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四十五章 简单粗暴最有效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3591 2015-10-05 00:55:00

    申如霜没有说话,阴沉着脸离开了4楼的办公室。  

  孟淑仪松了一口气,但心里还是怕怕的,谁知道这会不会成为飞来横祸啊,说不定哪天她会因此而被炸得粉碎。  

  新泽贸易的年终会议一共持续了2天半,剩下的半天是专门留给各部门领导根据会议结果,来向下级传递会议精神的。  

  晚上是由行政部和人事部共同组织的年终晚会。  

  这天是农历的腊月25,晚会结束以后新泽贸易公司的春节假期就正式开始了。  

  所以晚会上员工们心情都很放松,玩起游戏来嗨得很。  

  晚会的主持人是申如霜,她化着精致的妆容,脚蹬一双米白色的恨天高高跟鞋,身穿一袭橘红色的羊毛呢礼服,配上一条灰色仿皮草的小披肩,显得气质高雅,再加上她那优美的音色,让坐在台上的楚心语心生向往。  

  她看了一眼跟男同事们坐在一起的容之洲,见他也正盯着台上的申如霜看,她心下一黯,她又想起张慧婚礼后他那个舍友发给他的短信了。  

  是啊,她中等姿色,又不怎么会化妆,还不怎么会搭配衣服,跟这样艳光四射的申如霜一比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还有申如雪,长的虽然不及她姐姐漂亮,但是也比她长的好看,并且更年轻、更有活力,她不禁绞起了手指。  

  坐在远处的容之洲刚才感觉到了楚心语的目光,看向她,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神情,又见她绞手指的小动作,眉心蹙了蹙:心心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正在做着开场白的申如霜看到楚心语和容之洲两人的小动作,言语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又接了起来,引出第一个节目后就走到台下边边的位置处坐了下来。  

  坐在座位上的申如霜拳头收紧,原本微笑着的脸庞变得狰狞了起来。  

  容之洲是和楚心语一起回家的,他坚持要先去楚心语家拜访一下楚父楚母。  

  楚心语还是劝不住他,就噤了声,她心里对自己说:他想去就去吧,以后再也不试图说服他什么了,真是个固执的人!  

  在路上,容之洲照例买了些营养品和好酒,送给了楚父楚母。  

  跟第一次见面完全不同,这次楚父楚母对容之洲特别的亲切,特别明显的是楚父,一个劲儿的要留他在家里住到明天再回去。  

  有邻居过来串门,问起容之洲,楚父总是喜滋滋的介绍说是他们家心心的男朋友。  

  还张罗着杀了一只家里还下蛋的新鸡,并且亲自下厨做了几道下酒菜,拉他坐在一起喝酒。  

  中间硬是不让他动一下手,直说让他坐着看电视就好,倒是指挥的先放假的楚宏远忙忙的团团转。  

  容之洲改去帮楚母和楚心语的忙,也被楚父制止了,说让她们女人自忙去,不用管她们。  

  楚母也坚决不让他下手,楚心语幽怨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还是回去坐着看电视吧。”  

  他也只好做个坐等吃喝的闲人了。  

  他没想到这次过来待遇会这么好,他不禁在心里喟叹一句:“看来上次跟个老黄牛一样任劳任怨、不吭不声的连干的那几天活没有白瞎啊!”  

  以至于他回自己家的路上,还收到了楚心语酸溜溜的短信:“怎么感觉我爸对你比对他的亲生儿女还亲啊?”  

  他暖心又幸福的扬起了嘴角,回着短信:“那当然!我可是妇男妇女之友,哪个见过我之后还会不喜欢?”  

  她回了个鄙视的表情。  

  身边的很多人都感觉春节的年味是越来越淡了,除了初一到初四四处窜窜亲戚外,其它几天也就参加参加同学会,见见好友什么的。  

  楚心语没有去参加高中班级举行的同学会,她不喜欢这种聚会,在学校她要好的同学也就那几个:“刘芊芊、舒梦欣、陆春晓、袁媛”。  

  她去年去参加过一次,到那里还是跟自己要好的人坐在一处,不要好的人也不怎么说话,唯一的收获就是她厚着脸皮从唐孟那里要到了容之洲的QQ号。  

  她当时是找了个比较拙劣的借口:“我一个弟弟……想考人力资源管理这个专业,他让我帮忙了解一下专业前景,我想着……容之洲他是吃这碗饭的,总该了解的更清楚些,你有容之洲的QQ号吗?”  

  所幸她虽然爱脸红,但是撒谎的时候却从不脸红,唐孟好奇的审视了她好一会儿也没看出异样,就爽快的直接拿出了手机登上QQ,翻出容之洲的QQ号给她看,她忙记在了小本子上。  

  唐孟不会知道,她那时候激动的浑身都泛着热气,手指却是冰凉一片。  

  她强装镇定的对唐孟道了谢,唐孟冲她笑笑作为回答。  

  容之洲这边去参加了同学聚会,不过是他后来转入的那个学校的。他和唐孟、彭鹏他们是单独聚会的。  

  彭鹏居然已经订了婚,据说就是那次端午节后回家的时候家里给介绍的。  

  本来他是非常反感这种方式的,但是当他被逼去约定的地点看到秦可萱的那一眼,他的心就砰砰直跳,那一刻他就对自己说:“就是她了!”  

