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复仇千金冷如冰

复仇千金冷如冰

控场者

  • 短篇

    类型
  • 2016-03-21上架
  • 3838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父母之死

复仇千金冷如冰 控场者 3838 2016-03-21 19:52:08

   “闵心,你是选我还是他?”这是一栋宽尚、精雅的别墅,欧式的大门显出了浪漫与庄严的气质,看起来非常气派。挑高大面窗的客厅,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以及明亮如镜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下,一位男子正面对着一名女子,这名男子的五官及其精致、长相妖娆、刹是‘好看’一身西装体现出了他那高贵的气质。

  “离哥哥,我,”对面的女子满脸歉意道。这时的她看起来才16岁左右,因为年龄不大的原因使得她看起来太娇嫩了。嫩白的皮肤、尖圆的脸蛋上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司空离,让人觉得非常可爱。而她身后还有一名受了伤的男子,一身休闲服露出的虽非司空离那般高贵,英俊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痛楚,却也抵挡不了身上阳光暖男的气息,丝毫不逊司空离。

  “闵心,我看你还是选择你的离哥哥吧,我走了,我不希望看到你为难。”沐闵心身后的男子萧凌用右手死死的紧握着因争吵而没有包扎,一直在流血的左臂上。看着沐闵心说道。说完便向别墅外面走去。

  “萧凌。”沐闵心看见萧凌那狼狈测样子,又不忍心,便追了出去。

  “闵心,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因为别墅的宽大,使得司空离的声音越发冰冷失望。

  沐闵心刚准备去追,听到司空离的话,停下了脚步,顿了顿,“离哥哥,对不起,萧凌他受伤了,我不能不管,我回来再和你解释。”说完便跑了出去。

  好不容易跑出别墅的沐闵心看着已经远去的车子只恨自己跑的太慢了,没能追上萧凌。

  “叩叩叩”

  “进来吧”

  推开门,沐闵心走了进去“萧凌,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萧凌抬起头,意外的看着沐闵心“你怎么来了?就不怕你的离哥哥不要你了吗?”

  “我不放心你。”沐闵心担心的看着萧凌

  萧凌听到后,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开,嘴角轻轻往上扬,意外沐闵心最后选择了他“那你的离哥哥怎么办”

  “等我把你的伤口包扎好了,我会去跟他解释的”沐闵心抓过萧凌的手,仔细的看着伤口。

  刚刚还处在开心状态的萧凌在听到下一句后,脸上顿时冰冷了起来,心里充满了失落感。用力甩开沐闵心的手,冷言道“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你是我的朋友,我没有同情你,我是在担心你。快,给我看看你的伤口。”沐闵心急切的说。

  ‘朋友’?呵,难道他在她心里就只是朋友这么简单么?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对她的爱么?一想到这,心里就烦闷透顶“你走吧,我没事”

  “真是的没事?”沐闵心疑惑的看着萧凌

  “嗯,真的”

  沐闵心认真的看着萧凌,似乎是想看出他话语的可信度。最终“那,你记得擦药,我就先走了”

  “嗯”

  另一边,司空离看着沐闵心越来越远的背影,心烦的抓了抓头发。走到吧台上直接拿起酒猛喝。

  沐闵心一出门就赶往司空离家。

  进了门,却没看见司空离,沐闵心着急的拉过一旁过路的徐嫂:“徐嫂,你看见离哥哥了么?”

  “沐小姐,你要找少爷啊?少爷他正在楼上。”徐嫂热心的回答道。“沐小姐,你不知道,少爷他——”徐嫂还没说完,眼前就已没了人影,“这沐小姐,也太快了吧。”

  而这边沐闵心来到司空离的房间,见房门是关着的,刚要敲门,便听见房里有女人的缠绵声,男人的低吼声。顿时,沐闵心整个人都愣住了,听到这种声音,想都不用想里面的人在干什么。“不会的,离哥哥不会这样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这里面的人肯定不是离哥哥,不是的,不是的。”沐闵心不知所措的自我安慰,可眼泪却似珠子一样一颗接着一颗的掉了下来。拼命的摇着头,手颤抖的打开了门,门瞬间开了。

  沐闵心真实的看着床上的男子正是司空离,而司空离身旁的女子竟然是她最好的朋友冉偲偲,看着眼前的俩人,沐闵心的胃翻滚了起来,闻着房里的***突然觉得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的恶心,恶心的她想吐。最终没忍住,还是呕吐在了房内。

  屋内弥漫着说不出来的怪味,司空离看着门口快要把胆汁都呕出来的沐闵心,心里十分心疼,急忙下了床,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跑到了沐闵心面前想要扶住她,手刚要碰到她,只见沐闵心嫌弃的看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大步。司空离见沐闵心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动作,心里难受的真不是滋味。

  沐闵心好不容易止住了呕吐,就这样紧紧的看着司空离,越看越发觉得好笑,最后还是忍不住疯狂的笑了起来。

  “心儿,你怎么了?”司空离看着大笑的沐闵心,突然觉得这样的心儿太陌生了,不再似以前那可爱,调皮的心儿了。

  。

  沐闵心停止了笑声,静静的看着司空离,眼泪不断的往下流。半响,“司空离,呵,我真是看错你了。你放心吧,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打扰你们了。如果我再来的话,我将永远不得好死!”后半句话,沐闵心几乎是吼出来的,连楼下的下人都能听到。说完,沐闵心擦干眼泪,夺门而出。

  谁也没看见床上的冉偲偲露出得意的笑容。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闵心,闵心,快起来。”

  “干嘛呢?妈,就算是发生天大的事也别吵醒你女儿我睡觉。”沐闵心翻了个身想要接着睡

  沐母看见自己的女儿睡的津津有味,心里却着急,女儿和司空离的事她是知道的,她拍打着女儿,“闵心,司空离打电话来说他今天早晨十点要去美国了,他说走之前想要最后见你一面。”

  “哦!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说完扯了扯被子,将自己盖严实后又睡了过去。

  沐母看着女儿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现在已经九点了,你不去么?”

