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萌狐养成记

第四章 心兽出现

萌狐养成记 红莲雪凌 3559 2016-08-31 17:40:38

    2038067590“算了,以你的智商能理解到这种程度也算努力了吧,你个常识笨蛋…”  

  “被最没资格说的家伙说了。”  

  玲薇看了看手中的玥婷,玥婷手上还拿着刚才那个小的黑水晶。  

  “玥婷,那个很危险的哦,比起那个,你该拿的是姐姐的心哦。”当玲薇准备拿走黑水晶时,玥婷将黑水晶紧紧地抱在怀里(玲薇:为什么不是我!)(玲薇撞墙中),眼睛里还有几滴眼泪,一副快哭的样子。  

  “玥婷…算了,玥婷这么想要,就给你吧,虽然真羡慕…”玲薇撕咬着帕子君二号。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话说你跟个黑水晶羡慕个毛线啊!”  

  “哟西,一定要把这个黑水晶抹杀掉,走,找那个人类去。”本来沮丧的玲薇,因为羡慕嫉妒恨,又燃气了斗志。  

  “为啥?”  

  三人一起向前前进着,穿过一个又一个的黑水晶,来到了一个山洞里,林叶秋被一堆黑水晶紧紧包围着,口中还在喃喃着什么。  

  “是柳蝶杀了母亲,是柳蝶杀了母亲,是柳蝶杀了母亲…”玲薇抱着玥婷静静地看着林叶秋,好像想起了什么,手在微微地颤抖,玥婷似乎注意到了,用她那小小的手摸了一下玲薇的手,玲薇看了一下玥婷,玥婷微笑着对着玲薇,玲薇冷静了下来,停止了颤抖,楚林夜也松了一口气。  

  “还是一如既往,兴趣那么恶心啊,心兽。”  

  “真是的,人家也有名字啦,玲薇酱。”从黑水晶的身边走出了紫燕梅,一脸邪恶的笑容望着玲薇。  

  “厚…还以为不是呢,没想到真的是你呢,紫燕梅…”  

  “真是光荣呢,玲薇酱竟然还记得人家的名字。”紫燕梅将食指放在耳边的头发上,转了一圈,将头发卷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玲薇和玥婷。  

  “这样,玥婷就更不能活下去了呢。”  

  “哦?你认为我会让你得逞吗?”玲薇张开了七尾,玲薇一挥手,空气瞬间凝成了水滴,玲薇指了一下紫燕梅,水滴迅速地向紫燕梅冲去,紫燕梅一看形势不妙,马上跳到了一旁,玲薇的手也跟着指了过去,水滴也马上改变了方向。  

  “追踪式的吗?但是…”紫燕梅还来不及说完,就逃到了玲薇的旁边,水滴也跟着来到玲薇旁边,紫燕梅冲着玲薇微微一笑,认为自己赢定了,玲薇本来吃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微笑,紫燕梅才发现情况不妙。  

  “水滴只不过是诱饵罢了,正真的目的是…”水滴又变回了空气,玲薇一脚将紫燕梅踢到了墙上,紫燕梅吐出了血,从墙上滑了下来。  

  “为什么…”紫燕梅口吐红血,坐在地上。  

  “啊?”  

  “玲薇酱为什么是踢人家,而不是踩人家啊!人家明明那么期待地说!”没错,紫燕梅是个自虐狂,似乎以前和玲薇有些过节,个人比较喜欢玲薇(别想歪)(楚林夜:是你自己想歪了吧!),为了让玲薇用冷眼注视脚下的她,想要把玥婷除掉(玥婷表示听不懂),此时,楚林夜的第一想法就是:  

  “抖m呀这家伙…这地方就没有正常人呢么?”(虽然都不是人)(楚林夜已撞墙)  

  “话说,心兽应该只有一个宿主才对,我记得你的宿主不是他才对,快说,上次的宿主怎么了?”玲薇将紫燕梅周围的空气全部凝聚成水,玲薇手一握,水将紫燕梅死死包住,并浮了起来,玲薇冷冷地望着紫燕梅。  

  “没错,就是这个眼神,看垃圾一般的眼神,能让我兴奋的眼神。”紫燕梅邪恶地笑了。  

  “真是恶心呢,你…”楚林夜为了争存在感,站了出来(楚林夜:个鬼呀!),紫燕梅看了看楚林夜。  

  “原来你在啊,人类。”(玲薇由于紫燕梅抢她台词不爽中)  

  “一直都在啊!好吗?”此时的楚林夜恨不得跳上去直接把紫燕梅一下子杀掉(做得到才有鬼呀!)(楚林夜吐槽道)  

  “算了,既然是玲薇酱的请求的话,那人家也不得不说了呢。”紫燕梅将头转向了玲薇,而玥婷已经无聊地在玲薇怀里睡起了觉,而玲薇正望着玥婷流口水,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  

  “无视我吗?”紫燕梅和楚林夜异口同声地说道,紫燕梅嘟起了嘴。  

  “即使玲薇酱不听,人家也要说,谁叫剧本上就这么写的。”(楚林夜:哪来的剧本啊喂!)  

  所谓的心兽就是心灵的一切负能量所产生之物,越是强大,越是孤单,越是憎恨,痛苦,绝望…的人就越容易有心兽,心兽会将这些负能量倍增,从而达成,达成…额,什么来着?(楚林夜:你也不知道啊!)(楚林夜已掀桌)(我新买的桌子啊,呜呜)总之,纯狐一族的纯化就是将这些负能量全部清除的能量,但是,如果心兽的宿主死了,心兽也会随之死亡,而紫燕梅有点不同,不仅可以在一个人身上,还可以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就像一个动漫说的:绝望是可以传染的)。  

  “可恶的旁白,竟然抢人家的台词。”(紫燕梅殴打旁白中)(旁白:打人别打脸啊!)(ko)  

  “呵呵,总之,能请你先滚出这个人的心吗?进度要撑不住了。”(进度表示感谢)  

  “嘛,但是玲薇酱要答应人家一件事…”  

  “好啊。”紫燕梅的要求还没说完,不,是还没说,玲薇就答应了,楚林夜表示:这么草率真的好吗?  

