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梦醒情归何处

第七章 真相

梦醒情归何处 穆楸 3244 2016-03-22 09:37:00

    一切似乎回到了初见时,大家总是共同进退,没有再落下过谁,可是俞诗茜心里明白这都只是大家营造出来的假象。谁都没有点破谁,就这么当一切从未发生过,刑泽枫没有再刻意躲着她,小夏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可是俞诗茜的心里总是感觉缺了那么一角,不时地碰触那还未结疤的伤口。  

  俞诗茜抬手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刑泽枫还没来。是的,今天是刑泽枫托林夕约她来这家水吧的,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也想过不赴约的,可事实就是她一直傻傻地坐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  

  俞诗茜回忆着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越来越觉得其实自己对刑泽枫一点也不了解,他们的认识仿佛一直停留在升学考试那天借绘画笔的那一刻。是自己太过小题大做了吗?俞诗茜对自己摇摇头,她不知道。再看了一眼水吧的门口,看样子刑泽枫应该不会来了吧,没准他都已经忘了约了自己,还是走吧。  

  俞诗茜站起了身,不再继续等待。  

  “俞诗茜!”一声呼唤止住了俞诗茜欲离去的脚步。  

  刑泽枫?现在才出现吗?老天爷还真是善待她,始终是没让她白等。俞诗茜苦笑:“你来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刑泽枫带着歉意的看着俞诗茜,今天林夕一大早便缠着他,一直到刚才说漏嘴他才知道原来林夕以他的名义约了俞诗茜,他已经尽快赶来了,不想再节外生枝。这个多事的林夕。  

  “至少,你还是来了。”俞诗茜呐呐。  

  “嗯,我们还是坐着说吧。”感觉到注视这个方向的眼光越来越多,刑泽枫建议道。  

  俞诗茜也注意到四周好奇的眼神,依言坐下:“你,有什么事要说?”  

  “其实,不是我约你。”刑泽枫计量了一番,还是决定将实情托出,以免不必要的误会。  

  “不是你?”俞诗茜低喊,“林夕告诉我……我明白了,是林夕……”为什么,林夕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不起。”刑泽枫道歉,不管怎么说,林夕也是因为他才会这么做的,他理应道歉。  

  “既然不是你,那你为什么来?”即使已明白事情的真相,俞诗茜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只是不想你有什么误会。”如果可以的话,刑泽枫也不愿意来,可是这样一来小夏一定会怪罪自己,所以当他知道的时候立马就赶来了。  

  “误会?”俞诗茜揪紧了自己的衣角,“什么误会?是担心小夏误会吧?”  

  刑泽枫皱紧了眉,不喜欢俞诗茜谈起小夏时的语气。  

  他做什么事情总是先想到小夏,俞诗茜缓缓地抬起头看向那个自己那么迷恋的男生:“倘若我不曾出现,你跟小夏是否会顺利一点?”  

  沉默。刑泽枫端起眼前的苹果汁一饮而尽:“不会。目前小夏都不会考虑这方面的事情,但是我会一直等下去。你的出现不会影响我对小夏的坚持,只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当初自己不曾借你绘画笔,不曾跟你有过任何交集。”既然要说,那么索性就一次说明白了吧,这样对大家都好。  

  “……”俞诗茜怔怔地看着刑泽枫不带表情的脸,多直接多伤人的话,就这么说出口了,难道就不曾想过她会受伤吗?  

  “你的出现,让我感觉到危机。”漠视俞诗茜伤心的表情,刑泽枫继续说道:“小夏太过重视你们之间的友情,在我和你之间,我一定是被遗弃的那一个。所以……”  

  “够了,别再说了,我明白了。”俞诗茜拒绝再听下去。  

  “对不起。”刑泽枫再次道歉。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需要说对不起的。”俞诗茜强颜,依刑泽枫所言,划清彼此之间的界限,他们,从来只是同学。“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想先走了。”再待下去,俞诗茜真怕自己会失控。  

  “俞诗茜。”刑泽枫拉住急于离开的俞诗茜,“我不希望小夏每天都那么多不必要的烦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希望小夏每天都那么多不必要的烦恼?不必要的烦恼?这个烦恼,指的的是自己?她当然明白,他心心念念的从来就只有小夏:“你放心,我不会跟小夏提一个字。”俞诗茜再也忍不住,任泪水滑落脸颊,疾步离开这令人窒息的水吧。  

  刑泽枫仍坐在原位默默地喝着第二杯苹果汁,他本不喜欢这种饮料的,但是小夏喜欢。  

  “不觉得自己有点过火吗?”一道黑影落下。  

  “什么时候来的?”是楚炎,莫非他全听到了?  

