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四十章 我也不一定是个好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3068 2015-10-01 23:34:01

    睡眠中,楚心语感觉自己身边躺下了个人,是熟悉的气息,还带着些凉意,她习惯性的钻进了他的怀里。  

  容之洲看着她乖顺、自觉的样子,心里一片温暖。  

  他今天其实是真的喝高了。  

  在酒吧里,申氏姐妹一直用着各种的由头劝他喝酒,申如霜的他还拒绝了几杯,申如雪的他真心拒绝不了。  

  他每次想拒绝的时候看到她那双滴溜溜转动的眼睛,他就不忍拒绝。  

  她的那个样子,真是像极了他的心心。  

  醉眼朦胧中,他仿佛看到他的心心怯怯的凑过来吻他的嘴角,他立即化被动为主动,极尽缠绵。  

  他的“心心”脸涨的通红,都快呼吸不过来了,他忙放开了“她”。  

  “她”跑了出去,他呵呵一笑,正想去追,旁边有个女人的声音:“她一会儿就会回来了,放心吧。”  

  他脑子里更加迷糊,再然后就没知觉了。  

  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申如霜叫他:“容经理,我们该走了,酒吧要关门了。”  

  他睡了一觉,脑子变得清醒了一些,他还心里暗笑自己:“就睡这么一小会儿还梦到心心了,我真是离不开她啊,也不知道心心睡着了没有。”  

  他站起身来,身子还有些摇摇晃晃,不远处的申如雪忙跑过来扶着他,声音很是羞涩和爱恋:“容哥哥,我来扶你。”  

  他点了点头,半倚靠着申如雪出了酒吧。  

  申如霜已经把她的那辆波尔多红车开了过来,对正扶着容之洲的妹妹使了个眼色。  

  申如雪仿佛下定了决心,眼神中有着决然:“容哥哥,来,上车,天不早了,我们送你回家。”  

  他一听送他回家,就想起他的心心不喜欢看到申如雪,他忙推开申如雪的身子,温润的说:“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回家。”  

  申如雪一脸的挫败:“可是……”  

  申如霜忙接过话来:“容经理上车吧,这个点不好打车的。”  

  他掏出手机看了看:2:04,都这么晚了,被心心看到了,她铁定会更不高兴的。  

  他说:“不要紧,我等一会儿就好。”  

  他疾步走到路边,眼睛望着前面道路上的车。  

  两姐妹的眼睛一对视,申如雪立马跑到他面前:“容哥哥,天凉,你就坐我们的车回家吧。”  

  他说:“小雪,你不用担心我,快跟你姐姐回家吧。”  

  他想了想又说:“你们家不是有门禁的吗?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拖累了你们,估计你们回家又该被教育了。”  

  申如雪脸一红:“不会的,我和姐姐对爸爸妈妈说今天要去参加她一个同学的婚礼,所以晚上不回去了。”  

  说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什么,忙捂住了嘴。  

  她看向姐姐,果然见姐姐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他闻言很是惊讶:“你们为什么要跟家长撒谎?哦!是不是你们想今天玩的尽兴一点啊?”  

  申如雪忙点头。  

  他一副老师教育学生的样子:“以后可别这样了,家长设门禁,也是为你们好,这个世界上坏人多。”  

  申如雪眨了眨眼睛:“那容哥哥是坏人吗?”  

  他一笑:“我也不一定是个好人呢!”  

  申如雪说:“容哥哥就是个好人,我就是喜……”  

  他打断她:“出租车来了,我要走了,你和你姐姐路上也要多加小心啊。”  

  话还没落,他就朝车子走去,钻进了车子里,还朝申如雪摆了摆手,然后跟司机说了地址,车子就飞了出去。  

  申如雪默默的走向姐姐的车,一脸的落寞:“姐,我们的计划失败了!”  

  申如霜留恋的看着那出租车开走的方向,转过头看向妹妹:“上来吧,我们回去。”  

  “我们敢回家吗?”申如雪声音低落。  

  “我们当然是去住酒店了,反正订了酒店,不住也是浪费。”申如霜看着这个因为爱情变笨的妹妹,无奈的说。  

  申如雪坐到后座,低着头,不停的绞着手指:“容哥哥就那么喜欢那个心心吗?可是他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的眼睛像那个心心吗?”  

  申如霜诧异:“你的眼睛像他的女朋友?”  

  申如雪:“对呀,我见过那个心心一次。我总感觉我们两个哪里有些相像,后来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是眼睛,特别是眼睛动来动去的时候,特别的像。”  

  “姐,你说他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和我亲近、对我好的?”她看向姐姐。  

  申如霜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另一双灵动的眼睛,那是人事专员楚心语的。不!她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但是心里又不安:“那个心心全名叫什么?”  

