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四十三章 爱有天意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3726 2015-10-03 22:19:16

    容之洲依然沉浸在虚幻中:“明日卯时启程,大小和卓恁地猖狂暴戾,兆惠将军殚精竭虑,我本也不能回来的。只是家书飞寄,道额娘恶疾中思儿异常,战事一时又是胶着状态,将军特准我回来两日。”  

  楚心语的笑容僵住,欲言又止,半晌答道:“宜人身体怎么样了?是否很严重?”  

  容之洲眸色暗了暗:“额娘脸色不好,道时感身体疼痛,请了数名大夫均断不出所患何疾。”  

  楚心语脸上也是哀伤:“那之洲哥哥还是去照顾宜人吧,我等你战场得胜归来,再续。”  

  容之洲看着她的哀伤,眸色更暗,低沉出声:“好吧,你闲来无事的话,也到我额娘处陪陪她,她心里是喜欢你的。”  

  楚心语点头应是,安慰他道:“宜人吉人自有天相,之洲哥哥也别太过担心了。”  

  容之洲神色有些平静了下来,眼睛直直的望着她:“你最近还好吗?”  

  楚心语道:“我很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哥哥对我一向照顾有加,我怎么会不好?”  

  想起她的哥哥——张行云,他看她的眼神总是暗含深情,哪里是哥哥爱护妹妹的神色!  

  容之洲眉心挤在一块,心里一阵发疼,忙捂上了自己的心口,轰然倒地。  

  连带着楚心语也跟着半边身子倒在了他的身上、半边身子摔到了地板上。  

  疼痛如期而至,再加上瓷砖的冰冷,两人一下子从虚幻中惊醒了过来。  

  两人的眼神霎时一片清明和惊讶,也顾不得疼,不约而同的开口:“我们刚才是怎么了?”  

  两人俱是一愣,容之洲先开的口:“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幻境……两三次。”  

  楚心语也说:“我先前也有过一次,这次是第二次。”  

  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容之洲想了想,看着楚心语的眼神越发的温柔:“你说那些会不会是我们前世发生的事?”  

  楚心语难以置信:“前世?怎么会?这世上哪有什么前世?哪有什么轮回?”  

  容之洲说:“我开始也这么想,我以为那些幻境都是我潜意识里虚化出来的,可是今天咱们俩同时这样……”  

  楚心语:“……”  

  容之洲把她的身子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抱紧了她,十分的温柔:“如果那些真的是我们的前世,那么我们的爱情从来就不是偶然的,我们能够相爱是天意。”  

  楚心语头趴在他的心口附近,喃喃道:“假如爱有天意……”  

  容之洲心里一动,说:“对,假如爱有天意,我们之间还三天两头的别扭什么呢?我们要做的是感恩,感激上苍给了我们再一次相爱的机会;要做的是珍惜,珍惜我们的爱情;要做的是——爱。”  

  他双手箍着她的腰肢,把她提到与自己水平的位置,吻上了她的唇。  

  楚心语心里非常的不平静,她感觉自己已经被他说服了,她也开始相信他们之间的爱,确实是上天注定的,确实是再也容不得半点浪费的,确实是要好好珍惜的。  

  那申如雪又算的了什么呢?他们如果历经了两世还是相爱,那么中间有这样那样的波折又算的了什么呢?  

  她爱他的心前所未有的安然。  

  她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尽情享受着他的吻……  

  慢慢的,两人的情绪都激动了起来。  

  容之洲忍住,让她起身站到一边,然后他一个鲤鱼打挺般迅速的站了起来,一把抱起了她,奔向床的方向……  

  节后第一天中午,正要跟孟淑仪一起去吃饭的楚心语被身后的喊声留住了脚,她转身。  

  申如霜正笑盈盈的走向她:“一起去吃饭吧?”  

  楚心语一愣,但很快就礼貌的微笑着说:“好啊,能跟申经理一起用餐,真是荣幸。”  

  孟淑仪忙跟申如霜打招呼:“经理好!”  

  申如霜对着孟淑仪一笑,主动挽上了楚心语的手臂,又走到了孟淑仪面前,也挽上了她的手臂:“咱们走吧。”  

  楚心语一头雾水,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难道是跟容之洲有关?  

  她心里一阵慌乱,自从她和容之洲一致认为:两人的爱情是天意后,她就对自己说:以后我再也不会介意他跟别的异性来往了。他说的对,我们要感恩,要珍惜,不要被外界的纷纷扰扰所干扰。  

  可是,这跟他们之间的恋情在公司人面前曝光,是完完全全的两码事。  

  曝光会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产生不小的影响。  

  孟淑仪则很是受宠若惊,自己的经理何时对自己如此亲近过?她还是不要多说话,万一这是南柯一梦呢,跟自己的上司还是保持着距离比较好,最起码要保持心理距离。  

  吃饭的时候,申如霜突然说:“心心,你能吃辣椒不能?帮我吃掉吧?”  

  楚心语身子一僵,心头却警铃大作,她装作没听见,继续扒饭。  

  申如霜又说:“心心,能帮我吃掉辣椒吗?”  

  楚心语依然不动声色。  

  倒是孟淑仪惊讶道:“经理,你在跟谁说话?”  

  楚心语也抬起头看向申如霜。  

  申如霜一阵尴尬,心头闪过疑惑和不确定,忙笑着打哈哈,对着孟淑仪说:“当然是在跟你说话了!我还在纳闷你怎么不回答我呢!原来你没听清楚啊?”  

