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斗皇

007 苏妃的教训

斗皇 云楼 2956 2015-10-22 20:58:38

  皇后娘娘和佟贵人虽然是亲姐妹,又同属佟氏一族,但二人并非一母同胞的姐妹,加之佟贵人进宫这么长时间位分依然只是个贵人,而姐姐却已是被册封为后,只待封后大典完成后便是名正言顺的国母!这种悬殊的地位差距佟贵人心中自然不是个滋味;加之姐姐今日罚了那苏妃,竟然责怪自己没规矩,处处生怕自己给她惹麻烦,佟贵人心中更是有些愤懑,心想大家同为姐妹,何必为了一点点的失仪而对自己加以责怪,太不讲姐妹情分了!

皇后见妹妹坐那闷声不语,道:

“妹妹,姐姐知道你心中多有不平,自打你进宫以来,一直只是个贵人身份,不是姐姐没有帮你在皇上面前说话,一来皇上是个有主见的人,旁人很难左右他的想法,二来宫中这么双眼睛盯着慈宁宫,姐姐若是有一点徇私之处便会留下把柄给别人!姐姐的处境你也是一清二楚的,别看姐姐现在住着这慈宁宫,可你要知道,正经皇后居住的坤宁宫一直空在那里,说明在皇上的心中,谁也取代不了赫舍里皇后的地位!还有寿康宫的太后娘娘,因为姐姐占了她这本该太后所居住的慈宁宫,已是一肚子的怨恨,姐姐若有半点做得不好的地方,只怕是撑不到封后大典那天了!”

皇后一番肺腑之言让佟柜台让你多少消了点气,道:

“姐姐你也太小心了!册后诏书已下,这已是板上钉钉地事情,怎会有变,你不要太杞人忧天,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我在这皇宫里待了快十年,从我十几岁进宫开始,好不容易熬到现在这个地步,其中经历了多少旁人难以想象的艰难,所以越是关键时刻我越是觉得胆战心惊,不得不小心谨慎!今日罚了那苏妃,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已是后悔了!”

佟贵人听姐姐竟然后悔惩罚苏妃,激动地站起身道:

“姐姐你也太仁慈了!苏妃第一次向你请安就敢迟到,不给她点颜色以后对你更是不敬!如此傲慢无礼怎能不罚!我都觉得罚轻了!”

皇后叹了口气,自己的这个妹妹太年轻了,遇事总是想的不周全,道:

“我在这皇宫十年的日子,比苏妃更加无礼的人都见过,她今日只是迟到这样的小事,我之所以终究罚了她,也是想在这后宫里树立自己这皇后的威严!我只是担心罚了她不好向皇上交代!”

气势佟佳皇后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当太后传来口谕她才明白,太后真正要罚的不是苏妃,而是自己!苏妃未去寿康宫请安,太后都还没罚,自己这个做儿媳的倒先罚了她,岂不是越权乱了规矩!这其中的厉害之处皇后没有和妹妹说,她还年轻,想事情没自己想的那么周全,说也是无用,只会给自己平添事端!

“好了,妹妹你先回宫休息吧,姐姐也累了,怕是得养足精神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呢!”

说完便示意宫人扶自己进去休息,佟贵人见状也只好跪安!

出了宫门,远远地就瞧见苏妃正跪在那石板上,头上烈日炎炎,她的脸色已是惨白!看她这个样子佟贵人甚觉解气!此事已快到午膳的时间,太阳正毒,晒得苏妃有些发晕,那膝盖也是觉得有些止不住地疼!

佟贵人得意地扶着宫女的手走到她身旁,道:

“臣妾给苏妃娘娘请安!娘娘跪了这么久,还好吧?哎呀这么大的太阳,又这么热的天,看的真让人心疼!不过娘娘定能守得住,受得了皇上的恩宠,就必须受得了大家的嫉恨!”

讥讽了一阵后,哼地一声转身要离开,却被跪在地上的苏妃喝止:

“站住!贵禧,给本宫掌佟贵人的嘴!”

听了这话,贵禧和佟贵人皆是一愣,佟贵人反应过来,厉声道:

“凭什么?你放肆!敢叫一个奴才掌握的嘴!你有什么资格,一个呗罚跪的人还敢如此嚣张,谁给你的权利!”

“凭本宫的位分比你高!你一个小小的贵人走时竟敢不告退,一声不吭地就想走!以下犯上,这是谁教你的规矩?本宫倒要去问问皇后,这宫里还有没有尊卑可言!贵禧,还愣着干嘛!掌嘴!”