  紫燕梅微笑着望着玲薇,说道:“好吧。”一瞬之间,紫燕梅就消失不见了,虽说紫燕梅消失不见了,但黑水晶依旧存在,而林叶秋也依然在重复着那句话。  

  “虽然一大威胁解决了,不过为什么还没有变白啊?”  

  “不愧是常识笨蛋呢,紫燕梅充其量只是这个空间的制造者罢了,但林叶秋心中的憎恨并没有消失,算了,就先读取一下他的记忆吧,虽然很麻烦。”玲薇正准备读取林叶秋的记忆时,玥婷突然就醒了,揉了揉眼睛,玲薇看了一下玥婷,心想:“好萌。”在读取记忆的时候就出现了差错,把玥婷和一旁的楚林夜也带了进来。  

  “姐姐?”玥婷以天然呆的表情望着着玲薇,玲薇正准备停下,可是都晚了,记忆读取成功了,三人一下子就看到了林叶秋和柳蝶的记忆(详见第三章)。  

  “这是。”楚林夜来到了林叶秋的记忆空间,自然而然就是花圃,他们二人相遇的地方,从开头到接尾全部看了一遍,之后又回到了山洞。  

  “刚才那是?”“所以说,人类就是讨厌啊,明明是柳蝶救了你的命,不但不感谢人家,还和她反目成仇,所以说,人类这种东西真是…”  

  “打击面太广了好吗?”玲薇成功地赢得了全人类的仇恨(玲薇:哦)。  

  “唉…这种事情有点难,毕竟,我不怎么想和人类打交道。”  

  “那我算什么?”楚林夜指着自己,玲薇看向了楚林夜,吐了口口水。  

  “你,最多只是个蚂蚁罢了,一踩就死。”  

  “蚂蚁,我是蚂蚁么…”  

  正在他们聊天的时候,由于太过投入,没有看到玥婷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就好像,她的前世一般,玥婷看着正困在憎恨之中的林叶秋,一瞬之间,黑水晶全部变成了白色,非常地漂亮,也非常地闪耀,玲薇和楚林夜望着周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这,这是纯化?玥婷,是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是,红眼…”玲薇看着变成红眼的玥婷,玥婷忽然关闭了红眼,晕了过去。  

  “这,这就是纯化,好,好痛…”楚林夜正看着周围的白水晶时,突然感到一阵疼痛,痛苦地抱着头,蹲了下去。  

  “喂,人类!”  

  此时,在另一个空间林叶秋和柳蝶相遇了,柳蝶微笑着来到林叶秋的身边。  

  “你就是,我当初救下的小翠菊?”  

  “叶秋,你果然,还记得我,这些日子,我一直想着,该怎么和你道歉,该以怎样的表情来见你,以及,该怎样弥补自己的罪过。”  

  柳蝶流下了几滴眼泪,林叶秋走了过去,一把就将柳蝶抱在怀里。  

  “别说了,我都懂,现在才发现,或许错的是我,我只是,没去相信罢了,对不起,明明知道你还爱我,我却…”柳蝶将食指放在了林叶秋的嘴上,表示让他不要再说了。  

  “或许你永远都无法忘记翠萍,所以,我想赎罪,让我呆在你的身边好吗?作为赎罪,我想把我的爱全部给你…”  

  “嗯,好啊,不过,我想和你一起赎罪,好吗?”  

  “当然好了…”柳蝶开心地哭了起来,正当她想要用手擦眼泪时,却被林叶秋的手抓住了,一下子被林叶秋亲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柳蝶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她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顺从的闭上眼睛,仿佛一切理所当然,时间仿佛凝聚在了这一刻,柳蝶忘了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本能的想抱住林叶秋,紧些,再紧些。  

  他们回到了刚才的花圃,包括玲薇他们,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不过,唯一改变的是,林叶秋的眼神里不再有仇恨,有的只是温柔和善良,柳蝶也破涕为笑,发自真心地笑了出来,醒过来的玥婷隐隐约约看到了玲薇的微笑,也卖萌似的笑了,楚林夜也没有感到疼痛了,看着眼前的柳蝶和林叶秋。  

  “嘛,结局是好的就行了吧,话说刚才的疼痛是怎么回事?”  

  虽然结局看上去十分美好,不过大家好像忘了一个人,哦不,是一只心兽:紫燕梅。此时,紫燕梅在不远处的树枝上静静地看着他们,又错了,是玲薇。  

  “玲薇酱也真是的,就这么把人家给忘了,不过,只要没忘记我们的约定就行,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就会见面的…”  

  楚林夜等人回到小屋后,发现紫燕梅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看到他们回来了,微笑着挥了挥手。  

  “哈喽。”  

  “你为啥在这儿啊!”楚林夜的吐槽由于声音过响,已经贯穿了天空,惊吓到了附近森林里的鸟儿。  

  “嘛,玲薇酱不是说人家可以加入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了?”  

  就在刚才的时候,紫燕梅向玲薇提了一个要求,其内容就是「让我加入你们」。  

  “可恶的旁白,又抢人家的台词。”(紫燕梅一个上勾拳就把旁白ko了)(旁白:为什么?)  

  “总之,虽然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多多关照喽。”  

  恭喜,楚林夜又获得自虐心兽女一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