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六十八章 让老公等着真的没关系吗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2968 2015-12-13 18:19:26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不假。  

  除了最初刘、舒二人对楚心语的“逼供”,后来全是三个人久别重逢的续旧。  

  容之洲只是在她们对自己妻子“逼供”的厉害时偶尔做做“挡箭牌”,在上菜的时候辅助着摆好地方,不时给三位女士添添水。  

  舒梦欣一边听芊芊和心语说话,一边把筷子伸进新上来的鱼香肉丝里。  

  夹菜,放进盘子里,还没吃她就感觉胃里一阵翻滚:“呃~呃~”  

  三个人都停下动作看她,楚心语忙起身走过去,把她手边的水递给她:“怎么了?来,先喝口水。”  

  舒梦欣也不跟她客气,接过来就喝,半杯水下去,感觉好多了:“好多了,没事了,咱们继续吃……呃~呃~呃~对不起,呃~我去下洗手间。呃~”说完就跑了出去。  

  刘芊芊一脸愕然:“这是怎么了?”  

  楚心语也愣了两秒,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想法,她惊到了:“我去看看梦欣。”说完也朝洗手间方向去了。  

  容之洲若有所思,转头对还摸不着头脑的刘芊芊说:“心心在,不会有事,咱们先吃着。”  

  刘芊芊的担心没减多少,只是不好在一个男人面前太多表现,只闷声吃菜。  

  洗手间里,舒梦欣趴在洗手池那里呕个不停,楚心语站在她身边陪着。  

  终于,舒梦欣停止了呕吐,脸变得有些苍白失色:“走吧,芊芊他们还等着我们呢。”  

  “梦欣,你跟高浩天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呢?别再像刚才那样跟我打哈哈。”  

  舒梦欣身子一僵,脸上涌现出悲伤和落寞。  

  楚心语何曾见过这样子的梦欣,心里一阵不妙:“怎么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舒梦欣的眼泪漱漱直下,一把抱住楚心语:“心语,我好难过,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跟我原来认识的人一点也不一样!唔嗯嗯……唔嗯嗯……”。  

  好友哭得楚心语也好难受,她轻拍好友的背,柔声说:“走,我们找个私密的地方聊聊。”  

  她给容之洲发了条短信,说梦欣身体不适,她先送梦欣回家去了。  

  正在有一搭没一搭吃着菜的刘芊芊一听到短信声,眼睛嗖的一下盯上了容之洲的手机。  

  容之洲感觉到刘芊芊的目光,慢条斯理的点开手机,看过之后朝刘芊芊笑笑:“心心说舒梦欣不舒服,先送她回家去了。”  

  啥?梦欣不舒服?刚刚梦欣的样子就不对劲,不行,我得去看看。  

  她这样想着,拿起手机就给楚心语打了过去。  

  楚心语说她们正在走往附近的梦亭公园的路上,听芊芊说要过来,她描述了详细地址就挂了。  

  刘芊芊慌张的拎起包就要走,又想起还有一个人在这里,就顿下来歉意的说:“我要去看看梦欣。”  

  容之洲说:“好,去吧。”  

  刘芊芊离去,剩下容之洲神色莫测的待了一会儿,也结账离去。  

  梦亭公园里,刘芊芊和楚心语一左一右的坐在舒梦欣的旁边,听她哭诉和不时安慰她、帮她出主意。  

  原来,自从去年年中,舒梦欣因为对公司上司不公平的处置方式不满,一气之下辞了职。刚好高浩天的助理休产假回家待产,高浩天就问她要不要过去帮他,她想着高浩天应该不会处事不公,特意偏向别人吧,就高高兴兴的去做他的助理了。  

  高浩天确实不愧为一个好上司,对下属一视同仁,对事不对人。  

  他偶尔因为公事吵她两句,她也欣然接受。  

  只不过最近,在家里,他俩动不动就吵。  

  高浩天说她再也不复原来的温柔,变得有些强势,处处顶撞他。  

  她说他大男子主义,只想看着她对他百依百顺,不能有自己的主见。  

  在公司里,他要她听他的,她无话可说;回到家里,凭什么她不能有自己的主意,为什么还要处处听他的?  

  他凭什么?她也是个独立的人啊!她难道就不能有些不同意见?  

  那样的话,她宁愿自己一个人过!  

  谁离了谁不能活?!或许她当初真看走眼了,她怎么会有他是谦谦佳公子的错觉?  

  她恨死了当初的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那个男人?  

  前天晚上,两人又是一阵吵,她吵着要分手,高浩天坚决不分,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最后,他将她按在床上,好好折腾了她一夜,她迫于他的淫威嘴上说不分手了,但她醒来之后,还是耿耿于怀!  

