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五十六章 找个可以替代楚心语的女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4921 2015-10-25 02:10:18

    周五快下班的时候,容之洲让人事专员通知了应聘人事经理的袁志兰下周一过来报到。  

  他这次总共选了三个候选人——一男两女让任灏南面试,结果任灏南挑了这个叫袁志兰的。  

  袁志兰今年28岁,比他大三岁,比任灏南小两岁,做人事工作已经五年了,长相还不错,职业、知性又优雅,不过还单身。  

  他计划着一会儿下班后去楚心语的公司接她。  

  她这两天的脚伤已无大碍,今天早上他要送她上班,她说她已经全好了,走给他看的时候确实好像痊愈了,他也就没坚持。  

  顺便再请那两位这几天帮她的女同事吃个饭,以表谢意。  

  嗯,就这么办。  

  ******  

  “之洲……不用了……好吧,我跟她们俩说一声……嗯,一会儿见。”正在写工作周报的楚心语意外接到容之洲的电话,平时他都是发QQ给她的。  

  她放下电话马上分别QQ给殷筱柔和姜海媛,问她们晚上有没有时间,说她和容之洲想请他们吃个饭。  

  殷筱柔和姜海媛都说有时间,事情就这么订下来了。  

  下班后她和两位同事待在办公室里等容之洲。  

  期间姜海媛接了个电话,是她亲亲老公的,说是晚上有应酬,让她自己吃饭不用等他了。  

  姜海媛挂了电话后,撇了撇嘴,嘟囔着:“又应酬,几乎天天应酬,烦死人了!”  

  殷筱柔凑过去说:“行了啊,起码你老公每次应酬的时候都还记得向你报备,这样的好男人现在不多了啊!”  

  姜海媛看了看楚心语,说:“哪啊?你看Daisy的男朋友,怎么就不天天应酬,最近还天天接送?”  

  楚心语笑了笑:“这有什么可比性?姜姐你老公可是谈生意的,之洲他就一人事经理,一般不需要应酬。你说是吧筱柔?”  

  “你们几个怎么还没走呢?”刘助理的声音突然就出现在她们的耳朵旁,她们被吓了一跳,都怪她们刚才热衷于讨论,怎的就没有听见刘助理进来的声音呢!  

  “刘助理好,我们马上就走。”楚心语先反应过来。  

  “一起走吧。”刘助理觉得自己这会儿的表现还算亲切吧。  

  不料除了楚心语外的两人都跟见了鬼似的看着他。  

  估计大家只习惯了他严肃的样子,他还是保持着严肃的样子吧。  

  ******  

  “心心,这里!”他们四人刚从办公楼里出来,就看到容之洲从一个出租车里走下来冲着他们招手。  

  “他是谁?“刘助理低声问。  

  殷筱柔离他最近,忙说:“心语的男朋友。“  

  “哦“,刘助理若有所思。  

  “我们快过去吧。“楚心语拉上了两位女同事的手。  

  “你们准备去哪里?“刘助理问。  

  “呃“,楚心语愣了下,看到容之洲后她一心想奔过去,差点忘了她的上司大人也在这里了。  

  “我和我男朋友想请筱柔和姜姐吃个饭,前几天麻烦她们了。“楚心语道。  

  刘助理略微想了下:“难道不请我吗?“  

  楚心语又愣了下,说:“当然要请的,这次也多亏了刘助理的体谅,还有对我平时的关照,当然要请。”  

  刘助理又瞄了瞄站在那里等楚心语她们的容之洲,问:“准备去哪里吃饭?”  

  “让我问问他啊。“楚心语说着就要走向容之洲。  

  “不用,你们先过去吧,你问过之后打电话告诉我,我开车跟在你们后面。“刘助理说。  

  “好的。“  

  三个女人这才走进容之洲身后的出租车。  

  ******  

  容之洲没想到楚心语的上司也要来,问她刘助理有什么喜欢吃的。  

  楚心语不知道。  

  容之洲摇了摇头,问刘助理是哪里的人。  

  这个楚心语知道,刘助理是湖南湘潭的。  

  容之洲又问了问两位女士,都表示可以吃辣。  

  于是他临时改了主意,准备去一家湘菜馆。  

  楚心语赶紧给刘助理打电话报了地址。  

  刘助理坐进车里,半晌没见楚心语打电话过来,正在以为被遗忘了被放鸽子了呢。  

  听到地址后,他弯了弯嘴角,发动车子开出了车库。  

  ******  

  因为有刘助理的加入,殷筱柔和姜海媛吃饭吃的都小心翼翼的,不怎么出声。  

  原本还想能跟一个大帅哥相处是件快乐的事,这下全都蔫了。  

  楚心语也感觉到气氛的压抑,不停的找话题跟两位女同事说话,可是她们两个实在是提不起来兴致。  

  容之洲倒是跟刘助理聊得挺好的,说起一些观点和风景时还能听到两人愉悦的笑声。  

  “雪梅……什么?孩子发烧了?39度1?给他吃了药没有?……好,你乖乖等着我,我马上就到。“跟容之洲正聊得火热的刘助理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一下子站了起来。  

