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八十五章 我们家,有家规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4149 2016-01-08 18:59:32

    晋玉成很激动:“没想到能看到您本人,我一直很仰慕您的,能赏脸一起去喝杯茶吗?”  

  容之洲想了想,到昨天晚上为止,本年度的重要工作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他说:"好,我先打个电话给我的秘书。“  

  晋玉成说:“好,我也刚好给下属安排下工作。”  

  “沈秘书……今天上午我不去公司,培训部的方案等我回去了再处理,其它的事情全权由风经理处理。”  

  晋玉成还没打完电话,容之洲恰好听到一句:“对了,你和优助的容总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坐着他的车来上班?”  

  那头也不知道回答了个什么,晋玉成怪异的看向了容之洲,发现他正在看着自己,神情变得不自然了起来:“哦,下午下班我要看到具体的方案,就这样。”  

  他有些尴尬的冲容之洲笑了笑:“我只是好奇。”  

  容之洲笑笑:“没关系,不知道我的妻子刚才是怎么形容我和她的关系的?”  

  妻……妻子?心语竟然是他的老婆!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来这个公司之前,本来刘助理是属意楚心语来当这个人事经理的,这个当初总经理决定用他的时候就跟他说过的,说人事专员楚心语悟性和能力都不错,让他好好培养她。  

  心语知道不知道这个事?  

  看容总一副对他毫无印象的样子,说明他很有可能也是不清楚的,那么心语估计也是不知道的。  

  哈,如果她知道了会怎么想呢?自己老公的公司挡了自己的升迁?  

  多么的讽刺!回头倒是可以考虑找个机会问问她,看她什么反应。  

  容之洲看他半晌不语:“我越发的好奇了,心心说我是她的谁?”工作之余,他就对自己的妻子最有兴趣。  

  心心?感情还不是一般的好。  

  他弯了弯嘴角:“她说我认错人了,说您不过是她们家的一个男保姆。呵呵,尊夫人真会开玩笑。”  

  男保姆吗?确实不错,要好好的伺候她,不但要让她平时心情愉悦,还要在床上把她弄舒服了,事后还要为她做好清理。整个的一条龙服务,他相当称职。  

  他脸上的宠腻之色太重,让晋玉成晃了神,他事业做的如此的成功,跟老婆感情还这么好,真真让自己羡慕。  

  再想想自己家,整天就是吵啊吵的,话不投机半句多的状态,两人对彼此都看不顺眼,回到家里就像是进了另一个战场,让白天工作本来就很累的他感觉更累,睡一觉也似乎不起任何作用。  

  “心心说的也没错,我在外面是个老板,回到家也不过就是她的一个保姆。呵呵。你是不是没有开车,坐我的车去吧,附近哪有好的品茶场所?我请你。”  

  他先是震惊于容之洲说自己就是老婆的一个保姆,然后又被他说的请他而受宠若惊:“那我就麻烦容总开车了,至于说要请的话,还是我请!”  

  容之洲不置可否,朝他示意:“上车。”  

  他忙坐进副驾驶,心里倍感荣幸。  

  容之洲能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将优助发展成如此规模,让他佩服不已,他想跟一切比自己成功的人打交道,不是有句话说嘛:一个人能否成功,就看他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如果你的身边都是些成功的人,那么你离成功也就不远了。况且自己的下属还是对方的老婆,想来与他交个朋友应该不是件多难的事。  

  萧茹到优助办公室的时候,一个员工正在锁门,他看到她便问:“请问有什么事情需要优助为您效劳的吗?”  

  萧茹说:“今天你们公司的人走的都好早啊!”  

  那个男孩笑了笑:“是啊,天这么冷,一下班当然都要赶紧回家了!”  

  “你是哪个部门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呃……你应该见过我吗?”  

  萧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笑了笑:“既然公司人都走了,那我也走了,拜拜。”  

  夏楠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走进了电梯。  

  “她是谁啊?一副对公司很熟悉的样子。我应该认识她吗?”他锁好门,也坐上电梯走了。  

  这时,从步梯口的门后,走出来一个人,望着电梯的方向发呆:“萧茹,你到底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老板的?”  

