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乱世龙舞

五十一、字迹

乱世龙舞 弦桜 1370 2015-07-06 10:52:05

    五十一、字迹

  “字迹!”纳兰玖斩钉截铁道,“我出生至今十九年,我哥的字迹我怎么可能认错?”说着,他不让黑男人有逃跑的机会,揪住了他的衣襟追问,“说,这块白玉令的主人在哪里?”

  小离歌没见过纳兰玖发怒的模样,有些害怕地躲在了龙舞身后。

  黑男人怕得要死,急忙抖出了一切:“大、大侠饶命啊!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白玉令我是捡来的,你们拿去吧!你们拿去吧!我不要了,我只是想着混口饭吃,我什么都不知道……女侠、女侠饶命啊!”见纳兰玖没松手,他转而求龙舞,想着她是女人,多少会心软吧!而且,他真没干什么坏事啊!

  没想到龙舞的脸色更冷,绝美的容颜上如同被冰霜覆盖,她的声音更是涔冷刺骨:“在哪里捡的?什么时候捡的?”她举着那枚白玉令问道。

  “大概两、两个月前,城、城外的丁河!”黑男人声音都颤抖了,纳兰玖见他老实,这才放开了他。

  古丽见这事复杂、严重,龙舞和纳兰玖的气场也尤为迫人,她敢打赌,若黑男人撒谎半句,这两人肯定会杀人不眨眼。于是,她也不敢多插手,只让众人散开别碍事,自己则站一边观察观察。

  “除了白玉令,你还有没有看到别的东西或者人?”龙舞继续问,“比如一把唐刀,一块龙纹玉佩,或者一块金牌?”

  黑男人认真回想着,断断续续地回答道:“没、没见过那些东西,不过……我有看到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女人拖走了一个人,我怕、惹麻烦,就……没管太多,捡了白玉令……就走了。”因为捡到一个能混饭吃的宝贝,所以他对那日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很显然,根据他的描述,那个被拖走的人可能是纳兰肆,然而,如今是死是活,恐怕只有那个黄衣女子知道了。

  无论如何,龙舞三人总算有了新的希望——

  只要找到那个黄衣女子,就有可能找到纳兰肆!

  可是,人海茫茫,身着黄衣的女子何其多,他们要去哪里找呢?

  因为黑男人盗用他人白玉令,冒充异士,所以古丽将他这一路上的粮食扣成与普通人同份量。纳兰肆的白玉令自然是被龙舞收回了。

  在桃花村时,纳兰玖就将纳兰肆的画像描得惟妙惟肖,这会儿拿出来一问众人,守城的一个小卒便认得纳兰肆那惊为天人之姿和凌厉冰冷的眼神,十分肯定地说,画中人和一位黄衣女子在前两天雇马车出了城,往东方去了。不过,出城登记的名册当中,记载的名字是龙思乐和龙五。

  为什么纳兰肆要改名叫龙五?他不知道他们会寻找他吗?

  这方面,龙舞和纳兰玖、离歌都百思不得其解,想来也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就像是当初他曾化名为“蓝肆”一样……

  至于龙思乐,这个名字在龙舞脑海中的印象不浅,如果这个“龙思乐”是她所知的“龙思乐”,那么,她该高兴的。

  正好卧佛寺的方向也是东方,再者,三人与衙门签订了任务契约,若要弃约,是要十倍赔偿的,无奈之下,三人只好暂且跟大队伍出行,一边走一边打听龙思乐和“龙五”的下落。

  路上,雨雪霏霏,夜幕低垂时,大队伍正好路过一座大宅子——

  丁郡蚕庄。

  古丽说,夜路太危险,不宜行走,这丁郡蚕庄在乱世前是从养蚕到抽丝、织布、缝制、刺绣等一条龙原产的,现在看里头有光亮,应当是有人在,也许可以借宿一宿。

  龙舞下了马车,牵着小离歌,撑着油纸伞跟随古丽一同入蚕庄询问。

  开门的是一位黄衣女子,那眉清目秀的脸,跟龙舞印象中的少女的模样重叠。同样地,黄衣女子也不曾忘记过龙舞的倾城之色。于是,两人瞬间就认出了对方——

  “四姐?”

  “小舞?”

  (弦桜:为广播剧《灵芝心》的发布而加更!

  广播剧 - 灵芝心 _土豆_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2LO0DMMkkX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