  容之洲起身说:“那你快回去吧。“  

  刘助理着急忙慌的说:“嗯,家里没药了,我看还是送医院去比较好。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咱们再聚。“  

  容之洲说:“好,你快去吧,路上小心些。我送你到酒楼门口。”  

  三个女人都起身跟刘助理说了安慰的话。  

  ******  

  包厢里就剩下三个女人了,殷筱柔长出了一口气,说:“憋死我了!不过我从来没有见过刘助理这么慌张的样子。”  

  姜海媛附和:“我也是第一次见。”  

  楚心语想了想,她也没见过。  

  姜海媛:“看起来刘助理很在意他的家庭啊!“  

  楚心语:“对,我喜欢在意家庭的男人。“  

  一句话引得殷筱柔和姜海媛齐齐看向她。  

  殷筱柔促狭的眨了眨眼睛:“心语,这话要是让你男朋友听见了……你估计明天后天都别想下床了。”  

  楚心语一阵脸红,对着姜海媛说:“姜姐你看看,筱柔好没羞没臊的,还是没男朋友的女孩呢,就敢说这样的话。”  

  殷筱柔不满:“谁说我没男朋友的?”  

  “哦?”楚心语和姜海媛都是惊讶,她们都没看出来殷筱柔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呢。  

  楚心语决定为自己扳回一城,她说:“原来筱柔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啊!“  

  顿时殷筱柔的脸也红了。  

  姜海媛呵呵直笑。  

  “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容之洲推门进来。  

  楚心语脸上的红晕还没有完全散尽:“没,没什么,咱们继续吃饭吧。”  

  刘助理不在,殷筱柔和姜海媛两个就活跃了起来。  

  她们不像那些单身的女人那么花痴,她们简直把容之洲当闺蜜,聊的话题百无禁忌,倒弄的容之洲的脸不时红了又红。  

  ******  

  楚心语明显感觉刘助理对自己越发的信任了,现在有时候面试他都直接让她一个人面试。  

  还有培训方面,公司的企业文化及办公软件应用方面的培训等都直接交给她来做。  

  他只看结果。  

  可能是人事方面有楚心语撑着,刘助理放心了不少,现在如果楚心语不反映有问题,他都不带过问她的工作的。  

  他把更多的经历放在了辅助总经理做企业管理方面。  

  甚至有时候,殷筱柔遇到什么难以决策的事情,他都让她来找楚心语,两人确定好方案后再去找他。  

  连殷筱柔都说:“刘助理对你可真是信任啊!“  

  她淡然的说:“只有让领导觉得咱们用的顺手,他才不会想着换掉我们。“  

  殷筱柔连连点头。  

  ******  

  国庆节楚心语没有回家,所以容之洲回了自己的家。  

  回来之后就忙着注册、成立公司。  

  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回到家里沾着枕头就睡着了。  

  楚心语心疼他,对他越发的温柔,对他几乎百依百顺,家里从来没有让他感觉烦心的事。  

  她也经常带着爱心晚餐过去他的新公司找他。  

  刚开始的时候,没少被容之洲公司的员工们调侃。  

  他们都一致称呼她为“老板娘“,她最开始的时候很不好意思,现在她已经习惯了,可能是脸皮变厚了的缘故吧。  

  不过容之洲貌似蛮享受的样子,每次员工们称呼她为“老板娘“的时候,他的嘴角都不由的飞扬了起来。  

  ******  

  转眼新一年的元旦又到了,容之洲的公司也成立小两个月了。  

  公司已运作起来了,开始慢慢的接一些小单。  

  容之洲的工作和生活终于开始有规律了起来,没有特殊情况的话还是能够准时下班的。  

  元旦的前一天是周六,公司的员工全都放假了,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就容之洲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办公。  

  他们公司的人并不多,除去他就3个人。  

  公司成立的时间还不是很长,单子并不多,所以他的大部分时间也都用在想尽办法开发客户上,那3个员工中有1个侧重于开发客户,其他2个侧重于为客户快速招聘到普通人才及猎获高端人才。  

  他认为公司现在兵贵精不贵多,他现在招纳员工时宁缺毋滥,并且这样公司也很好管理,他也可以专心搞事业。  

  他今天约见了一个如今在上海一家知名企业、做婴幼儿奶粉产品经理的候选人,因为对方说他刚好要回老家一趟,会路过S市,刚好可以过来洽谈下。  

  午饭后,楚心语去找舒梦欣逛街去了,他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也无聊,索性就直接来了公司,离约定的时间还早,他就研究起人才库中的简历,琢磨着简历里可能隐藏着什么,字里行间里显示了该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  

  正跟舒梦欣并肩穿梭在火车站前面的空地上,准备到另一边的几个批发市场逛逛的楚心语,蓦然看到一个身影,她一下子愣住了。  

  对方也看见了她,黑眸中的惊喜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如看见陌生人般的漠然。  

  那抹惊喜来得快消失得也快,楚心语并未发现,她只看到了他看着她的漠然。  

  明明是她自己要求的两人以后不要再见面的,明明是她希望他把她当成陌生人的!  

