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九十九章(下) 怎么也不可能是我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1914 2016-01-18 18:47:21

    “你在说些什么?我听不懂。“容之洲不确定萧茹知道多少。  

  萧茹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你怎么会听不懂?你写的小说已经被改编成了电视剧,现在正在L卫视热播呢!”  

  是吗?他是真的不知道,那本《寻爱之旅》他早在15年的时候就把影视的改编权一次性的卖给了星熠影视文化,后来他醉心于事业,就没再留意过。  

  几年过去了,他还以为被雪藏了呢。  

  “电视剧名字叫什么?还是《寻爱之旅》吗?”毕竟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他还是有感情的。  

  “呃,不是,叫《梦定情缘》。”萧茹说。  

  “梦定情缘……梦定情缘……这个名字改的还不错。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再见!”他直接挂了电话。  

  萧茹还没反应过来电话怎么就被挂了呢,又打电话过去,已经是无人接听了,气得她直跳脚,她什么话都还没说呢。  

  她今天跟辛伟说要去她跟她的几个小姐妹叙叙旧,所以他才没非要跟着她,她才有空给小洲打电话,她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  

  她不甘心!  

  好,你不理我,那我就找到你家去!  

  她如此想的,就如此做了。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她要放手一搏,如果再失败了,那她就认命了,以后就踏踏实实的跟辛伟过日子,再也不想什么情什么爱了。  

  她本来也只是知道他住在哪个小区,具体是哪栋哪间她还真不知道,不过上天也真是帮她,居然让她遇到了带着孙子从公园回来的容母。  

  容母从她身边走过,然后又退了回去:“姑娘,我是不是认识你啊?”  

  萧茹感觉莫名其妙,这哪里冒出的一个老太太?怎么乱认人啊?  

  她不耐烦的正想说“不认识”,眼睛却在瞟到老太太身边的小男孩时定住了。  

  那张小脸长的好像小洲啊!这不会就是她以前见过的那个还在宝宝车里的小洲的儿子吧?  

  想到这里,她的脸色一变,笑容满面:“阿姨,您认不认识小洲……哦,不,您认不认识容之洲啊?”  

  容母听到她叫“小洲”后脸上袭上一丝戒备:“你是谁?跟我们家洲洲很熟吗?”  

  我们家洲洲?那她一定就是小洲的妈妈或者是阿姨什么的了,她马上就想到了:“阿姨,我是小洲的高中同学,我找他有点事,来之前给他打过电话了,可是我光记得你们家的地址是这个小区,但是几号楼几层什么的我都给忘了,刚好我的手机也没电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容母。  

  容母稍微缓和了脸色,她反正看着这个女孩面善,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她想了想,将自己的孙子抱进怀里。  

  小小容挣扎着要下来:“奶奶,下下!下下!”  

  容母说:“乖,奶奶抱啊,奶奶给爸爸打个电话,让爸爸下来接咱们好不好啊?”  

  小小容一听到“爸爸”,高兴了起来:“爸爸接,爸爸接。”  

  容母给儿子拨号:“洲洲啊!你来小区门口一趟,这里有个姑娘说是你的高中同学,找你有事……叫什么名字?”,她扭头看向萧茹。  

  萧茹忙说:“小茹。”  

  容母皱了皱眉头,小茹?都三十左右的人了,还互称小什么小什么的,怎么感觉都不太对劲:“她说她叫小茹……哦,好,我们等着你。”  

  容之洲一听到“小茹”这两个字就明白了,立马跟母亲结束了通话,下楼来了。  

  到了小区门口,他先对自己的母亲说:“妈,玩的累了吧?心心出去玩了,中午不回来吃饭了,您可以晚些时候再做中饭”,又淡淡的看了萧茹一眼,最后对着自己的儿子说:“容容,跟奶奶出去玩得开心不?”  

  小小容说:“开心。”  

  “容容先跟奶奶回家好不好?爸爸跟这位阿姨谈点事,很快就去跟容容一起玩好不好?”  

  小小容看了看自己的爸爸,又看了看萧茹,摇了摇头,轻轻脆脆的说了声:“不好”。  

  萧茹脸上一阵尴尬,她忍着不去看那个小小人,不然她怕她会忍不住想瞪他。  

  容之洲抚额,最后还是容母说:“孙子,跟奶奶回家吃糖糖、看光头强好不好?”  

  小小容的眼立马变成了星星眼:“糖糖?光光强?好。”  

  那个样子跟楚心语星星眼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把容之洲看的都嘴角上扬了。  

  “你家小孩子真可爱。”萧茹酸酸的说。  

  容之洲收回目送母亲和儿子的目光,转身面向她:“确实可爱,心心给我生的。”语气里有着浓浓的幸福。  

  这让萧茹原本自信心爆棚的心瘪下去了一点。  

  她略带苦涩的说:“找个地方聊聊?”  

  容之洲说:“不用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刚才答应了陪容容玩的。”  

  中部的天气这个时候还是挺冷的,她不禁打了个喷嚏。  

  容之洲说:“你看你才离开这么一会儿,辛伟就想你了呢。”  

  在他们X市有一种说法是:打一个喷嚏是有人想你了,打两个喷嚏是有人爱上你了,打三个喷嚏说明你感冒了。  

  萧茹自然也是知道的,瞬间脸色一变:“小洲,我爱的人是你,自始自终都是你啊!”  

  容之洲淡淡一笑:“即使是又怎么样?我已经成家了,并且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有你,听辛伟说你也已经答应他的求婚了。萧茹,不要再折腾了,你多么的幸运,有一个爱你至深的男人要娶你,你就好好的跟他过日子吧。”  

  萧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那么真爱呢?就不值得追求了?”  

  容之洲笑笑:“当然值得追求,但是你的真爱对象,或许就是辛伟,或许是其他的男人,但怎么也不可能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