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是爱吗 我想是

大结局(完)

是爱吗 我想是 nunu 3072 2015-02-27 15:40:18

    周衍和孙昊慌忙且焦急的四处寻找,医院的护士们听闻消息也加入了寻找,

  周衍一层一层的爬着楼梯,范是和张亚汝背影相像的的人周衍都会强制的看脸,有些失控。

  孙昊紧紧的跟在周衍身后,似是想起什么,双手拄膝弯着腰喘着粗气。

  “周衍,等一下我应该先打个电话给王婆”

  周衍转身看着他没有说话,站在那里汗珠从额头流下,身体不住的颤抖,疲惫的双眼里满是雾气,脸上充斥着痛苦和无奈,紧了紧握紧的拳头,死死地盯着孙昊。

  “嗯!你说什么?我知道了”

  “......”

  孙浩撂下电话,脸色苍白,双手紧握着手机有些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周衍有些着急沙哑着嗓音追问

  “怎么说”

  孙昊看向周衍眨眨眼睛,眼角的泪水滑落。

  “王婆说.. 他....”孙昊有些哽咽。

  周衍看着孙昊的行为,大概猜到了几分,因为害怕而不敢面对,仓促的一连向前走了几步,突然怒火中烧的嘶喊“说什么”

  孙昊还有些失神,空洞的双眼紧盯着周衍。

  周衍突然发狠双手抓起孙浩的衣领,将孙昊强制的抵在墙上

  “你他 妈的 有屁快放,别跟我在这完磕巴”

  周衍有些失去理智,咒骂似乎缓解不了心中的不满和焦虑,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的打在孙昊的脸颊,孙昊承受不住摔倒在地,沉默一秒,随后撇头吐掉嘴里的血水,缓缓开口

  “王婆说叶蓉去自首了,亚茹好像知道了真像”

  周衍像是彻底被击败的拳手,印证了之前的猜测绝望的顺着墙壁滑落在地,大脑里飞快的旋转着张亚汝知道真相后的去向,心里一片冰凉,就像即将逝去宝贵的东西一样,双眸瞬间变的毫无焦距的看向前方。

  安静的医院走廊因他们俩人的争吵,很多人都开门来看热闹,不解的相互讨论,处处都是嘀咕的声音。

  护士从一边匆忙的跑了过来,慌乱的看了看地上的两个男人,焦急的大喊“不好了,张亚汝跳楼了,在抢救室抢救”

  周衍似乎已经猜到,双肩垂下摇了摇头,咧开嘴角露出苦涩的一笑,不知不觉以是泪流满面,周衍这一刻却意外地觉得放松,就像是小心翼翼维护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后的释然。

  孙昊有些激动痛苦的哭出声了,仰天大喊“为什么”

  周衍单手撑地想从地上站起,似是有些心神不宁竟然摔倒了几次也没有站立起来,护士看着他的样子走到一边扶起了他,站稳后周衍没有焦急的跑去抢救室,而是缓慢的走向孙昊伸出一只手笑了笑拽起孙昊。孙昊知道这种情况下越是冷静才是越可怕。

  不是周衍无情,而是周衍在这一刻学会了释然,学会了放手,这半辈子张亚汝都是活在他的摆布之中,他以为他可以一辈子这样安排张亚汝的人生,保护她爱她,招之则来挥之即去,让她永远离不开自己,可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那最简单的道理,一个人如果真的想要离开,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死亡。谁都无能为力。

  周衍和孙昊被带道了重症监护室,隔着窗户周衍看着张亚汝全身上下插满各种各样的管子和电线,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渗着血迹,头发似乎也被剃光,脸上和身上满是擦伤干涸的血迹,这样子的她周衍已经快认不出来觉得陌生,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快就像是梦一点都不真实。

  “病人是从七楼跳下,造成身体多处骨折,大面积擦伤,最主要的是脑骨骨折伤到脑干,目前处于脑死亡状态,医学上讲,就是植物人,肚子里的胎儿已经死亡”主治医生站在一边为周衍和孙昊讲解着病情,口气里充满着惋惜。

  听见那句植物人和胎儿死亡的时候,周衍的心不禁的揪痛,疲惫的闭上眼睛,流下眼泪,一言不发,只是那样看着病床上的张亚汝。

  “要发泄就发泄吧,别这样伤了身体”孙昊抽泣着握住周衍的肩膀,陪着他看着。

  “我想一个人进去陪陪她”周衍开口了,冷静的话语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孙昊没有说话,示意着大夫和护士门走了出去。

  周衍悄悄的走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那场景就像深爱的妻子的丈夫夜晚归来怕吵醒熟睡的妻子,看着叫人心酸。