苏妃虽然跪着,可她位分高于佟贵人,确是不争的事实,佟贵人没有恭声告退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虽然只是一个非常小的事情,可这正好给了苏妃一个教训她的借口!

贵禧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苏妃一个警告的眼神甩过来,贵禧知道是躲不过的,只好道:

“佟贵人,奴才无礼了!”

说罢便豁出去地给了通贵人一个嘴巴,打的她立马嘴角溢血!

佟贵人扶着宫人,一手捂着脸,震惊地连话都说不出,她愤怒地瞪着杨静,恶狠狠地盯着苏妃,气道:

“巧云,去去去,快去禀告皇后娘娘!”

这边正闹的不可开交,早有人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皇后,皇后无奈地摇摇头,自己的这个妹妹真是会给她找麻烦!不过这样也好,算是给了皇上一个交代!她吩咐檀儿道:

“檀儿,你去吧!该怎么说你知道吧!”

檀儿会意地点点头,主子的意思她岂能不知!即刻除了宫门,来到苏妃这里,对着正水火不容的一干人等道:

“奴婢给两位主子请安!”

佟贵人见是檀儿,连忙跑过来拉着她的手,指着自己的脸道:

“你快看,你快看看.....”

佟贵人打从生下来就没受过这个气,未进宫时在佟家就是个众星捧月的千金小姐,进了宫后又有姐姐的照拂,无人敢对她这般无礼,今日这个苏妃罚跪在这里也敢叫人打自己,这个侮辱兼职要让佟贵人抓狂!

檀儿只是轻轻拍了拍佟贵人的手,依旧恭敬地道:

“皇后娘娘说了,贵人您快回去休息吧,娘娘马上要午膳,请贵人不要打扰娘娘!奴婢告退!”

又向着虽妃福了福,便径直转身进了慈宁宫!佟贵人难以置信地看着离去的檀儿,心中怒火中烧!檀儿的意思就是姐姐的意思,姐姐居然叫她不要打扰她吃饭,那就是不管了!佟贵人憋着一口怒气气冲冲地离开慈宁宫!

气鼓鼓地佟贵人走了,留下跪在地上正被烈火骄阳烤的脸色发白的苏默!

站在边上陪着的贵禧心里看着干着急,这下又得罪一个人!

“娘娘,这才一个时辰不到,再继续跪下去只怕您身体受不了!”

苏默惨白着脸道:

“还有两个时辰呢!我都跪了这么久,满宫的人应该都知道了,怎么一个来解救的人都没有呢!”

贵禧知道苏妃说的是皇上为何还不来救她。

“娘娘,事到如今,请恕奴才直言,不会有人来救您的!”

苏默缓缓转过头,疑惑地道:

“有什么你就说吧!看你今日的表现本宫也知道你不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在本宫面前你可以直言不讳!”

“是!”贵禧继续道;

“娘娘今日一是没去寿康宫给太后娘娘请安,二十中宫请安又迟到误了时辰,不论是那一边,皇上都得有个交代,防能让后宫甚至是前朝的人信服!即使皇上再宠爱娘娘,也要股权大局!这顿罚娘娘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

是啊,就算皇上真的宠爱一个女人也得顾虑自己的江山,何况皇上并非真的像外人所看到的那样是真的宠爱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利用的棋子而已!

“如果要是本宫在这有个三长两短的呢?”

“宫里的人惩罚人大法子是最有讲究的,绝对能保证既不会要人的命,也也能保证让人生不如死!”

苏默心中明了,看来自己只能把这个委屈给咽到肚子里去了。

六月的太阳越来越王西偏,农历六月正是酷暑时节,人待在房间里不动都能出一身的汗,何况还要在烈日下对着太阳晒!苏默是个好强的人,她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一定不能倒下,决不能让人看轻自己!

骨子里的好胜心此刻被苏吗完全激发出来,在炙热的太阳底下跪了快两个时辰愣是没晃一下!

皇上正在养心殿里午睡,薄如蝉翼地软烟纱垂在床边,微风轻轻的吹动着罗纱,正中间放着一大盘冰块,整个殿内凉快极了,床边有宫女正轻轻地摇扇;

闭着眼假寐的皇上忽然坐起,太监图海连忙上前,轻声道:

“皇上可是有何吩咐?”

皇上半响没言语,过了一会才道:

“怎么这么热?想热死朕吗?”

图海领着屋内伺候的人忙跪下请罪:

“皇上息怒!想是殿内的冰块化了些,奴才这就吩咐人去添些来!”

“不用了!”说完皇上复又躺下,脑子里不自觉地浮现出苏妃的身影!

此刻的她正在慈宁宫外跪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