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八十六章 如此,便可以离她近一些了吧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4846 2016-01-09 21:36:22

    第八十六章  

  那个敬酒的男同事看着他:“你们家?”  

  楚心语一喜:“老公,你来了!”  

  坐在旁边的殷晓柔还是三年以前见过的容之洲,那时候他还没有成立自己的公司。  

  但是他的相貌辨识度是如此之高,她刚才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他的五官变得更加的立体刚毅,人也变得更加的沉稳优雅,刚才霎那间散发出的凌厉之气让她心惊,让本来想跟他打个招呼的她莫名的就失了勇气。  

  旁边桌子那里坐的是公关部的员工,姜海媛惊呼:“哇塞!Daisy的老公现在变得更加有男人味了,同志们,有没有啊?”  

  公关部里的好几个员工当时也是见过容之洲几面的,听到姜海媛的话都转头向容之洲那里看去。  

  晋玉成原本是过去给总经理和刘助理敬酒的,自己部门那个方位的嚷嚷声太大,他听到了容之洲的名字:他也来了吗?  

  刘元泽也听到了,那个男人他记得,初步接触的感觉就很好,交谈之下就能感觉到他温润的外表下是一颗不安于现状的心。  

  果然,去年的时候,他经常听其他公司的高层提到一个公司——优助管理咨询,说服务态度、实际效果都很好,虽然收费高,但也是绝对的物超所值。  

  听的多了,自然就好奇了,他一日闲来无事登上他们公司的网站去看,公司简介中有关于他们公司创始人的介绍,一眼看去:这不是Daisy的老公吗?姓名也是完全一样。  

  他震撼了许久,也曾想过向楚心语求证,但他又想起了与她有交情的,当年就颇有名气的万贤招聘的霍总,就觉得完全没必要了。  

  他不自觉的又高看了楚心语一眼。  

  莫云山也听到了那边的嚷嚷声,问晋玉成:“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间这么热闹?”  

  晋玉成说:“是楚专员的对象来了。”  

  莫云山挑了挑眉:“楚专员的对象?听这声音貌似魅力不小啊!是不是个油头粉面的小白脸啊?不然这些女员工怎么都跟疯了似的咋咋呼呼的?”  

  晋玉成和刘元泽的头上同时闪过黑线,晋玉成想说话,却没料到刘助理先开了口:“莫总真是幽默,楚专员的对象可不止是一般的小白脸,他现在是优助管理咨询公司的老总,生意做得不错。”  

  优助?莫云山眼睛看向晋玉成,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他就是委托这家公司的猎头聘来的他。  

  晋玉成看出了总经理眼中的疑问,冲他点了点头:“就是他们公司。”  

  莫云山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早知道楚专员的老公就是优助的老板,他当时还需要掏钱去聘人吗?或许聘人都不需要了,直接照元泽说的——让Daisy做这个人事经理,她即使做不好,她老公公司里也有大把的人可以帮她成长的!  

  还有,他一直在犹豫想对公司做些改革,只是舍不得花钱,这下岂不是又可以省上一大笔钱了?  

  他的眼睛里满是精光,瞬间觉得这场无聊的聚餐意义重大多了,他郑重的说:“元泽、玉成,走,我们也过去会会这个……”,他才意识到他不知道怎么称呼那人。  

  刘元泽忙接话:“容总。”  

  莫云山眼中又一次闪过对刘元泽的赞赏:“对,会会优助的容总去。”  

  向楚心语敬酒的那个男同事早就羞愧的走回了座位上,虽然楚心语是已婚人士在公司里不是个秘密,但是她就像是株高洁的莲,美而不妖,偏偏还温婉亲和,是个矛盾又和谐的女人,他还是不由的心生向往。  

  他执着的让她喝酒,也不过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离她近一些罢了。  

  可是她的老公突然出现,而且生的是那般的俊逸,举手投足之间颇有些贵气,与她站在一起是那般的和谐光亮,他一时就胆怯了,说了声“抱歉”就逃也似的离开了。  

  莫云山他们走到楚心语的那桌时,公关部的那几个围绕在她和容之洲身边的女人们正在对夫妇俩打趣儿,楚心语脸都红了。  

  还是殷晓柔先看到的:“莫总、刘助理、晋经理。”  

  此言一出,公关部的那几个女人瞬间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用餐。  

  楚心语:“莫总、刘助理、晋经理好,是不是吵到你们用餐了?真不好意思,我马上让他走。”  

  “没有没有”,莫云山满面笑容,朝容之洲伸出手去:“容总大驾光临,我欢喜还来不及呢,哪会舍得让他走呢。您好!容总,我是莫云山。”  

  容之洲也笑着握上了他的手:“您好!莫总,平时承蒙您对我家心心的照顾,多谢!”  

