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九十八章 新片预告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3337 2016-01-17 19:10:38

    容之洲的心瞬间被揪紧,气都有些喘不上来,她怎么可以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呢?什么叫她想死?什么叫她不想活了?  

  她死了他怎么办?小小容该怎么办?  

  他招手叫来服务生,让又上了壶热茶,然后为自己和妻子满上。  

  他也低声说:“以后不许你再说这种话!你的命不止是你自己的,还是我的,我不许你这么轻率的对待它!”  

  他把茶杯递给她:“静下心来喝茶,把注意力放在品茶上,其它的都暂时不要去想。”  

  她眼神复杂的看着对面的丈夫,动了动嘴唇,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端起茶杯,全心品茶。  

  回去的路上,容之洲让妻子坐到副驾驶上。  

  楚心语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出了茶馆,她的心情又开始乱了,她还是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个多余的那个,或许她死了,一切都会恢复正常了吧。  

  容之洲看她这副样子,也有心疼,也有恨,也有无奈,眼睛瞟到远处的地下桥,一个主意成形。  

  他突然将车提速,说:“心心,你想死的话我陪你,看到前面地下桥的墙壁了没有,我加快速度撞上去,我们就都解脱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严肃而认真,让楚心语愣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不要!我不要你陪着我死!快停下来!快停下来!……”。  

  他的眸里闪过一丝狡黠,继续高速不止。  

  她已经有了哭腔:“之洲,我求求你,快停下来吧,你是这么好的一个人,你怎么能死呢?你还这么年轻,你明明这么的耀眼!”  

  他装作不耐:“你都要死了,还管我做什么?你都想撒手不要我了,我还活着干什么?你都不在了,我还耀眼给谁看?”  

  她心里更加的害怕,她想去夺他的方向盘,可是又怕争夺中反而出了什么事,她只能继续劝他:“我死了你可以再找一个伴啊,没必要为了我……”。  

  他闻言狠狠的瞪了妻子一眼,吓得她的话卡在那里,出声冰冷:“我其他谁都不要!你想死我只能陪你了,我舍不得你在黄泉路上孤孤单单的。”  

  说着,车子的速度明显又加快了,楚心语惊慌的看着车上的速度表,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看着地下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终于说:“我不想死了,快停下!”  

  他的眼睛里满是得逞的光芒,放缓速度开进了地下道。  

  她终于长出一口气。  

  然后就听到了他的声音:“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没有逼你啊,你既然说了就不能反悔了,以后再也不要让我听到你说这样的话了!”  

  “……”,他没有逼她?没有?  

  周二去上班的路上,楚心语又接到了霍行云的电话,说他一定会把她成功娶回家的,再一次让她尽快跟容之洲离婚。  

  气的楚心语想杀人:“霍行云你脑子有病是不是啊?我都已经说了我不会离婚了,并且现在我发现我一点都不爱你了,你还是去找芊芊去吧,对了,芊芊去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她。”  

  霍行云呆愣了一下,芊芊不见了?他心里蓦地又是一空,但他很快忽略了那种感觉:“心儿,你怎么可能不爱我?你又在骗我,也在骗你自己。你不用觉得芊芊是你的负担,爱是自私的,不能为了别人而牺牲我们之间的爱,谁都不行,就是为了你们的儿子也不行!”  

  提到小小容,楚心语更火了:“爱是自私的没错,可是也不能因为爱而伤害到其他人!再说我现在真的不爱你了!真的已经不爱你了!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给你那种我爱你的错觉了。我在这里跟你说声对不起好吧?以后也请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说完她也不等他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将他的手机号加进了黑名单。  

  一个上午的时间,她又收到了他的N条短信,弄得她不胜其烦。  

  霍行云以前也不是这么穷追猛打、这么恶劣的人啊?莫非真的是她对他太缺乏了解了?  

  她在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的情迷,而选择跟丈夫离婚跟了他,否则自己只能自食恶果了。  

  她现在反而感觉芊芊离开这样一个男人是对的,只是,芊芊到底去了哪里?  

