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八、茯苓调

乱世龙舞 弦桜 1354 2015-08-04 15:56:17

    “麒麟血?”寻月一脸愕然,似乎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看茯苓和黑荆老树妖的反应,他再懵懂也知道自己的血能克妖了,“老树妖怕我的血?嘿嘿!那好!茯苓,看我帮你报仇!”说着,他就取出在短靴中藏着的匕首,毫不由于地划破了自己的左手掌,把周围本就畏惧着他的藤蔓一一灼了个透。  

  “啊……”伴随着老树妖的惨叫声,没被灼死的藤蔓迅速退回了黑暗之中,随后,又听见“沙沙沙”的声音,应该是黑荆逃走了。  

  不一会儿,天色已经大亮,看来两人今天是看不到日出美景了。林子里的雾气还浓,茯苓伤上加伤,不得不稍作休息再回去。  

  寻月脱了外衣扑在一株古树的**上,然后才扶着她坐下。他一脸担忧,忍不住碰了碰她右臂上狭长的伤口,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手上全是麒麟血,不经意间弄疼了她。  

  “嘶……”茯苓顿时皱眉,躲开了他一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也怕这血。”他急忙撕下一块较为干净的衣摆,慌乱地擦干净血迹,又把左手掌上的伤口包扎起来,可是,他自己没法打结,右手拉着一端布条,刚想低头去咬另一端,却见茯苓从容地接了手帮他打个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谢谢。”  

  “不必客气,应该是我谢谢你救了我。”茯苓想起来了,他刚才说自己是他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反感,反而有点窃喜。  

  寻月可不想跟她谢来谢去,太见外就显得两人生疏了。他想帮茯苓包扎伤口,可是茯苓说,她是妖,体质比人的好,那些小伤口很快就会自动愈合的。他不信,硬是要扯下她的外衣仔细瞧了瞧,看见那道伤口已经不知不觉转化成伤痕慢慢淡去,才稍稍放心下来。  

  这时,注意力又转移到了茯苓那白皙如凝脂的藕臂上,他看得微微失神,直到被推开,才发觉自己失态了。于是,再次老老实实地道歉:“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阳光透过山林中大片大片的古木繁枝,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光束中,有尘埃飞舞。淡淡的金光在两人的发间跳跃着,也似是起舞。  

  茯苓整理好衣襟,才问他:“拥有麒麟血的人应该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灵力强者才对,你怎么反而成了玄宗派中所谓的‘最没用的弟子’?”  

  转移了话题,寻月很轻易就忘记了上一刻的尴尬,一脸茫然道:“我不知道啊……”  

  跟他相处了这么些日子,茯苓大概也了解他了,看样子,他真是不懂这些事。她起身,缓声道:“回去吧,晚点我帮你去问问长生树爷爷。”  

  “好!”寻月想到自己在封魔之境里,换洗的衣物不多,只好把地上破了好几个洞的外衣捡回,“我饿了,要不我们顺便采些蘑菇回去吧?”  

  “嗯。”  

  回了山洞,寻月就立刻煮蘑菇汤。茯苓见他乐于忙碌,便抽身去找长生树把麒麟血的事问个明白。虽说黑荆被麒麟血打伤吓跑了,但她仍心有余悸,不放心他独自留在山洞里,于是把藿香叫了来。  

  没多久,茯苓回来了。寻月笑脸迎去:“蘑菇汤煮好了,你若再不回来,恐怕要被藿香吃光啦!”却见面前的女子冷面如冰,“茯苓?怎么了?”  

  “你走吧!此地不是你该留之处,回去属于你的地方!”她不仅脸色冷然,连声音也像是初见那会儿般清冷无情。  

  寻月不明所以:“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要赶我走?”  

  “就是就是,怎么突然要撵走月公子啦?”藿香已经捧着一碗蘑菇汤大喝起来了,见有异状才抬头插话,“茯苓姐别啊,月公子要是走了,我们以后可就没口福了!”  

  见茯苓默然,寻月以为她在考虑,又真诚得几乎恳求道:“茯苓,不管发生事情,我只想和你在一起,隐世无忧,岁月静好!你看,我有麒麟血,我以后可以保护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