  他苦涩的笑了笑:辛伟你真是够了,这样一个女人你还留恋她干什么,她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你,你为什么就是放不下她?  

  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了她在他身下的娇媚,那天他们俩虽然没有最终把自己交付给对方,但是他对她的冲动是那么的强烈,他想要她!他只是出于对她的尊重才克制住自己放过她的,可是现在他后悔了,还不是一般的后悔。  

  张爱玲说过:通往女人心灵最短的距离是***他该死的就是放不下她,不如试试?  

  想到这儿,他飞快的走向电梯,按了下行键。  

  而刚坐上出租车的萧茹,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容之洲和楚心语所在的增彩公司的领导今年可谓是想到一块了,发出的通知都是本周六、周日补下周一、下周二的班,周日下班后办个年会,然后就算是正式放春节假了。  

  增彩公司的年会,主要是楚心语他们部门筹办的,其它部门各派出一人来辅助。当然了,在年会上最忙的还是楚心语和殷晓柔。  

  优助公司这边,最忙的要算沈卓雅和何美琳了。  

  表演节目环节,萧茹和辛伟被培训一部的员工们起哄着上台情歌对唱。  

  辛伟心中自然是很高兴,他今天特意请假早早的去萧茹公司接的她。  

  周四那天晚上,他尾随她回家,在她租住的地方,成功的尝到了她的滋味,果然如想象中的一般美好。  

  虽然醒来之后被她扇了两巴掌,但是事情是朝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的。  

  周五、周六他都有向老板请假早下班,晚上和周六、周日清晨,他如法炮制,以男性的优势成功的将她压制在身下,一遍又一遍的探索她的幽深和紧窒,她那美妙的滋味让他如痴如醉。  

  没得到之前还好,他还能容忍她的目光追随着容之洲,得到她之后,他恨不得将她拴在自己身上,让她只能跟着他,只能看着他,只能感受他!  

  萧茹挣扎着不想上台,辛伟握着她的手一用力,她就不得不跟着他上台了。  

  音乐声响起,是辛伟预先报上的节目——《知心爱人》。  

  萧茹浑身还是无力,连续三天晚上和两天早上被身边的这个男人不知餍足的吃了一遍又一遍,她都是勉强做完一天的工作的,下班之后她再也没有力气来优助公司堵容之洲了。  

  辛伟在她耳边不爽的轻声说:“配合我,不然今天晚上到明天早上,不,或者明天一天,我都会让你在我的身下不停的求饶的!反正从明天开始我不用上班。”  

  原本盯着容之洲方向的萧茹闻言打了一个寒颤,看了他一眼,然后跟着音乐的节奏:“让我的爱,伴着你,直到永远……”,辛伟终于放下心来,深情的看着她,等到了自己的部分,开口唱:“把你的情,记心里,直到永远……”。  

  业务部的夏楠看着萧茹,好一会儿才恍然:她是那天在公司门口跟我说话的那个女人啊!原来她是辛经理的女朋友!  

  容之洲不是不知道刚才萧茹在看他,甚至她这会唱歌的时候也在不时的瞟着他,但是看这几天辛伟如沐春风的样子以及下午辛伟总是以“终身大事”为由向他请假早下班他就知道,萧茹铁定已经是辛伟砧板上的肉了,搓圆揉扁还不是任由着辛伟?  

  他一次次准辛伟的假也是有私心的,当然也有这几天公司刚好也没什么事的原因,如果辛伟能将萧茹拿下,那也相当于为他和心心的感情路上减少了一个多余的绊脚石,何乐而不为呢!  