  孟淑仪:“可是我明明听到你喊的是:心……”,她被申如霜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忙噤了声。  

  申如霜说:“我还是把辣椒丢掉吧。”  

  孟淑仪忙说:“我爱吃,我帮你吃掉吧。”  

  申如霜赶紧把辣椒都挑出来放进了孟淑仪的碗里。  

  楚心语就抬了那么一下头,又低下头去继续扒饭。  

  她心里大概能确定申如霜可能是知道了什么,这是在试探她呢,她回到家还是要跟容之洲说下,看他说怎么应对。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申如霜又说:“心语,听说你的经理有女朋友了呢!”  

  楚心语淡然一笑:“是吗?我不清楚。淑仪,你知道吗?”  

  孟淑仪摇摇头,她也不敢看她的经理,她能感觉到她们之间的氛围有些怪,经理和心语之间貌似有些不对劲。  

  她脑子里蓦地闪过了一道光,她就说刚才吃饭的时候听到经理叫的是心心吧,莫非她是在试探心语?  

  心心……哇!莫非……经理喜欢上了楚心语?OMG!不会吧?看着经理也不像是蕾丝啊?不,不,难道是经理和心语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在经理的面前叫了“心心”……  

  她的脑洞瞬间大开,想象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她最后想:难道从此以后,她们之间会上演一场女人之间的“撕逼大战”?  

  想想就兴奋!  

  她偷眼看了下楚心语,楚心语正抚摸着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淡然自若的回答着申如霜的问题:“我男朋友啊,是做招聘网站方面的工作的。他也不是很有钱,但就是舍得为我花钱。”说完还幸福的笑了笑。  

  申如霜看的又刺眼又不信,接着问:“是你在原来工作的那个公司的同事吗?”  

  楚心语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申经理好像对我的男朋友很感兴趣。”  

  申如霜吃了个瘪,悻悻然道:“没有,我只是好奇罢了。”  

  楚心语笑笑,不再搭话。  

  孟淑仪在心里为楚心语点了个大大的赞,她在想,如果这两个人真的撕逼起来,她的领导还真不一定会赢呢!  

  快下班的时候,霍行云QQ给楚心语。  

  万贤招聘霍:这几天心情好吗清清浅浅:很好,你呢?有没有在新年伊始找到心仪的女朋友?  

  霍行云停顿了会儿,然后发了个飞瀑布泪的表情。  

  楚心语一乐,没想到他还会用QQ表情啊。  

  清清浅浅:听说人民公园那里有个相亲点,  

  清清浅浅:好像每周六、周日上午都有相亲会,  

  清清浅浅:你要不要去试试?  

  霍行云发了个汗的表情:我能说我的父母已经帮我去过了吗  

  万贤招聘霍:昨天禁不住他们的唠叨  

  万贤招聘霍:我就让他们帮我约见了一个  

  楚心语正想问问他感觉人怎么样,那头已经发过来了。  

  万贤招聘霍:就是没感觉啊,怎么破  

  楚心语感觉霍行云说话越来越接地气了,也可能是以前她还不够了解他吧?  

  清清浅浅:慢慢来。  

  万贤招聘霍:嗯,快下班了吧  

  清清浅浅:嗯。  

  万贤招聘霍:那回头再聊,拜拜  

  清清浅浅:拜拜  

  周六,容之洲又接到了申如雪的电话,还是约他去上次没去成的特色茶馆。  

  她说她姐姐跟几个朋友出去玩了,所以邀请嫂嫂也一起过去。  

  容之洲跟楚心语一说,楚心语就想起来周一那天申如霜试探她的事了。  

  她原本是想当天回到家就跟他说的,奈何两人在一起时总是感觉岁月静好,她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她这会儿把这事跟容之洲一说,容之洲也陷入了沉思。  

  他想不明白申如霜这是上演的哪一出。  

  还是楚心语幽幽的说了一句:“你还真是个香饽饽,我看这申氏姐妹俩都对你有意思。”  

  他一愣,直觉上想反驳,可是又一想,申如霜确实与他接触的频率太高了,申如雪约他的时候,她十之八九也都是在的。  

  他开口:“心心,都到这会儿了,你还是对我没有信心吗?”  

  楚心语主动踮起脚尖吻了他一下,笑道:“不会,我们的爱情是天意,我以后都不会再不自信和不相信你了。”  

  容之洲很激动:“心心!这是我梦寐以求你多时的话了!”  

  他伸手将她抱住,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处,坚定的说:“心心,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她惊讶于他的话。  

  他又说:“我计划在今年十月份过了国庆节之后,开一家以猎头业务为主的管理咨询公司,等我公司上了正轨之后,你就辞职过来帮我。”  

  她是知道他有野心的,但是蓦地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震惊。  

  他说:“我想过了,我工作两年攒了3万1,到今年十月份不出意外的话还能攒2万5,合在一起就是5万6,再跟家里借上5万块,我想开个管理咨询公司资金应该差不多了。不过问题是:估计公司刚成立的那段时间我会很忙,你能不能忍受自己每天回到家一个人的寂寞?”  

  她惊讶于他的筹划,听起来根本不是一时冲动想出来的,他计划了多久?  

  不过他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她看起来是那种不甘寂寞的女人吗?  

  她推开他,定定的看着他,说:“如果你每天很晚回家,我就去给你送晚饭,坐在一旁陪着你。你的工作我能帮忙的帮忙,不能帮忙的我就做我自己的事。这样你还担心吗?”  

  他看着她灵动的眸子,情绪再次失控,声音喜悦的颤抖:“心心!我爱你。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脸红了,锤了他一拳:“谁是你的妻?”  

  他嬉笑着:“除了楚心语,还会是谁!”  

  最后他还是去赴约了——自己单独一个人。  

  因为一是楚心语实在对申如雪没有好感,二是他们俩都想着她还是少在申如雪跟前露面比较好,免得哪一天真让申如霜知道了真相。  

  毕竟现在还不是恋情公开的好时候。

檀桑之恋

修改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