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七十七、长安纳兰府

乱世龙舞 弦桜 2020 2015-07-17 16:22:57

    长安,如斯繁华,像是完全没被妖尸影响一切,只是,各城门的戒备森严了近十倍,逃难到此的人也越来越多,走在长安大街上,都觉得有点挤。  

  因为人太多,所以龙舞一行人的马车行驶得十分缓慢,几乎是走几步停一步了。  

  上官尧,即先前在戊城救的那个男孩儿,他撩起帘子往外瞧了瞧,道:“我……在这儿下就好。”他的家在长安,说是不久前和家人闹矛盾,才负气出走的。小小年纪就拥有四阶变形异能,确实实力惊人,可他入世未深,不然也不会被圣花和尚擒了去。  

  “小尧尧,真的不用我们送你回家吗?”这一路上,离歌和他的感情最好,纯洁而真挚。  

  “不用,我家离这儿很近,我自己可以的。”上官尧摇摇头,下了马车,“谢谢各位哥哥、姐姐,还有小歌一直以来的照顾,后会有期。”他作了个揖拜别,稚嫩却俊逸的脸部轮廓令人印象深刻。  

  龙舞几人嘱咐了几句,便由着他去了。  

  “小尧尧,保重,有机会我们再一起打妖尸!”小离歌看着他远去的小小身影被淹没在人潮之中,心中有些不舍。蓦地,她惊呼一声,“遭了!我们忘记问小尧尧住哪里,以后我们怎么找他啊?”  

  龙舞笑了笑,一袭粉衫衬得她灿若桃花:“没关系,在长安,没有你肆哥哥和玖哥哥找不到的人!”相处久了,她也多少了解到纳兰家在京城的地位。  

  “嗯嗯!”驱车的纳兰玖忙点头,“嫂子说得对,百姓们常常这么形容我们家呢,说若是我爹打个喷嚏,整座长安城都要震动一下!”  

  “谁是你嫂子啊?”龙思乐和他偶尔像是一对欢喜冤家,她探出身子揪着他的左耳朵问,“这么着急乱叫?想占我家小舞便宜?”  

  “不敢!不敢!最最最美丽的思乐姐姐,饶了小的吧!”纳兰玖甚是配合地佯作痛苦状求饶。  

  见此情景,纳兰肆、龙舞、风十娘和小离歌都不禁被逗笑,僧一行也轻扬唇角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  

  “哼!听着,要是没有八人大轿、明媒正娶,我是不会轻易让小舞出嫁的!别以为我们龙家没什么人了,就能随意欺负!”龙思乐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说,转头问风十娘,“对吧?娘?”  

  风十娘笑得和蔼可亲,点头道:“当然,舞儿也是我的女儿,又是龙家的嫡女,自然不能受半点委屈!”  

  “是是是!四哥,你听到没啊?不能让龙姑娘受委屈!否则,我第一个不饶你啊!”马车又前进了一段路,纳兰玖附和地嚷嚷着,街上的吵杂声没能盖过他的声音。  

  车内的纳兰肆温柔地揽过龙舞的香肩,沉声道:“龙儿就是我的命,我自然会珍而视之!”  

  约莫半个时辰,一行人才辗转抵达纳兰府,门卫认出纳兰兄弟,急忙跑进屋里通报去了。他们才走到枫叶渐红的前院,便见身着紫衣的纳兰柳带着人迎了出来。  

  “四哥,九弟,你们可算回来了!”纳兰柳是纳兰兄弟的堂姐妹,传说中的高门千金,果真气质不凡,温婉而美丽,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显得落落大方。  

  众人入屋一一落座,下人奉茶,才慢慢相互作了介绍,拉开了话题。  

  光看纳兰府的朱红大门、府院座落、府中摆设及排场、留守家中的女眷,也知道这是名副其实的大户人家,其实,按照龙家如今的凋零,是配不上纳兰家的,但是,当纳兰兄弟介绍到龙舞时,纳兰家的人并没有露出鄙夷之色,而是对龙舞各种嘘寒问暖,直把她当已入门的媳妇。  

  纳兰家的当家家主是纳兰宇,即纳兰肆和纳兰玖的父亲,纳兰肆的母亲早年病逝,继母是纳兰玖的生母杨氏。家中管帐的是纳兰柳,纳兰肆的叔父纳兰舟的女儿,她的母亲是柳氏。另外,还有个堂弟纳兰十一,三个月前跟随纳兰宇、纳兰舟上战场,到江都城清理妖尸去了。  

  其实,纳兰肆这一辈的只有四个孩子,三男一女,分别命名为肆、柳、玖、十一,有部分原因是为了秉承祖宗的愿望,希望纳兰家开枝散叶,人丁兴旺。  

  翌日,纳兰玖便将僧一行送入宫中,皇帝早就听闻了“龙武小队”的各种事迹,待看见圣僧完好无损后,更是龙颜大怒,一下子就赏赐了好几块紫玉令。有了紫玉令,龙舞等人在异士界的地位可谓是更上一层楼。  

  虽然,纳兰肆失忆了,但是,他对纳兰府,甚至是对长安的一砖一瓦仍然感到熟悉。午后,他便悄悄地带了龙舞从纳兰府后门溜了出去。  

  热闹的人潮中,牵着少女的手,看着她吃冰糖葫芦的可爱模样,他的心瞬间就柔软了:“好吃吗?”  

  “好吃!”龙舞将冰糖葫芦递到他嘴边,见他咬了一颗,被酸得皱眉,才幸灾乐祸般笑道,“很好吃吧?”  

  “好酸,牙都快掉了!”换做以前,他肯定不屑吃这东西,就算吃了,尝到这么难吃,也会立即吐掉,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可是,我觉得很好吃啊!”她说,“因为啊,这是纳兰哥哥你买给我的!”她手中转着冰糖葫芦的竹签,“现在还能吃上冰糖葫芦,应该算是一种奢侈的幸福吧?”毕竟,冰糖葫芦的价格比乱世前翻了好几倍。长安城看似繁华,实则上还是有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能够吃上零嘴的她,确实很幸福了!  

  随后,他们买了西凤酒去城东看牵丝戏,戏很感人,讲述的是一对有情人在乱世后的悲欢离合。牵丝者唱腔婉转,那哀怨伤感的曲调,一直在龙舞脑海中挥之不去。  

  皇榜张贴处十分热闹,原来是每月一次的异能比试大会又要开展了,这几天是报名海选阶段,若是最终赢得第一,可被皇上亲封为“龙武者”,得到丰厚的赏赐,好比秀才们寒窗苦读考得功名,从此光宗耀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