  呵,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如果他是辛伟,他也许也会这么对自己看中的女人的!当初只是看到心心和别的男人牵手,他就强迫她搬过来跟他住,想让她只属于他,那种占有欲他懂得,仿佛可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想到楚心语,他的面色柔和了许多,起身走到了门外。  

  萧茹追随他的目光闪过受伤,他一定是想到了他的妻子,手上一疼,她看向身边的辛伟。  

  辛伟眼带警告的看着她唱:“不管是现在”,她身体一激灵,接着唱:“还是在遥远的未来,我们彼此……”。  

  “喂,老公啊,你们不也正在演晚会吗?怎么有空打给我?”她特有的悦耳声音传来。  

  容之洲的嘴角自然上扬:“想你了,突然很想你。”  

  “心语,快,快过来,该我们上台报幕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他的耳中。  

  “老公,先挂了啊!”容之洲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笑着摇了摇头,他的小女人现在忙得都顾不上他了,没关系,今天晚上他会多要点损失补偿费的。  

  晚会后的聚餐上,萧茹趁着别人来向辛伟敬酒说客气话的时候,悄悄走到容之洲的身边:“小洲,我不想跟辛伟在一起,我爱的是你啊!”  

  一语让容之洲所在的这桌人都停止了动作,分外诧异的看向她。  

  容之洲所在的这个桌子上,坐的可都不是什么大人物,有公司的前台、沈秘书还有个清洁阿姨。  

  容之洲从不在公司喝酒,这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的,他也不让员工来敬酒,每次公司晚会聚餐他都是与这几个职位的人坐在一起安静的吃饭的,大家早已经习惯了。  

  沈卓雅别有深意的看着不自量力的萧茹,嘴角闪过一丝嘲讽,容之洲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她很清楚,老板娘的地位是有多么的稳固,眼前的这个女人貌似毫不知情,都已经跟辛经理出双入对了还有脸过来跟老板表白,脑子坏掉了吗?  

  刘思悦也嘲弄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喝酒喝晕了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下不但丢了自己的脸,还拖累了辛经理!  

  清洁阿姨的筷子不小心掉了下来,她自己才回过神来:“唉?我们总经理是有老婆的人,你不是那个辛经理的女朋友吗?不老老实实的待在你男朋友旁边,来这儿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萧茹恼怒的瞪了清洁阿姨一眼,却没料到清洁阿姨又开口了:“我们总经理夫人长得老漂亮了,脾气还特别的好,最主要的是我们总经理宠妻宠的要命,你确定你有机会?”  

  说完也不看萧茹的脸色,直接对站在一旁的服务员道:“妞妞,帮阿姨再拿双筷子!”  

  气的萧茹脸上铁青一片。  

  她泪光盈盈的看着容之洲,希望他能给了安慰,却没想到容之洲正在戳着手机。  

  “小……”,她叫他。  

  “心心,你们那里开始聚餐了吗?……哦,晚会刚结束啊,我们已经快吃完了呢……灌酒啊,让他们灌呗,我一会儿开车去接你,咱们不怕……呵呵,少喝一点还是可以的……那好,我挂电话了,拜拜。”  

  他温柔宠腻的话又像是在萧茹身上插了把刀,疼得她后退了几步。  

  刚好抵上了一堵温热,她回头一看,却是辛伟。  

  辛伟眼光犀利的看着她,让她感觉如芒在背,一时间不知所措。  

  “茹茹,你怎么跑来这边了,有人等着敬你酒呢。”他的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但是却让萧茹更加的恐惧。  

  她撒腿就跑了出去。  

  辛伟面色不虞,伸手摸到口袋中他从她的出租屋里无意间发现的备用钥匙,心里安定了些,一口喝下手中杯子里的酒,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过了十分钟左右,容之洲离开之前让沈秘书跟风经理说他提前走了,然后拿起外套,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他要去找他的妻子,然后一起回家。  

  他想象着如果心心今晚喝了酒,在他的身下该是多么的娇媚撩人,去年她们公司晚会后回家,他就有幸品尝到一次,那滋味,说不出的美妙。  

  他一边想着,看到绿灯亮了,踩下了油门。  

  当他走进增彩公司聚餐的地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妻子正神色尴尬的推拒着一个男同事敬过来的酒,那个男同事看着心心的眼神有着异样的光泽,他的神色一凛,快步走了过去,从男人手中夺过酒杯,沉声道:“我们家,有家规:不许在家以外的地方喝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