  莫云山笑得更加灿烂:“这桌上太挤,可否能请容总到那边一聚?”他示意他们刚才坐的那桌。  

  容之洲看了看公关部那桌,又看了看自己的妻子,然后说:“我看贵公司已经用餐用的差不多了,而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家宝宝肯定想妈妈了,我只想早点带孩子的妈妈回家。要不,改天我请莫总,还有刘助理喝茶?”  

  说着他朝刘元泽点了下头,以示打招呼。  

  刘元泽也朝他点了点头。  

  莫云山没想到他认识刘助理,也没想到他会拒绝,但他又说了改天请喝茶,又看了看楚心语,心下有了决定:“那好,我们就这么说好了啊,改天有空一起喝茶。”  

  容之洲:“一定,一定。”  

  莫云山看着他紧握着老婆的手,笑眯眯的说:“容总和楚专员的夫妻感情真好,那这样吧,楚专员吃好后就可以跟着容总回去了,收尾工作让玉成带着其他人来做。玉成!”  

  晋玉成忙应声:“好的,莫总。”  

  容之洲说:“那就多谢莫总了,也谢谢晋经理。”  

  “哪里哪里,那我们就过去了?”莫云山说。  

  “好的。”容之洲应了声。  

  晋玉成说:“容总,坐!”  

  殷晓柔忙走到别处坐下,把位子留给容之洲。  

  容之洲笑言:“谢谢晓柔。”  

  殷晓柔脸一红:原来他还认识自己的啊!  

  容之洲陪着坐了一会儿,跟晋玉成说了会儿话,见已经有人离场了,问楚心语吃好了没有,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就向晋玉成道了别,拉着楚心语离开了。  

  楚心语脸上的热度一直未退,坐进车里,她才说话:“老公,你现在的影响力有这么大了吗?连莫总都对你客客气气的!”  

  容之洲倾身过去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你们莫总对我客气,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可能真的跟我的影响力有关;第二,可能是他有所图;第三,可能是因为你;第四,可能是因为我帅的人神共愤!”  

  “噗嗤”,楚心语斜眼看他:“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呢?有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吗?”  

  容之洲笑笑,说:“想不想知道我对你好的原因?”  

  楚心语眼珠转了转:“我想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我很漂亮;第二,我很有魅力;第三,我对你好;第四……你爱我!”  

  容之洲哈哈大笑:“你往自己脸上贴的金难道比我少?”  

  楚心语“哼”了一声:“近墨者黑!”  

  容之洲伸手握住她的,认真的看着她:“我对你好的原因很简单,把第四条复制到第一、二、三条上就是答案。”  

  然后放开她的手,专心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把第四条复制到第一、二、三条?那就是……,她的心里甜丝丝的,看着他的侧脸,再一次感激上天。  

  他们在家里休息了一日,然后才驱车回了老家。  

  把容母送回家以后,他们带着小小容去楚家住了两天。  

  楚父楚母对外孙自是喜爱非常,小小容已经将近1岁8个月了,走路已经走得很稳当了,也已经会说简单的话了,楚父楚母两人轮番的逗弄着外孙,高兴的脸上笑开了花。  

  楚宏远也已经结婚了,娶的是邻县的姑娘,姑娘长得水灵,心也善,现在跟楚宏远一起在X市区上班。  

  不过他们俩还没有放假,据楚母说,两人都要到除夕的前一天才放假呢。  

  楚心语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老公是会蒸馒头的,这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自己的丈夫帮着母亲揉面团,做枣花馒头,她惊讶的合不拢嘴。  

  容母看着容之洲出手的精致作品,也是赞叹不已。  

  楚心语喃喃道:“连这个都会,真是太妖孽了!”  

  容之洲听见后停下来挑眉看着她,正要开口,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抢在了他的前头:“对,粑粑腻害!”  

  一句话让三人都笑翻了。  

  楚心语抚摸着儿子的头:“对,你爸爸好厉害!”  

  容之洲这下看自己的儿子顺眼了许多:“乖,真是爸爸的好儿子!”  

  楚心语斜了他一眼,又对自己的儿子说:“那妈妈厉害不?”  

  小小容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妈妈:“粑粑腻害……麻麻……麻麻……”,他好像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一样,求助似的看向了自己的爸爸。  

  容之洲哈哈一笑:“妈妈没有爸爸厉害,是不是?”  

  小小容赶紧“嗯”了一声。  

  那一声奶气十足的“嗯”,刺激的楚心语嘴角一抽,敢情她是白疼这个小奶娃了是不是?  

