说以后会夫妻不和睦呢,怎么办怎么办……”  

  在她的碎碎念中,君如意已为迎面而来的熟悉面容失神不已——  

  是他!  

  依旧剑眉星目,依旧俊朗如天神,跟梦境里一模一样。  

  下一瞬,孙小妹见到自家小姐忘了矜持地扑进了男人怀中,着实被吓得目瞪口呆。罢了罢了!礼数什么的战斗力太低,打不败白少主的!她不用担心了!  

  “阿漠,阿漠,阿漠……”君如意用尽力气抱住他,害怕他会消失。  

  白剑飞勾唇笑着,把她抱进了帐篷:“傻丫头,沙漠太热了,很不好受吧?我收到信报,说你病了,就急着来看你了。”礼数,他确实忘记了。  

  “阿漠,真的是你!”她感到无比庆幸。  

  “怎么突然喜欢喊我小名了?”他把她轻轻放置在床榻上,温柔不已。  

  她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庞,指尖一寸一寸地描绘着那完美的轮廓,慢慢地,记忆回笼,她想起了更多事情……  

  她决定了——  

  不管那是梦还是真,不管现在是梦醒还是重生,不管他是阿漠还是白剑飞,反正,他就是她认定的男人,是她的如意郎君!

弦桜

这个故事到此为止撒,后面有个微小说,是这个龙武异闻录系列的最后一篇,龙武是一款网游,不过我最近换游戏了。以后会有关于天涯明月刀的故事继续跟大家分享,请多多支持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