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七十章(上) 婚礼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2237 2015-12-15 20:27:45

    霍行云是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进来的。  

  他是昨天在楚心语的QQ空间上看到:她今天中午要在这里举行婚礼的。  

  楚心语没有发他请柬,也没有以电话、短信、微信、邮件等任何一种方式邀请他,他心里是酸楚的。  

  他昨晚睡得很不安稳,今天他又犹豫了良久,感觉做什么都不对劲儿。  

  想打电话给那个认识没多久的刘芊芊,想着也许能转移他的注意力,可是偏偏他打了N次电话,对方都是关机状态。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来了。  

  看着台上新娘打扮的心儿,是那般的貌美,脑中自然回忆起他们相处的种种。  

  他恨不得上台去带她走!  

  可是他不能!因为他怕心儿怪他一辈子。  

  心儿!心儿!你可知我有多想你、多爱你……  

  台上的刘芊芊感觉到有一个专注的目光一直看向她们这里。  

  她根据感觉望去:我的天!我怎么到哪儿他都能找的到?希望他能注意点场合,千万不要来纠缠她,不要来黏着她说话……  

  原来霍行云并没有注意到楚心语旁边的刘芊芊,但因她被这么一吓,一个微躲的动作,反而引起了他的注意。  

  霍行云微眯了下眼睛:这个伴娘看着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在哪里呢?  

  他脑中灵光一闪:是她!怪不得他打不通电话,原来她在这里当伴娘!  

  等等!她当伴娘?她和心儿是什么关系?  

  台上已经进行到新郎新娘互戴戒指的环节了,刘芊芊却正因为那道盯着她看的目光而浑身不自在,所以并未听到司仪说的:“现在请伴娘呈上两位新人爱的信物。”  

  先前已经走到台下的伴郎发现了刘芊芊的不对劲儿,忙去同事那儿要来事先多备的那对戒指呈到新人面前,仪式继续。  

  台下几个听清司仪先前说的话的人顿时哄笑,刘芊芊回神,羞愧的脸都红了,不过没忘感激的看赵家良一眼,赵家良回她一个“没关系”的安心眼神。  

  观礼席上的霍行云看着他们的互动,眉心一蹙,一种说不清的复杂感觉袭上心头。  

  婚礼的最后环节是新郎新娘站在台上向众宾客散发小毛绒熊仔。  

  用司仪的话说就是将幸福传递给身边的亲朋好友。  

  舒梦欣接到了两个,高兴的她一手一个小熊,身子左晃右晃的,看得身边的高浩天直皱眉头。  

  赵家良也接到一个,霍行云站着没动,竟也有一个直朝他的面部而来,他只有伸手抓住。  

  “芊芊!这里!接着!好运也送你一份!”说着,舒梦欣就朝着她丢过来一个。  

  刘芊芊看着手里接到的小毛熊,感激的看着舒梦欣。  

  她自然也看到正小心翼翼护着梦欣的高浩天,嘴上责备着女友,但她感觉到了他对好友浓浓的爱意。  

  她的目光又不自觉的看向霍行云,他正盯着手上的小毛熊看,一副沉思的模样。  

  “走,喜宴要开始了。”赵家良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她回了神,看到楚心语已经由容之洲搀扶着走下了高台。  

  她连忙跟上,过去帮心语托起拖曳的裙摆。  

  经过霍行云身边时,她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正盯着楚心语的背影看。  

  她心头闪过疑惑,不过仅仅一瞬,她就专心的跟在楚心语后面走了。  

  宾客们很快都去参加喜宴了,婚礼现场空空如也,除了霍行云,和时不时经过的服务生。  

  他低着头不动,直到经过的服务生提醒他:先生,喜宴在三楼,他才抬头道谢。  

  他望了望天花板,似乎想通了什么、放下了什么。  

  他转身,出门,上车,绝尘而去。  

  刘芊芊全程陪着楚心语夫妇,楚心语已经换成了短款的敬酒服,她这次只需要负责帮楚心语收红包就可以了。  

  而赵家良主要负责替新郎挡酒,两人合作默契。  

  敬酒到容之洲公司那几个员工和楚心语的部分同事的那桌时,那几个员工纷纷拿赵家良开涮,调侃他婚礼仪式上怎么那边帮伴娘什么的,怂恿他把伴娘搞到手。  

  赵家良一改工作中的强势,这会儿显得特别腼腆。  

  刘芊芊又羞又恼,恨不得马上跑掉。  

  终于酒敬过来一遍了,刘芊芊这才想起:“怎么没见他啊?难道他没跟着过来吗?”  

  随即她又在脑子里唾弃自己:“没事想他干什么!巴不得他不在我眼前晃呢!”  

  宴后,陆陆续续有宾客离去。  

  舒梦欣跟高浩天过来向容、楚夫妇告别时,楚心语问高浩天:“我说,你什么时候让我们家梦欣正式过门呢?”  

  高浩天一笑:“下周一怎么样?”  

  啥?舒梦欣惊讶的看着他。  

  高浩天对着她的眼:“择日不如撞日,明天我就带着父母去岳父岳母家求亲,后天我们就领证,好不好?”  

  舒梦欣半天回不过神来,他说的每一个字她都懂,可是为什么连在一块她就是不明白呢?  

  “看来我家梦欣不愿意嫁给你呢!”楚心语调侃。  

  高浩天一下子觉得没面子,但当目光移向舒梦欣的肚子时,脸色柔和了下来,柔声说:“宝宝,你妈妈不愿意嫁给爸爸呢!可怜啊!你以后只能跟一个坏脾气的后爸爸在一起喽!”  

  “你在宝宝面前胡说什么?”舒梦欣终于回神。  

  他耸了耸肩:“难道不是吗?你又不愿意嫁给我!”  

  “谁……谁说不嫁给你了?”舒梦欣声音越来越小,头已经低到不能再低了。  

  高浩天得意的一笑,对着容之洲说:“管好你媳妇,话可不能乱说,毁人姻缘是不道德的!”  

  容之洲笑笑:“没关系,能毁掉的姻缘便不是真正适合的姻缘,我全力支持我媳妇。”  

  楚心语冲自己的老公甜甜一笑。  

  “是啊,心语说的又没错。”舒梦欣小声说。  

  高浩天脸色微变,随即释然:“恭喜心语找到一个非常爱自己的老公!”  

  楚心语娇笑:“那当然了!谢谢!”  

  大家都笑,终于道别。  

  而此时的刘芊芊,正坐在其中一张餐桌旁狼吞虎咽,她快饿死了。  

  陪着她进餐的是赵家良。  

  不过好景不长,很快赵家良的那些同事就找到了他们。  

  那几个人起哄着,大有不把两人送作堆不罢休的意味。  

  刘芊芊可不管,抓起装礼钱的袋子就奔容、楚夫妇去了。  

  把袋子交给楚心语,道了别就走了,像是后面跟着洪水猛兽似的。  

  她刚走没一会儿,赵家良就出来了,朝着容、楚身边前后左右看。  

  楚心语心下了然,对着他说:“家良,你在找芊芊吗?”  

  赵家良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她……她走了吗?”  

  楚心语朝他笑笑,赵家良这个人是不错,不过他跟芊芊嘛,不好说,不好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