  申如雪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容哥哥一直都说心心来着。”  

  申如霜心头的不安扩大,她能容许自己的妹妹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但绝不愿意看到容之洲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如果是楚心语的话,她更不愿意!  

  面试那天,她就应该直接把楚心语给pass掉的,又或许那天容之洲是故意不面试楚心语的,他们原本就认识……  

  她的思维发散的厉害,她控制不住!  

  “姐!红灯!”  

  她霍然惊醒,立即刹车。  

  她惊魂未定的看了看自己同样受到惊吓的妹妹。  

  自从妹妹第一次见过容之洲,几乎每天都要跟她说一会儿容之洲怎样容之洲怎样,时间长了就变成我要是他的女朋友该多好,我好嫉妒他的那个女朋友啊。  

  她是希望看到容之洲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的,这样,以后的年年月月里,她就可以经常的看到他了。  

  她想过放下他的,可是他已入了她的心,她拔不出来他。一试图忘记他,她的心就生疼。  

  她对妹妹说:“你还是个学生,你毕业了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追求他了。”  

  岂料妹妹说:“可是那还有差不多三年呢!说不定那会他早就结婚了!”  

  妹妹说:“姐,我一想到他会跟别人结婚,我的心就好痛。”  

  她的心也好痛。  

  她问:“那你想怎么办?”  

  妹妹说:“要是他跟那个心心分手就好了,那样我就有机会了。可是,他们怎么会分手?他整天那么甜蜜的将‘心心’挂在嘴边,他们怎么可能会分手?”  

  她想了想,一个主意成型,她谋划了好久,终于瞅准了元旦前夕的这个时间。  

  她和妹妹一说,妹妹脸涨的通红,但还是点头了。  

  今晚她们本来是准备把容之洲灌醉的,她们找了个借口跟父母说晚上不回家,她们还特意去买了瓶红墨水,然后她们去一家酒店里订了房间,还是单人床的那种。  

  她的计划是将迷迷糊糊的他和妹妹锁在房间里,然后由妹妹涂些红墨水到床单上,脱掉两人身上的衣服,盖上被子睡一夜。  

  她想:容之洲要是发现他睡了一个刚刚成年的学生,心里一定不会平静,那么妹妹就有很大的机会了,何况妹妹长得很好看,还青春正盛。  

  凭她对容之洲的了解,他一定不会将此事说给其他人听的,所以妹妹其实并没有损失很多,却有很大的可能会如愿。  

  “姐姐,绿灯了。”  

  她稳了稳心神,专心开车。  

  上午9点多,楚心语才醒来,睁眼就看到了睡得正香的容之洲。  

  她心里安定了下来,对自己说:“你还要求什么?起码他还知道回家。”  

  她动了动身子,他下意识的收紧了抱着她的胳膊,她赶紧停下动作。  

  她慢慢的将他的胳膊移开,轻轻的撤离他的怀抱,下了床。  

  他翻了个身继续睡,嘴里喃喃道:“心心,我们生个女儿好不好?像你最好。”他幸福的勾起了嘴角,又睡了去。  

  她的身子一顿,继续向外走去。  

  容之洲醒来的时候,听到楚心语正在卧室外面跟什么人讲着电话:“你帮我带礼金过去吧,我就不过去了,我这边——有点事……嗯嗯,一会儿我支付宝转账给你……那就这样,拜拜。”  

  “心心,要给谁的礼金?”他出声问,声音有些沙哑。  

  楚心语忙跑到了床边坐下:“你醒了,是张慧啦,咱们班原来的数学课代表,今天要举行婚礼了,本来我今天打算去的,但是看你一直睡不醒,我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家里,所以让梦欣帮我带过去。”  

  他知道那个张慧,他问:“几点了?”  

  楚心语说:“快11点了,你昨晚几点回来的?怎么那么晚?”  

  他看着她关心的神态,心里一片温暖,情不自禁的给了她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然后他又问:“在哪举行婚礼?”  

  “啊?哦,就在如意湖附近的那个御府食馆。”  

  “通知的几点开始?”  

  “12点。”  

  “打的的话应该赶得上,我马上起床陪你过去。”他已经下床开始从衣柜里找衣服。  

  “不用了,太赶了,说不定会堵车,到那里人家婚礼早开始了。”  

  “没事。”他一笑,冲她眨了眨眼睛,“我们赶得上去吃高价饭就行了。”  

  “可是她们都不知道我们是男女朋友!”  

  “我早就想要让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特别是你的好朋友舒梦欣。好了,没有可是了,乖乖的‘夫唱妇随’啊!”  

  她被他的一个“夫唱妇随”噎住了。

檀桑之恋

修改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