  她都懒得去看自己手机上的短信了,所以也就没有发现下午的时候刘芊芊发给她的短信。  

  等到晚上她睡着了,容之洲帮她把手机充上电的时候,发现她手机上有好多条短信。  

  他一时好奇,点开了看,有一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是刘芊芊的新号码,说她现在回到总公司工作了,叫心心和舒梦欣不要太想她;其它的短信全部都是霍行云发来的。  

  他一条接着一条看,越看他的心就越安定。  

  霍行云还是不够了解心心,他这样只会把她越推越远。  

  早起的时候,容之洲告诉自己的妻子,他看了她的短信,刘芊芊说她回到总公司上班了,他替她保存了刘芊芊的新号码。  

  楚心语立马给芊芊拨了过去,听到好友平和的声音,得知好友安全无虞,她的心终于安稳了一些。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万贤公司的业务员们终于一个一个的爆发了,开始只是小声的讨论,后来发展成大规模的吐槽。  

  先前那几天去抢优聘网的单子的时候很容易,可是这两天越来越难,那些公司说优聘网给他们报的价只是他们的一半甚至更低;而他们对某些客户提出可免费给他们做,那边也是用一种可有可无的语气说那可以啊,结果随后他们就在优聘网的网站上也看到了那些公司。  

  最令他们不解的是:他们万贤招聘网的一些忠实客户,也说他们这次选择了跟优聘网合作。他们问客户为什么,客户只说是免费的,其它什么都不愿意再跟他们讲。  

  公司里一片混乱。  

  到周五快下班的时候,几个销售部的经理商量好了一起去找的陈朔,目的是一起去见总经理。  

  陈朔问原因,一个经理支支吾吾的说了个大概。  

  陈朔皱眉,这件事这两天他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他走过去的时候,那些员工都闭了嘴。  

  不过,老板这几天心思好像不在工作上,他每次进去的时候都看到老板不时的盯着手机发呆,要不是因为这样,老板怎么会没察觉出公司现在出现了这样严重的问题?  

  他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直接领头,带着众销售经理们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进”,霍行云刚说完,一干人等哗啦啦的站了满屋,弄得霍行云一愣,脸一沉:“这是干什么?”  

  然后陈朔先向老板道了歉,然后一五一十的向老板说明了情况。  

  霍行云的脸色越来越沉。  

  好!姓容的好手段!  

  他原本是想逼的姓容的公司大受影响,然后来找他和解,到那时候他就可以跟姓容的讲条件了。  

  而他的条件也就只有心儿而已。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现在陷入艰难境地的居然是他自己的公司!并且这才几天?也不过才短短的一周而已!他手下的人居然这般的无能?  

  他冷冽的看了看自己公司的各位精英人士:“你们说现在该怎么办?”  

  众经理面面相觑,有一个说:“要不咱们全部免费吧?这样应该还可以抢到优聘网的很多单。”  

  霍行云和几位经理都瞪着他:懂不懂经营?全部免费了他们的工资从哪里出?公司的花销从哪里来?  

  那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上冒出了冷汗。  

  “你们几个怎么说?”霍行云又看向其他人。  

  却没有人再站出来说话了。  

  陈朔看老板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说:“总经理,要不‘抢单活动’到今天就结束吧,不然少不得要两败俱伤。”  

  他看着老板,他其实想说的是万贤伤亡惨重,因为优助公司除了网络招聘,到底还有普通招聘、猎头、培训、管理咨询等诸多业务,但是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霍行云盯着陈朔,半晌不语,脑筋在不停的转动,分析着其它可行的办法。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公司一直号称的专业和专一,成了最大的痛脚。  

  他现在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力资源管理者一个个的都如此的不识货?万贤招聘成立的时间早,在求职者中的根基更牢固,也更为专业,他们却为什么就轻易的改旗易帜了?  

  难道他们对万贤招聘网的感情就这么的浅?对万贤招聘网的依赖度就这么的低?  

  他不想承认自己这次的决策是错的,他更不想承认自己是真的输了,他不想的……  

  可是,他已经没有了第二条出路。  

  结束了“抢单活动”,心儿现在也联系不上,打电话提示是空号,发短信没人回,他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他终于说:“就照陈助理说的办吧,此事全权由陈助理负责,不要再拿这件事来烦我了。”  

  他不再看他们,对他们挥了挥手。  

  众人面面相觑,想说什么,却被陈朔用眼神制止了。  

  老板最近很不对劲,陈朔早就看出来了。  

  可是他是一毕业就跟着老板的,他有如今的成就全是老板带给他的,不管出了什么事,他都会坚守在老板的左右。  

  辛伟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萧茹,陪她看肥皂剧。  

  他已经向她求婚了,而她虽然有犹豫,但是最后也答应了,他感觉他现在特别的幸福。  

  他们正在看的这部电视剧已经大结局了,新片预告出来了。  

  萧茹正想趁着广告的空档去上个厕所,却在听到电视里的预告声后停住了脚步。  

  电视里放着新片的花絮,旁白如下:她,曾经是他放在心尖上、许诺要娶的初恋,却因为他忘了给她买一个复读机,而决绝地离开了他;她,是他第二任女朋友,他竭尽全力的追逐,终于将她追到手,可是他却失了兴趣;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