  执起张亚汝冰凉的小手,轻轻吻了吻。

  ”张亚汝,你怎么那么狠,这么多年你就不能释然吗?孩子没了我不怪你我们还有安果,可是你要是没了,我会恨你,我会和安果一块恨你,我后悔了,如果当初我自私一点不难爱钱爱名利,就那样死死的缠着你,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

  张亚汝躺在那里根本没有反应,只是安静地躺着,像是正在熟睡。

  ”张亚汝你醒醒,没有你我和安果怎么办,安果要是知道没有了妈妈会怎么样,我的生活乱套了,求求你醒醒“

  周衍哀求的陈述这,这一刻他甚至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和她交换。

  周衍在这里一直坐到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张亚汝还那样安静的躺在床上,周衍想伸手抚摸她的脸庞,手抬起的那一刻,他害怕了,他不敢碰就像怕弄疼她一样,隔了大概几厘米的距离比划着。

  病房里很静,只心电发出滴滴哒哒的响声陪伴着周衍,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孙昊来了。

  “我去了看了安果,去看了叶蓉”孙昊站在床边看着张亚汝对着周衍说。

  “....”

  周衍没有回答,一动未动就那样直直的看着张亚汝。

  ”安果在家哭闹要来医院看亚茹,王婆撒谎说你带亚茹去了外地。”

  周衍微微侧头看看着他。

  “先别告诉她就那样瞒着吧!她还太小”

  孙昊点了点头,伸手捏了下周衍的肩

  “公司的事情你放心,要放年假了我会帮你安排好的”

  周衍点点头

  孙昊长舒一口气,憔悴的脸上看不出血色,盯着张亚汝的双眸染上雾色。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去看守所看了叶蓉,我为她请了律师,她拒绝了,她说是她害了亚茹,哪天他本是看着你们互相折磨觉得内疚,以为告诉亚汝这一切她的忧郁症会有所好转可没想到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说想见你,我说你不会去,她就让我帮她转告一些话“

  孙昊抬头看棚,嘴角带着苦涩的笑意闭上眼睛,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

  ”30年前,叶蓉在大学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王宇,两人大学毕业决定回到乡下结婚,可没想到张忠德酒后竟然意外的强 奸了叶蓉,之后叶蓉顾忌所谓的面子没有选择报警,她以为一切都会这样平淡的过去,没想到张忠德却爱上了叶蓉,为了和叶蓉在一起使尽了浑身解数,最后用王宇的前程威胁叶蓉,而这时叶蓉偏偏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了王宇为了孩子选择和张忠德结婚,没想到在他们婚礼当天王婆出现了,王婆叫王静是王宇的妹妹,和叶蓉是从小玩到大的同学兼闺蜜,她告诉叶蓉,王宇自杀了,是张忠德逼的,就是从那时起叶蓉便开始憎恨张忠德,和王婆联手开始谋划,最后因为仇恨她搞垮了张忠德的公司,鼓动张忠德拿着你给的钱逃跑让张亚汝恨他,最后决定和张忠德同归于尽,却没想到原来这一切张忠德全部都知道甚至还救了她,她回来本是想自首,却没想到走成今天这样“

  周衍破涕为笑,转眸看着孙昊、

  “张忠德一辈子都在被叶蓉算计最后家破人亡,就在生死边缘还选择救叶蓉,看来他真的是狠爱狠爱叶蓉”

  三年后

  “妈妈,我和爸爸来看你了”

  八岁的安果牵着周衍的手站在张亚汝的墓碑前,今天周衍依旧穿着三年前张亚汝送他的那套西装,静静的站在离张亚汝最近的地方,嘴角带着微笑,低身将手的一束玫瑰放在墓碑前方。

  孙昊拍拍周衍的肩膀,微微一笑

  “可别哭哦,今天是三周年”

  孙昊岂会不知,这三年来周衍总是一有时间就来这里,每次回去都是眼睛肿肿,这些年他努力的想去淡忘以前的一切,可是最终他却越记越深一刻都不曾忘记。

  张亚汝最后是死于脑血管爆裂,在张亚汝去世的当天叶蓉因证据确凿被法院定罪为死缓,最后经过周衍的疏通,改判为10年,王婆在亚汝死后不久出了车祸也去世了。

  “亚汝我带女儿来看你了,三年了,我和女儿过得很好只是家里空旷了点,总会让我想起你,你在那边还好吧!”

  周衍最终没有忍住还是留下了眼泪,心里陈述着想对亚汝说的心里话

  “亚汝我生病了,是肝癌,我希望老天能在给我几年时间,等安果大一些,能照顾自己,到那时我就过去陪你,永远不要和你分开,亚汝天堂里应该没有分离吧!”

  五年后

  天气格外晴朗,阳光照射在孙昊的身上暖暖的,孙昊带着笑容,安静的注视着墓碑上他和她的笑脸,放下手里的白色菊花,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张亚汝的照片,正如这么多年来心里的渴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