  “该听的都听到了。她始终是个女孩子。”楚炎在俞诗茜的位置坐下。  

  “既然觉得过火,为什么不出面阻止?”真是难得,平常不都是抢在第一个替俞诗茜出头吗,今天怎么只在幕后行动。  

  “……”楚炎无语,亦默默地喝着自己的饮料。有些事,他也不好插手。  

  “你不去看看吗?”既然担心,为什么不追去看看?  

  楚炎摇摇头:“不适合。真的不准备告诉小夏吗?”  

  听到楚炎提起小夏,刑泽枫无奈地撇撇嘴:“你觉得告诉她好吗?只是增加她的烦恼而已。”  

  “就算你不说,小夏也会感觉到的。”小夏那人不是这么容易可以糊弄的,她总会从俞诗茜身上察觉到蛛丝马迹,到时候只怕事情会更糟糕。  

  刑泽枫挑眉:“那你的意思是?”  

  “直接告诉她!坦白从宽!”  

  “这……”略加思索,刑泽枫同意楚炎的说法,“好,我会去说。”  

  “嗯。”两人不约而同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即使是回到家,呆在自己最熟悉最有安全感的卧室里,俞诗茜的心情依旧是无法平静。刑泽枫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该这么说。就不曾想过她会难过会伤心吗?是,他总是为小夏着想,总把小夏放在第一位,为了小夏而这么伤自己。有那么一秒,俞诗茜打心里恨起松雨小夏,可她也明白,小夏没有错。  

  “俞诗茜,不可以,小夏是你的朋友,这不是她的错,都是你的错……”紧紧抱着玩偶,俞诗茜不停地劝说着自己。  

  “茜啊,小夏来找你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俞太太敲响俞诗茜的房门。  

  小夏?她怎么来了?俞诗茜躲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整理了下,匆忙赶下楼,不希望让小夏看出什么破绽。  

  “小茜。”见到俞诗茜下楼,松雨小夏急急迎上,“刑泽枫刚找过我……”  

  “他找过你?”俞诗茜打断小夏,“什么意思?”不是说不让小夏知道吗,那他自己为什么又去找小夏,他们说过什么?  

  “小茜……”  

  “去我房里说吧。”俞诗茜担心被好事的老妈知道,拉着小夏往自己房间去。  

  “小茜……”  

  “他跟你说了什么?”俞诗茜不带温度地问道。  

  “对不起,小茜……”松雨小夏听出俞诗茜语气中的不满,满怀歉意。刑泽枫已经把事情都告诉她了,她知道小茜一定很不开心,所以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小茜果然受伤了。  

  “对不起?又是对不起。”俞诗茜苦笑,“你们究竟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俞诗茜好不好,是我发花痴,是我缠着你要你帮我跟刑泽枫搭线,所有的事都是我,你们究竟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呵呵……”泪水成串滑落。  

  “小茜,你听我说好不好。”松雨小夏上前一步,俞诗茜便后退一步。“他不是有心的。他那个人就是这样自我,你可以不用理会他说什么的。”  

  “不用理会?我也想啊,可是你们有给我时间吗?我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只想一个人呆着,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俞诗茜把心里的委屈全对着松雨小夏吼出来了。  

  “小茜……”松雨小夏看着泣不成声的俞诗茜,不知道还可以再说什么,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一切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  

  月光照进了俞诗茜的房间,松雨小夏一直沉默地坐在一边陪伴着失控的她。俞诗茜缓缓抬起红肿的双眸,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感到满心的悔恨与尴尬:“小夏,你回去吧,已经这么晚了。”  

  “你……好点了没……”松雨小夏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希望小茜不再那么难过。  

  “其实,我没事的。”俞诗茜知道是自己失控了,她不该对小夏发泄的,根本就不是小夏的错啊。等她平静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很后悔了,也很尴尬。“对不起,小夏。”  

  “嗯?”为什么跟她说对不起?  

  “我不想对你发脾气的。”俞诗茜懊恼地低下头,“可就是没忍住。现在这样,好尴尬。都是我的错,唉。”  

  “呵呵……”看样子小茜是没有关系了,松雨小夏放心地笑了,“说什么呢?好朋友不就是用来发泄的吗?哪有什么好尴尬的?你想多了啦!”  

  “额,你不怪我吗?”  

  “为什么怪你?我们是好朋友啊,不是吗?”松雨小夏揽住俞诗茜,亲昵地叫着,“哈尼,都这么晚了,难道你都不准备留我吃顿饭顺便再住一晚吗?喔——还是说,你有了新人就忘了我吗?”  

  “呵呵,才不是呢。”俞诗茜也放下心来,“我们,是好朋友。”  

  “嗯!当然!”  

  “嘻嘻,你说我们学校最帅的男生是谁啊,谁又是公认的校花呢?”  

  “那还用说吗?男生暂且不管,这校花不就在眼前摆着嘛……”  

  ……  

  说开了,似乎就真的再没有了隔阂,两人又有了到处八卦的心情。  

  呵呵呵……她们之间的友谊绝对经得起考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