  “不去”

  而飞机场上,司空离在茫茫人海中,怎么也找不到沐闵心的身影,感到非常失落。

  “离,沐闵心是不会来了,我们走吧。”说话的正是沐闵心的好朋友冉偲偲。自从那次司空离喝醉酒,不小心和冉偲偲有了关系后,冉偲偲就天天缠着司空离,叫他负责。这次司空离去美国,冉偲偲也不放过,司空离没办法只好带着冉偲偲一起去美国。

  司空离似乎没听到冉偲偲的说话声,继续看往四周,等着沐闵心的到来。

  冉偲偲看着司空离根本就没理她,气得直咬牙。其实她第一见到司空离时,心就一直砰砰地跳,她就知道自己爱上了他。可司空离眼里只有那个贱人沐闵心,沐闵心那个只会装纯的贱人什么都不会,蠢得要死,根本就配不上这么优秀的司空离。所以她就对自己要求的十分严格,样样做的都必须比沐闵心好,永远都要超越沐闵心,她想,这样也许司空离就会注意到她了,所以她一开始就想方设法的接近沐闵心,成为沐闵心的好朋友,最后终于得到了司空离。可司空离虽说会对她负责,但她还是知道司空离的心里仍然只有沐闵心一人。不行!她必须要司空离完完全全是属于她的!必须要司空离完完全全的对沐闵心死心!相信以后在美国与司空离俩个人的日子里,司空离一定会发现她的好的,一定会爱上自己的。这样想着,冉偲偲最后才露出满意的笑。

  “205班飞机即将起飞,请乘客们准备好后马上登机····”机场中的广播提醒道。

  “离,飞机就要起飞了,我看沐闵心真的不会再来了,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冉偲偲急切的扯了扯司空离的衣服提醒着。

  最终沐闵心还是没有来,司空离不舍的看了看这座有着他心爱女人的城市,绝望的上了飞机。

  司空离走的第二天,沐闵心就跟父母提到自己想出国留学。

  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年’不长也不短。它是疗伤的好药,是能改变一切的一切。

  A市飞机场中,沐闵心一袭纯黑色的短披肩小外套,搭配一条嫩白色天鹅绒齐膝群,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一头黑发自然地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在炎热的太阳下透出淡淡红粉,让人看着想咬一口的粉苹果。一年的时间不仅改变了她的外貌,也改不了她的气质。不再似一年前的娇小,像一朵被保护在温室里的花朵。经过一年时间的成长、磨练,气质越发成熟了。只是娇嫩的脸上还是有着一些未脱去的稚气。

  “爸、妈我回来了”想给父母惊喜的沐闵心边敲门边大喊着。

  ‘咔嚓’门被人打开了。“谁啊?”开门的人看着面前的女孩皱了皱眉头。

  沐闵心刚要回答,便看见开门的人是个陌生人。沐闵心赶紧看了看门号以及四周。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确定这是自己的家没错,“阿姨,这是你家吗?”

  “是啊,有什么事么?”

  “这家原来的人呢?”沐闵心惊讶地看了看眼前的妇人,不可能啊,父母搬家了不可能不告诉她啊。

  那妇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唉,听隔壁邻居说,这家原来的人一夜之间不明的死了,警察都破不了案。你说倒不倒霉?要不是这房子突然大减价,我才不会住进来呢。”

  “这家原来的人叫什么?”沐闵心绝不相信她听到的是真的!

  “好像姓沐,叫沐什么来着··哎呀,我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既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关门了。”门‘咚’的关的好响。

  沐闵心整个人就愣在了门口,她刚刚听到了什么?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这样想着,使劲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好痛!顿时就像晴天霹雳似的劈向沐闵心。父母死了?她在法国怎么一点音讯也没有?父母怎么死的?多久死的?一连串的问题冲向了沐闵心。

  大街上,沐闵心像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就这样游走着,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她连自保的问题都没解决,怎么去给她父母报仇。在法国一年的时间里,她不想父母担心自己,所以就未曾给父母报过一条短信,打过一通电话,她以为父母只是不想打扰她,她不要父母打钱过去,她能养活自己。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一年,父母就···

  沐闵心就这样蹲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放肆大哭了起来。直到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你就是沐闵心?”

  一声略带磁性的声音把沐闵心给唤醒了,沐闵心抬起头看向眼前的男人,他的气势太强,高大的身影罩住了沐闵心整个身子。“对,我是”

  高大的男人向沐闵心伸出来一只手“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沐闵心看着向自己伸出手的男人。

  “难道你不想为你父母报仇么?”

  当沐闵心听到报仇俩个字时,眼里的憎恨一闪而过,“你怎么知道我家的事?你到底是谁?”

  男人轻轻一笑,看向沐闵心,“这你不用管,总之我不会害你的。”

  沐闵心皱了皱眉,有一丝怀疑,却还是把手伸向了男人的大手里,跟着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