  她看到容之洲那副得意的样,更郁闷了:“哼,小白眼狼!宝宝出去帮姥爷烧火去。”  

  “烧火……好。”小小容慢悠悠的说,然后迈动着自己的小腿朝门外走去,楚心语连忙跟上。  

  “家里有个小孩子就是热闹!”楚母对容之洲说。  

  容之洲的嘴角维持着上扬的姿态:“对啊,热闹多了。”  

  今年是容佳怡婚后第一次回门,依着本地的风俗带着自己的丈夫王清允大年初二回来的。  

  容之洲对自己的这个妹夫不是特别的熟悉,但既然是妹妹喜欢的、想嫁的,那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容佳怡看着自己的小侄子也是喜欢的很,非要抱抱他,但是小小容就是不让她抱,两人满屋子的追着跑。  

  惹的楚心语笑声不断。  

  正在跟容之洲说话的王清允目光瞄了瞄楚心语,这时小小容刚好跑到妈妈身边,小身子一挤,挤进了妈妈怀里,楚心语耐心跟儿子说:“宝宝,让姑姑抱抱好不好?姑姑想你想了好久了呢。”  

  小小容的小眼珠咕噜咕噜的转了转:“姑姑……不香香。”  

  容佳怡眉头闪过黑线,她哪里不香了?  

  楚心语尴尬的冲容佳怡笑笑,又接着诱哄儿子:“可是姑姑很甜啊,姑姑那里有糖糖哦,宝宝不是最爱吃糖糖了吗?”  

  “糖糖?”小小容目光一下子回到了自己的姑姑身上。  

  容佳怡忙从高桌子上拿了几颗糖果在手里:“小小容,看,糖糖,过来,姑姑给你吃哦!”  

  小小容顿时眼睛里只有糖了,从妈妈怀里挣脱出来朝着姑姑而去。  

  王清允没发觉自己笑了,容之洲还以为他是因为小小容的可爱及好哄,也笑了:“清允也很喜欢小孩子吗?”  

  “啊?哦。”他光顾着看楚心语了,实际上并不知道容之洲跟他说了什么,她身上的知性温婉,还有对小孩子的谆谆诱导深深的吸引了他。其实他刚才进门的时候就一眼被她所吸引,脑中闪过一个词:“一见钟情”,却没想到她是佳怡的嫂子,心中当即涌上了浓浓的失落。  

  “你刚才问能不能在X市开我们优助的分公司是不是?”容之洲刚才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妹夫的这个想法倒是可以考虑。  

  王清允正色道:“是,我听佳怡说过你们公司之后,我有上网了解过你们公司,觉得很符合社会的发展。我想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是这么朝阳的一件事,为什么不毛遂自荐一下?”  

  容之洲点头:“听佳怡说你是学工商管理的?现在在一家商贸公司跑业务?”  

  王清允:“是的,我自己本身是学管理的,而且我还有做销售的经验,对X市又熟悉,我来发展优助公司在X市的业务最好不过了。”  

  容之洲对于他的想法还是比较认同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对我们公司的各项业务不熟悉是个问题。”  

  王清允思考了一会儿,目光瞟到楚心语,心里一动:“我可以先去你们公司各部门轮流学习一段时间,等熟悉的差不多了,你再从总公司派一个人来X市来辅助我一段,相信我就可以做好了。”  

  容之洲倒是对自己的这个妹夫另眼相看了:“倒是可以试试,不过你大概什么时候辞职过去呢?”  

  王清允又瞟了瞟楚心语,她正在陪着容母剥花生,不时的还微笑着跟容佳怡说上两句话,他感觉自己的心痒痒的,都由不得自己了:“春节过后我就跟现在的公司辞职,然后过去怎么样?”  

  容之洲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佳怡正在抱着小小容玩玩具:“这么快?你不跟佳怡商量一下吗?”  

  王清允收回目光,语气十分坚定:“成功有时候需要孤注一掷,别人的意见也只能听听而已,做决定的还得是自己。”  

  容之洲笑笑:“你要是去了S市,佳怡想你了怎么办?我听佳怡说起你的样子,是一刻也不愿意跟你分开的。”  

  王清允心里一动,话脱口而出:“嫂子也很粘哥吗?”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自己唐突了,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容之洲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看他一脸尴尬的样子随即释然了:“非工作日还是挺粘人的。心心自己有分寸的。”  

  王清允想起佳怡,结婚后曾无数次的在工作时间打电话给自己,非粘着自己陪她聊天,小孩子脾气太重。结婚前他觉得是情趣,她能粘着他,他觉得她是太在意他,可是现在——他不胜其烦,都有些后悔跟她结婚了。  

  王清允苦笑了一下:“哥真是好福气!”  

  容之洲挑了挑眉:“怎么?佳怡哪里做的不好吗?佳怡也就是有些小孩子脾气,心地还是蛮好的,对你更是全心全意,你多担待些她吧。”  

  王清允默了,容之洲说的都对,可是他希望她不要太粘自己了,这样很耽误工作的,也让他渐渐成为了同事们的笑柄。  

  “嗯,我知道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年后辞职之后直接去找哥行吧?”王清允期冀的看着他。  

  容之洲笑了:“好啊,只要你能搞得定佳怡,我没意见。”  

  王清允也笑笑:“那我以后就跟着哥混了。”  

  他又不自觉的看了看楚心语:如此,便可以离她近一些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