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四十七、梦回幼年

乱世龙舞 弦桜 1443 2015-07-05 13:26:11

    四十七、梦回幼年

  龙舞做了一个梦,梦回到她和纳兰肆相识的幼年时代。

  那一年,她五岁,纳兰肆八岁。

  那一年,舅舅上官宇之子上官尧满月,在京城的上官府中大摆筵席,娘亲上官雪带着她趁机回京省亲。她初见纳兰肆,便是在上官府的后花园中。春光明媚的白日里,身着黑衣的小哥哥不跟任何孩子玩耍,只是静静地站在桃花树下摆弄着两块龙纹玉佩。

  小龙舞好奇走近他,便听见了那对玉佩发出的天籁之音,顿时,她如玉的小脸上更是写满了好奇:“为什么你的玉佩会唱歌?真好听!”

  纳兰肆身为大家族中的嫡子,小小年纪却被教导得成熟稳重,一向不屑搭理其他只会吃喝玩乐的幼稚小孩,然而,他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心里却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他觉得,她比家中庶妹们整天宝贝着的人偶娃娃还要漂亮、精致、可爱。他一直有留意到,她开心欢笑的模样,比桃花绽放还要美,她身上拥有他一直向往的率性而乐。

  “这是一种玲珑玉做的玉佩,当两块靠近的时候就会发出声音,一块高音,一块低音……”说着,小纳兰肆又摆弄着玉佩做示范,然后问她,“这是我娘送给我的,你喜欢?”

  见小女孩怯怯点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泛着希冀的光芒,他诱惑道:“我娘说过,我可以送一块玉佩给将来的娘子,要是你愿意当我娘子,这就是你的!”话落,他将其中一块龙纹玉佩摊送到她面前,待她抉择。

  小龙舞不太明白“娘子”是什么意思,不过她偶尔会听见爹爹这样叫她娘亲,想来,只是一个称呼吧!就像轩哥习惯叫她“小舞”、娘亲习惯叫她“舞儿”、爹爹偶尔叫她“心肝宝贝儿”一样……

  于是,她认真地点点头接过那块龙纹玉佩,用软绵绵的童音说:“好!我愿意!”随后,她和纳兰肆玩了一会儿,便回到人群中找娘亲,还把小哥哥送她玉佩的事娓娓道来。

  上官雪和众人听后,不禁哄堂一笑,接着,有人开始打趣,有人开始给上官雪道喜,说着一些小龙舞听不懂的话……

  该闹的闹完后,牵着女儿的美丽妇人拿着那块龙纹玉佩来到了小纳兰肆面前:“好小子!小小年纪就会拐我家舞儿给你当媳妇,这玉佩,我先代舞儿保管着,待你长大后,拿着另一块玉佩来烟雨庄提亲,我便将舞儿嫁给你,如何?”

  才八岁的纳兰肆,其俊容的轮廓已然分明,闻言,他昂首挺胸答应道:“好!一言为定!”

  后来,一别便是将近十二年,有龙逸轩陪同她长大,她早已淡忘了幼年的承诺,却不知道有个男孩守着诺言迫切地盼望着长大,长大后来找她……

  梦中,小纳兰肆的脸渐渐模糊又清晰,却是变幻成十二年后的纳兰肆——

  冷魅如冰的他,阴差阳错地与她重逢却不相识,他幽深四海的目光,他在货舫上的温柔和霸道,他无数次的无声保护,他在喜堂上受伤的落寞和伤痛而离,他在雨夜中的狂狷和柔情,他在丙城再遇后的深情和真诚,还有他在掉落悬崖之前的心痛烙印……

  一幕又一幕,不停地破碎又重组,再破碎……

  被残忍撕扯的不仅仅记忆,还有龙舞的心,即使在梦中,她的揪心之痛也异常真实,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肆意揉捏着她的心。为什么人总是要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为什么她会等待失去后才发现,原来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纳兰肆了……

  伴着模糊的泪眼,龙舞醒来,泪水滑落发鬓后,只看见异空间里的蓝天碧云、茵茵草地和清澈蜿蜒的小河,还有一只无忧无虑蹦蹦跳跳的沙兔。没有小离歌,没有慕暖心,没有云鸢,没有水倾颜,没有白剑飞,没有纳兰玖,没有蓝衣,更没有……纳兰肆,她的纳兰哥哥……

  她不知道自己在异空间里昏睡了多久,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花了好几天才到达悬崖底下,期间,还不忘帮云鸢采摘藿香。可惜,悬崖底下是一条湍流急促的河,流出不远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显然,他们可能都被河水冲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