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六十七章 你是我心中最亮(璀璘)的星(明星)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2842 2015-12-12 14:50:03

    正在帮楚心语从床厢里往外拿东西的容之洲一个手不稳,手里的几本书又掉了回去。  

  他又伏下身子去捡,一本书里外露出一角湛蓝色。  

  他心一动,抬头看了看楚心语,她正在厨房里收拾锅碗瓢盆,没注意这边。  

  他捏住那湛蓝的一角,轻轻从书里抽了出来,原来是张贺卡。  

  他好些年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了。  

  封面上的几个安稳的字成功的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不会是谁写给心心的情书吧?他心里顿时不爽。  

  看这贺卡还挺新的,也就是说时间发生在不久之前?  

  他的手蓦地收紧,他就说她为什么还总是租着这间她基本上不住的屋子?原来真有秘密!  

  她自以为他发现不了吗?所以敢让他收拾这里?或者她现在其实正忍着心虚、故作镇定?  

  哈!他容之洲是什么人?一次次的被她当傻瓜耍吗?  

  她以为不时被戴个绿帽子很好玩吗?他这次一定要教训她!狠狠的教训她!让她知道:既然已经嫁他为妻,就必须满心满身装的都是他!  

  想再出轨,除非他死!  

  他倒要看看:她这次又惹了什么桃花回来?他要让她深深的记住这次教训!  

  他带着满腔的怒意翻开贺卡,左边的手写字一下子就被他捕捉到了:“容之洲,新年快乐^_^——2007.12.28”。  

  他收紧的手霎时松开了,正如他的心,所有的负面情绪顷刻间烟消云散。  

  喜袭心头,如置身天堂!  

  心心,我的心心!我今生定不负你的深情!  

  晚上,容之洲刷过锅碗后走向楚心语:“老婆,先别整理了。”  

  “不行,看着好乱,你也过来帮忙整理呀!”她手上未停。  

  “我是谁啊?”  

  她顺口就答:“你是我老公啊!”  

  他走过后从背后拥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楚心语手上的动作一滞,他今天有点不对劲儿。  

  她转过身子面对他:“怎么了?”  

  他看着他的新婚妻子,眼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深情:“老婆!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他在她的眼睛上轻轻落下一吻:“我好爱好爱你!”  

  她的泪不自觉的滑落,感觉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老婆别哭!我舍不得!”  

  她的泪流的速度更快了。  

  他轻叹一声,抱起她走进卧室,轻放到床上。  

  帮她和自己除去鞋袜,然后覆在她的身上,开始一点点舔掉她脸上的泪。  

  她感觉不好意思:“老公,不要,痒痒的,而且我回来之后还没洗脸。”  

  他一愣,转而释然了:“没关系,老公不怕,你再脏我也不嫌弃。乖乖的,今天让老公为你服务。”  

  她不明白他说的为她服务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他就身体力行的告诉她了。  

  他今晚温柔的不可思议,他竭力让她“快乐”。  

  第二天,正睡得昏昏沉沉的楚心语被自己的手机铃声惊醒。  

  她的眼皮太沉了,睁不开,一只手提前于她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  

  容之洲看着她一副困乏至极的样子,心中男性的骄傲瞬时膨胀,嘴角也飞扬了起来。  

  他看了下她的手机,来电人是刘芊芊。  

  他自然知道这个人是谁,而且听心心说起刘在外地上大学后就留在那里工作了。  

  她找心心有什么事?  

  他看了看又陷入梦乡的亲亲老婆,手指一滑:“你好!”  

  刘芊芊诧异了下,想起昨天上午快9点的时候,她给舒梦欣打电话,也是一个男人接的,下午舒梦欣回电说那人是她的男朋友。  

  从舒梦欣口中,她得知:楚心语也有了男朋友,并且是她们原来的同学容之洲。  

  她问舒梦欣为什么下午才回电话,舒吱吱唔唔的说她晚上熬夜看电影,睡了大半个上午,吃了中午饭就赶紧回电话过来了。  

  听说她今天要打电话给楚心语,舒梦欣建议她快中午再打,问她为什么她吱唔着没说,只说让她最早快中午打就对了。  

  她一头雾水,S市都流行熬夜的吗?不是说女人要睡好美容觉的吗?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又看了看手表:12:35,她特意饭后打来的,为什么还不是好友本人接的电话啊?  