  可是当他真正用看着陌生人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她发现心里酸胀的要命,那脚步也生生的顿住了。  

  霍行云只是漠然的看了他一眼,就若无其事的走掉了。  

  “心语,怎么不走了?”舒梦欣转头发现她正站在离自己二十来步的位置上不动。  

  “呃,刚才脚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现在没事了,马上就过去。”她压抑住难受的心,快步朝舒梦欣走去。  

  “脚真的没事吗?不是以前伤过的那只脚吧?要不去医院检查检查吧。”舒梦欣关心。  

  “真没事,你看……没事吧。”楚心语做了几个大的抬腿动作,以示自己真的没事。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咱们一个市场接一个市场逛还是挑几个逛啊?”舒梦欣。  

  “一个一个逛估计逛不完了,就挑几个逛吧……”楚心语。  

  心里约摸着楚心语她们已经走远了,霍行云才从售票厅的角落里走了出来。  

  他今天原本是来火车站送一个朋友的,却不料会看见楚心语。  

  他的脸上写满了痛苦:“心语,我如你所愿,刚才我表现的还不错吧,你可知我根本就忘不掉你?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你有多欣喜吗?却还要辛苦的压抑住。楚心语,楚心语,你到底对我下了什么蛊?我为什么就是忘不掉你?”  

  多少次午夜梦回,他都能回想起他和她在梦中如何的相处,心里更是苦涩。  

  所以,他总是用工作麻痹自己,直到困得睁不开眼睛、自己睡去了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只是在梦里她还是不放过他。  

  最近一段时间他对父母托人介绍的女孩都来者不拒,个个都去应约。  

  其中有两个女孩长的某些地方有点像楚心语,他就抱着找个替代品的积极心态去接触、了解她们。  

  他在心里彻底的背叛着自己,他强迫着自己跟她们调情、亲吻,甚至都滚到了床上,可是当只剩下最后一步时,他就开始不停的干呕。  

  明明什么都呕不出来,但是就是止不住的干呕。  

  弄得那两个女孩个个都郁闷的要命,再也不提下次见面的事了。  

  他恨自己,恨自己没用,因为一个女人弄得自己的内心深处再也不复原本的优雅自信。  

  再次见到她,他还是忍不住欣喜,他想拥抱她、亲吻她……做着一切他梦中想对她做的事,哪怕他们只是像以前一样,就像朋友一样坐在一起喝杯茶、玩个电玩什么的也好。  

  可是他瞬间又想起她说的他们再也不要见面了,他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努力的做出浑不在意她的模样。  

  但是事实上呢?他想她想的要命!想她想的快要疯了!谁来救救他?给他一个能替代她的女人也好啊!  

  ******  

  当容之洲客气的送那个候选人出去公司大门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两个他不想看见的人——申氏姐妹。  

  三个月没见,申如霜貌似憔悴了一些,倒也不怎么明显。  

  申如雪变了很多,不再一副少女的举止,倒是变得淑女了起来。  

  “容总。”  

  “容哥哥!”  

  容之洲微皱了下眉头:“你们怎么来了?”  

  “如雪说新年就要到了,一定要提前过来给她的容哥哥拜个年。”申如霜稳重的说。  

  那个候选人徐泽凯看到申如霜的那一刻,眼睛一亮:好漂亮的女子!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申如霜看。  

  申如霜的全副心思都放在容之洲和妹妹身上,并未留意到旁边还有一位陌生男子。  

  容之洲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知道他的公司地址的,他不想跟她们多接触。  

  自从申如霜自导自演了一场戏陷害楚心语之后,他看见她就没有好脸色。  

  至于申如雪,他原本对她的莫名亲近感在楚心语的持续不喜的态度下本就淡了几分,后来她的姐姐陷害楚心语,让他终于下定决心不再应她的约,不再与她见面。  

  毕竟,楚心语才是他的真爱,她才是将要陪伴他一生一世的人呢。  

  “容总,不介绍一下这位美女?”徐泽凯的眼睛还是朝着申如霜的。  

  容之洲瞄了申氏姐妹一眼,淡淡的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们想认识就自己认识吧。徐经理,等我跟“郑氏”约定好时间后再跟你联系,再见!“  

  说完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申氏姐妹和徐泽凯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徐泽凯先反应过来的:“你好,美女,我叫徐泽凯,这是我的名片。“  

  申如霜忙双手接过他递过来的名片,轻声念出:“上海欣宝集团有限公司婴幼儿奶粉产品经理“。  

  她不禁抬头看了他眼,微笑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职位名称呢?“  

  徐泽凯只觉得眼前的女子笑靥如花,心里一阵激荡,他堪堪忍住,耐心的跟她聊了起来:“第一次听说很正常,咱们这个地方很少设置这个职位的……“。  

  申如雪看到容之洲一副爱理不理人的模样、径直走开的时候她心里就慌了,这会儿见姐姐跟一个男人聊的火热,就自己走进了容之洲的办公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