  秦可萱本来也是很不情愿相亲的,她在县城里工作,身边的同事大多是自由恋爱,她一听说家里介绍的就心生反感。  

  她坐在那里跟彭鹏说话,开始是非常敷衍的,可是谁曾想聊着聊着两人竟越聊越开心。  

  彭鹏给她的感觉不错:开朗、真诚、踏实、让人感觉温暖。  

  她又重新审视了下他,觉得他长的虽然不是很帅,但起码还是要比黄渤、孙红雷这样的电影明星要帅气些。  

  那次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不错,就交换了电话号码。  

  那次彭鹏也是跟公司请了年假,端午节加上年假加上一个周六周日,满打满算也就才10天,并且他一来一回路上也要花费4天时间,所以他在家待的时间也就6天而已,他是到家的第二天才跟秦可萱见得面,所以他们能够相处的时间也就小5天而已。  

  彭鹏心里莫名其妙的就认定了秦可萱。  

  他也不是个含糊人,见面后的第二天就主动跑到未来的岳父家里帮忙干活去了,自己家里的地是连边都没有沾。  

  看的彭母没少唏嘘:这真是“山鸦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了,先前要给他介绍的时候,还嫌家里烦、不开明,这刚见了人家姑娘一面还没咋滴的,就已经开始围着人家转了,哎!  

  四天的时间,彭鹏在秦家抢着干活。秦姑娘上下班他管接送,送到家之后,他还不停的在人家跟前晃荡,极尽讨好之能事。  

  所谓“好女怕缠郎”,他的这番举动还真让秦姑娘感动不已,心里也因此而对他留下了很不错的、并且是难以磨灭的印象。  

  秦彭两家一个住在村东头,一个住在村西头,本就是差不多知根知底的,又看着彭鹏这么勤快,对自己的女儿又这么殷勤,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彭鹏要回F省的那天,他先坐车到秦可萱上班的工厂门口,然后给秦可萱打电话,央求着她千万要出来见他一面。  

  秦姑娘也是第一次谈恋爱,脸皮也比较薄,心地也比较软,经不起他的软磨硬泡,就出来见了他一面。  

  彭鹏这个家伙外表看着老实,但是真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还是很勇猛的,就在秦姑娘工厂的门口,有工厂保安看着的地儿,直接学着电视剧里演的对着秦可萱的娇唇吻了一口。  

  只把秦可萱臊得脸都红了,心里砰砰直跳。  

  彭鹏心里也是砰砰直跳,他特别霸道的跟秦姑娘说:“可萱,你身上已经有了我的印记了,你就是我的人了!等我春节回来,我就正式下聘,咱们先定下来,让父母选个日子,咱们就办婚礼。”  

  秦可萱只觉得被他吻过的地方发烫,脸也发烫,迷迷糊糊的就点了头。  

  彭鹏这下可安心了,高高兴兴的跟秦姑娘道了别,回他的F省工作去了。  

  这当然还没完,中间彭鹏还特意跟公司请了事假,回来看过秦可萱两次。  

  因为虽然他每日闲下来的时候必对他的秦姑娘短信、电话狂轰乱炸一番,但是他心里还是不放心。  

  这美娇娘一旦入了郎的心,并且还没有得了手,这郎哪能放心呢?生怕他不在家的时候,美娇娘被哪个程咬金给横刀夺了爱。  

  这秦姑娘也是个实在人,认为既然已经跟彭鹏亲了嘴,并且他还说要跟她结婚,她心里也对他有怦然心动的感觉,那她就彻底收了心,一心等着彭鹏来兑现诺言。  

  彭鹏这次春节回家也毫不含糊,立即央求父母去秦家下了聘,两家翻了翻老黄历,认为阴历正月三十这天极好——宜嫁娶、宜求嗣,阳历这天还是个8号,难得的黄道吉日。  

  彭鹏也想早点娶秦姑娘过门,秦姑娘也没意见,婚事就这样订下来了。  

  容之洲和唐孟听了彭鹏的讲述,都直道他这小子深藏不漏,够生猛。  

  容之洲还另外感悟了一句:“果然简单粗暴的方法是最容易成功的。”他心里想着他要是也对楚心语来个简单粗暴的逼婚,会不会就不用再等接下来的一年多了?  

  他的这一句感慨成功的引起了唐、彭两人的注意。  

  彭鹏大着嗓门说:“小弟我可是说到做到了,媳妇可很快就要到手了。容哥,你呢?也不见你说女朋友的事了,说好的今年端午结婚呢?不会是花椒我们的吧?”  

  唐孟也学着彭鹏的语气附和了句:“就是就是!说好的今年端午结婚呢?”  

  容之洲对着彭鹏和唐孟的脑门各轻扇了一巴掌,笑道:“胆肥了啊!一个个都敢跑到老大头上拉屎拉尿来了?”  

  在看到依旧睁大眼睛望着自己、“虚心求教”的两个好哥们,他也不好意思了起来:“那只是计划,关键还得人家女方同意不是?”  

  彭鹏“咦”了一声,慨然道:“就我容哥这般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美男子,还有女孩不愿意嫁的?是哪家姑娘这么有种?”  

  唐孟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坐等收渔翁之利。  

  容之洲对着彭鹏的脑门又是一轻巴掌,这才笑着说:“就是很有种,不过我喜欢。”  

  唐孟:“呦呦呦!看来容大少这次是来真的了。”  

  他拉了拉还想刨根问底的彭鹏,把话抢在了彭鹏的前头:“那我们就等着喝喜酒的那一天了!”  

  容之洲依旧笑眯眯的:“好说好说,现在你们就可以开始准备红包了!我给你们充足的时间,到时候你们谁给你们嫂子封的钱少,谁就按封的多的那个人的礼金数给封双倍!”  

  唐孟:“……”  

  彭鹏:“……”  

  他们心里不约而同的哀叹:“宁惹君子,不犯容哥。”

檀桑之恋

修改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