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九十六章(下) 有人陪总比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要好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1861 2016-01-16 21:17:45

    容之洲“吭”了一声,几个男人都赶紧收回了放在楚心语身上的眼神,面色讪讪的四散而去。  

  楚心语也回神了过来,看到面前的丈夫,甜甜一笑:“商量好解决办法了?”  

  容之洲挑眉:“如果我说没有呢?”  

  楚心语看着他的脸色,一时看不出真假,然后想了想说:“反正优聘网早已名声在外,也不需要做太多的推广了,倒不如刚好趁此机会对公司的业务重新做下整合,将其它业务慢慢转型成主营业务,这样万贤招聘以后再想找优助做对手,都找不到使力点了。”  

  容之洲又一次为自己的妻子心折,他们几个大男人坐在会议室里讨论了半天,商量出来的也不过是这么一个结果。  

  他眼里爱意和钦佩交杂,笑着问:“什么时候想出来的?”  

  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刚刚。”  

  他心里更为惊异,伸手就拉起了她:“我的心心更成熟了!”  

  “哪有?”她没觉得啊。  

  “我说有就有。走,回家休息会儿,晚上还要去看花灯呢。”  

  刘芊芊给容之洲打过电话之后,心里踏实了不少。想着晚上还要去逛灯会,就直接回了家。  

  从下午三点开始,她心里就在期盼着丈夫的电话。电视里演的什么她根本就看不进去。  

  她都感觉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坏了?要不怎么会一直没有动静呢?  

  她关机又开机了两三次,又担心她刚好关机的时候他打来电话,也不敢太过频繁。  

  就这样一直等到五点半,她实在忍不住了,打了电话给他,结果手机关机,她又打去了他的办公室。  

  过了好久电话才有人接听,她心里一喜:“老公,还没忙完吗?灯会快要开始了呢~”,她不自觉的撒娇。  

  那头静默一会儿,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夫人,老板下午三点左右就离开公司了……”。  

  后面那人又说了什么她根本就听不到了,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卧室里躺下,泪忍不住的簌簌而下。  

  张驰半天没有听见她回话,心里闪过一丝落寞,就在他要挂电话时,忽然听到了类似抽泣的声音。  

  他的心一紧,不自觉的就出了声:“你在哭?”  

  刘芊芊原本只是低低的抽泣,这会儿因为有人知道了,她的悲伤突然就如决了堤的洪水一样,一瞬间传至了四肢百骸。  

  她不由的哭出了声,并且越来越大声。  

  听的张驰的心生疼,他感觉到了她浓重的悲伤,想出声安慰但又无从开始。  

  他听着她的哭声,回想了一下这是怎么开始的,对,老板,她开始明明是开心的,可是在听他说老板早走了之后就哭了。  

  他又回想起今天办公室里属下的讨论,一时间脑子里也是乱乱的。  

  他原本是感觉自己毫无机会的,但是此时,他心里又生出了几许希望。  

  他刚想安慰她,她却开了口:“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嘤嘤嘤……”。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客户面前的夸夸其谈劲儿都跑到哪里去了,这会儿觉得自己嘴笨的很。  

  他张了张嘴,但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明明我今天很早就提了,让他陪我看花灯去!他说忙,可以,我体谅他,可是现在呢?他不但早早的就离开了公司,还关了机!他到底是在闹哪样?我哪里做的不好?我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他倒是说啊!嘤嘤嘤……”。  

  听着那边伤心欲绝的哭声,他突然就来了勇气:“要不晚上我陪你去看花灯?”  

  “……”,刘芊芊的哭声停了一下,愣了半晌,忽然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好,就你陪我!对了,你是哪位啊?”  

  张驰说完那句话后就后悔了,却不期自己心中的女神居然同意了!  

  他的内心是狂喜的,虽然她并不记得他,让他心里产生了小小的失落感,但是喜悦很快就将那点失落感淹没了!  

  “我是销售二十八部的部门经理张驰啊,你不记得我了?”他急切的说。  

  销售二十八部?部门经理?张驰?她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没关系,有人陪总比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要好。  

  她要从今天起改变自己,再也不会让自己心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他了!  

  她要自己去玩,她要自己找点事干,她不要闲着!  

  “呵呵,那你现在过来接我吧,我家地址你知道吗?”她尴尬一笑,然后说道。  

  “你说,我记一下!”他对她家的地址其实早已烂熟于心,只不过他没办法说知道罢了。  

  “嗯,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大概需要半个小时。”他说。  

  “好,那待会见喽。”她的心情好了许多。  

  张驰回到办公室里,脸上有忍也忍不住的喜色,让还未离去的下属郝能辉一眼看了去:“老大,今天有什么好事吗?说出来让我也沾沾喜气!”  

  张驰瞪了下属一眼,威慑力却不足以往的一半:“有好事为什么要跟你说?工作不见提高,八卦的能力倒是见长!”  

  郝能辉很无辜,好吧,他不问了好吧。还以为心情好的老大会好说话一点,没想到还是一样的!  

  人民公园里,容之洲抱着小小容,边上走着楚心语和容母,高高兴兴的赏着花灯。  

  忽然楚心语扭过头向身后张望:“咦?”  

  “怎么了?”容之洲问。  

  “刚才过去的那个女人看着好像芊芊啊!”她疑惑,真的好像,可是旁边的那个男人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