  “你好?”容之洲微拧眉,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老婆好友的份儿上他早给挂了。  

  “你好,你是?这不是心语的手机吗?”  

  “是的,我是她老公,有什么事你说?”  

  老……老公?  

  刘芊芊凌乱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这个男人究竟是容之洲还是……另有其人?  

  她不敢乱问了:“你好,我是心语的好友刘芊芊,麻烦你帮忙转告她,让她方便的时候给我回电话。”  

  容之洲挑眉,看来她并不知道他是谁,难道……  

  他看了看睡得跟个小猪似的老婆,真够没心没肺的!  

  他非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楚心语是容之洲的妻子!容之洲是楚心语的丈夫!  

  “刘芊芊,我是容之洲,择日不如撞日,刚好我代表我老婆邀请你下个月22号来S市参加我们的婚礼,具体地址回头我让心心发信息给你。”  

  那头又是一阵静默,然后说:“恭喜恭喜!我一定到!我现在调到S市工作了,很方便!”  

  哦?心心听到了一定很高兴。  

  他扬起嘴角:“是吗?那你傍晚有时间吗?我们夫妇俩请你吃饭。”  

  “好……好哇!”  

  “你现在在哪边住?”  

  “庆安街永庆路这里。”  

  “哦,好,大概下午五点,我和心心到了那里给你打电话。”他看到自己的老婆有要醒的迹象,直接对那边说:“先挂了啊!”  

  然后把手机丢到床头柜上,转身抱住了又软又暖又香的老婆。  

  楚心语可能感到有些凉意,没什么力道的挣扎了几下,就任由他抱着了。  

  楚心语是饿醒的,她稍微一动,身体上的不适就传到了脑神经。  

  昨天容之洲就像是磕了某种药,兴致好的过分,不过动作却是极致的温柔,要不她此刻就不止是轻微的不适了。  

  想起来她就脸红。  

  “老婆你终于醒了,饭都快凉了。”他原本坐在沙发上看书,正在犹豫要不要叫她起来。  

  一则饭已经快凉了,二则都快三点了,再睡下去他们还怎么去赴刘芊芊的约?  

  他听到卧室里有动静,就放下书走了进来。  

  眼前的人儿香肩半露,还有些睡眼朦胧:“老公,现在几点了?”  

  “快三点了。”  

  “哦……什么?”她先是无所谓的应了声,后来又明显的被惊吓到。  

  他坐到床边,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服,帮她穿着,边笑着说:“小猪真能睡!”  

  她脸红,娇嗔的瞪着他:“还不是你?昨晚也太……”  

  “嗯?什么?”  

  “太……太……哼!你明明知道!”  

  “呵呵,不怪我,只怪……老婆太诱人!”  

  她的脸通红,再不言语,配合着他将衣服穿好。  

  饭后,容之洲边洗刷碗碟边对她说:“老婆,去好好打扮打扮,一会儿带你去见个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谁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我只能告诉你:那人你很熟悉。”  

  她越发的好奇了,见他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只能打扮去了。  

  容之洲做好家务,倚在门边看自己的妻子化妆。  

  心心现在化妆的技术真是不错了,在她的手下,一张完全可以媲美明星的脸慢慢呈现出来,让他惊叹。  

  除了最开始她练习化妆的那段,后来他很少见她化妆的过程,因为她假期里基本上只做简单的护肤,上班的日子里她一般又比他起得早。  

  “老婆!你是我心中最璀璘的明星!”  

  他和她同时一愣。  

  这句话听着好熟悉!两人同时想。  

  然后他是了然的笑意,而她心里“嘭嘭”直跳:他知道了什么吗?不可能啊。  

  她强装平静:“我哪里是什么明星啊?”  

  他笑:“在我心里就是!”  

  两人坐出租车到了目的地,容之洲问她要手机。  

  她感觉很奇怪:“为什么要我的?你的呢?”  

  “呵呵,给老公吧!”说着她的手机就被他拿在了手里。  

  “你好,我们到交叉口了,出来吧……好,我们等你。”然后他把手机还给了她。  

  她的眼瞪的驼铃般大:太诡异了!  

  她翻了下通话记录,最近一次通话人是——刘芊芊?  

  她抬起头迟疑的问:“我们要见的人是芊芊?”  

  他微笑颔首,她不可思议。  

  “心语,这里!”她朝声音来源处看去,不是芊芊又是哪位?跟她一起的是……梦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