  今天,她打电话给芊芊,听说楚心语跟容之洲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她也是惊讶不已,然后再想想自己,黯然神伤,听说他们夫妇俩要请芊芊吃饭,她也就不请自来了。  

  走之前高浩天还可怜兮兮的说晚上他没饭吃了,吃!吃!吃!老娘不爽,还管你有没有饭吃?!  

  刘芊芊听得也是义愤填膺,大男子主义什么的她最看不上了!  

  她说:“梦欣,你放心,等我见着他了,一定替你好好骂醒他……心语,你拉我干什么?”  

  都说“劝和不劝离”,虽然他们俩还没有结婚,但是梦欣这个样子好像怀孕了,感情的事谁也不好说,所以她拉了拉芊芊的衣角,希望能阻止她说下去。  

  “先别说了,我有事问梦欣。梦欣”,她严肃的看着舒梦欣:“你那个……多久没来了?”  

  “哪个?”舒梦欣迷茫道。  

  “……大姨妈!”楚心语压低声音说。  

  舒梦欣一愣,神情由惊讶、难以置信、欣喜变成哀伤,又变成纠结。  

  刘芊芊也是惊了:“梦欣你……你……”。  

  舒梦欣眼泪汪汪的看着楚心语:“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真有了孩子……我该怎么办?”  

  “你还爱着他吗?”  

  “我……不,我讨厌他!我想跟他分手!可是……”舒梦欣右手抚摸着肚子:“可是……”。  

  刘芊芊也犯了难,但是也一时没了主意,怪不得心语刚才要阻止她。  

  楚心语看明白了,心里叹了口气:“梦欣,你先去做个B超,如果是真的就告诉他,看他什么反应。”  

  她看着舒梦欣期待她多出点主意的目光,紧了紧拳头又放开,出声平和:“先走一步算一步吧,说不定事情很快就会有转机呢!……如果最后你还是非跟他分手不可,但又舍不得打掉孩子……”。  

  舒梦欣在听到“打掉孩子”这几个字时,心里猛然疼了一下。  

  她听到楚心语接着说:“又一个人带着小孩不方便的话,我和之洲可以帮你养,等你方便了再要回去。”  

  “容之洲会愿意吗?”舒梦欣脸上生出希冀来。  

  他会愿意吗?楚心语不敢确定,但是她说:“没问题的!放心好了!”  

  舒梦欣闻言明显松了口气。  

  “但是……恐怕高浩天是不会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的。”  

  “这是我的孩子!他有什么资格?”舒梦欣激动了起来!  

  “别激动,梦欣,听心语说完。”  

  楚心语忽然一笑:“这些只是假设,也许他一听到你有了他的孩子又变得温柔了呢!”  

  “这样得来的温柔不要也罢!”刘芊芊先出声。  

  “对!我不稀罕!”舒梦欣原本还有些动摇,一听刘芊芊的话又坚定了。  

  楚心语摇了摇头:“梦欣,我说句实话吧,我觉得:如果你不跟高浩天共事了,你们的关系自然就好了,也许你们只是距离太近了的缘故,你们整天生活、工作都在一起,很容易将工作中对彼此的意见带到生活里……”  

  楚心语看舒梦欣若有所思,就噤了声,说到底还是得她自己来处理、自己做选择。  

  刘芊芊短信过来了,她看了看:这个男人从哪里知道她的手机号的?他怎么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老粘着她?真讨厌!  

  又一条短信过来了,什么?他要来找她?No,no,no,这可不行!他到底要怎样?  

  她明明一早就跟他说不需要他弥补了,他还非说让她时时监督他开车,不然他不能保证安全驾驶!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赖的男人?亏得她起初还认为他一脸正气呢!  

  偏偏她就是担心他开快车、急车,Oh,mygod!她为什么要这么有公德心?  

  “芊芊,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楚心语见她一脸的奇怪神情。  

  “好,那我就先走了,你照顾好梦欣。梦欣,我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找你。”  

  “去吧。”  

  “好。”  

  “心语,你也回去吧,容之洲应该也等你等的着急了,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没事,不用管他,我送你回家。”  

  舒梦欣看着正走向她们的人,脸色变得诡异:“心语,让你家老公等着真的没关系吗?”  

  楚心语没注意到她的异样,笑着说:“那有什么关系?咱们姐俩在一起,哪有关心他的份!”  

  “是吗?”一个温润中夹杂着不明情绪的男音响起。  

  这个声音如此熟悉,让楚心语的脊背蓦地一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