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三十一章 玉米地里见真章儿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2885 2015-09-21 23:40:57

    第三十一章玉米地里见真章儿  

  楚心语一向不怎么睡午觉,今天也是因为坐了三个小时左右车的缘故,才有些发困,一睡就睡着了。  

  不过她睡了40来分钟就醒了,神清气爽的再也没有了睡意。  

  于是她拿出手机连上网,习惯性的刷微信,刷完微信又开始刷QQ空间。  

  当她看到“@与我相关”处的红色的数字为14时,点开看去。  

  都是关于她前天晚上发的演唱会的那条。  

  容之洲的评论最靠前:“我爱你,至死不渝!”  

  她的心一热,眼睛发红,他看出了她对他的爱!  

  所以在车上的时候他问她偷偷觊觎他多久了,那会儿他就已经知道了吧?  

  下面一条评论是毕业后留在Z省工作的好友刘芊芊的:“好久不见,心语,上面在那里表白的是谁?怎么他的相册里连张照片都没有?好想见见你的这位白马!”  

  白马么?呵呵,确实是白马。她心想。  

  再下面是舒梦欣的:“小妮恋爱了喽!什么时候把藏在心里多年的男人带出来给妹妹看看?”  

  啊!她可没忘记舒梦欣上次醉酒时说过也暗自喜欢容之洲的,她敢带过去?她瑟缩了一下,不敢深想。  

  弟弟的:“老姐,你这是‘多年单恋熬出头’的节奏?”  

  最后是孟淑仪的,评论的是一个惊讶的表情加一个色色的表情。  

  这个孟淑仪!  

  孟淑仪?她吓了一跳!是不是公司好多人都看到了?  

  她果然在点赞的人里看到了:出口贸易部跟单员贺天!财务部出纳刘敏!居然还有进口贸易部的刘经理!!!  

  天!他们的办公室恋情曝光了?!  

  都怪容之洲!他没事在这上面表白干什么?  

  她立即把他的那条评论删除了。  

  可是看着上面的浏览次数:131次,天!她现在删还有用!?  

  她愤愤然的想打电话给容之洲,可又一想这是在她家,父母总是要顾忌的,又改成了发短信:容之洲!你这个坏蛋!我要杀了你!  

  半天也没见回复,虽然她想到他可能在睡觉,但她实在是需要发泄她的愤怒……还有恐慌,她又打电话给他,响了几声她又挂了。  

  她想这次总该能吵醒他了吧!  

  容之洲的头一会儿偏向左侧,一会儿偏向右侧,眉宇间似是笼罩着无穷的哀痛和不可置信,嘴里还念念有词:“不会的!你不可能会答应嫁给行云的!我回来了!你的之洲哥哥凯旋归来了!说好的我回来之后我们就成亲的!你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他身侧的手攥的紧紧的,那道道的青筋似乎要破皮而出!  

  “之洲……之洲”,是谁在叫他?是心儿,心儿没有和行云成亲?  

  “心儿!真的是你!”他的眼前慢慢清晰,真的是他的心儿!  

  他欣喜若狂!一下子坐起来半拥住她,拥的紧紧的。  

  楚心语脸上暴红,她一个劲儿的推拒着他。  

  岂料他抱的更紧。  

  “咳咳……咳咳……”,楚母站在门框处一阵假咳。  

  “之洲那小子怎么还没起来?莫不是先前说了大句这会儿吓得不敢露面了吧?若云你不舒服吗?怎么突然咳嗽的这么厉害?”楚父边说边往儿子的房间走去。  

  楚心语听着渐行渐近的脚步声,突然生出了蛮力,一下子挣脱开了。  

  容之洲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一脸的受伤。  

  “若云,你没事吧?”楚父走过来先关怀了下妻子。  

  楚母:“没事,没事,喉咙太干了,喝点水就好了。”边说边走去了厨房。  

  “小子!害怕给我家收玉米了?怎么还不起来?”楚父看向床上的容之洲。  

  “哥,我爸吓唬你的,我们南地就两亩地,上午我爸还干了半晌,下午咱们五个人估计俩小时左右就干完了!”刚回来的楚宏远笑着说。  

  楚父伸手拍了下儿子的脑袋,佯怒道:“就你多嘴!”  

  楚宏远揉了揉头,小声道:“我还不是看姐姐真喜欢人家嘛!”  

  容之洲这才逐渐的清醒了过来,他不是什么将军,她也不是那个心儿,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成亲,他们不是在古代,他正在女朋友家做客……  

  “爸,他好像生病了!你看他眉头上满是汗。”楚心语刚发现了容之洲的不对劲。  

  “是吗?有没有发烧?”楚父也着急了起来。  

  容之洲摸摸眉头,果然一片黏湿,他也才感觉到浑身都是汗,但他确定自己没有生病。  

  看到楚父和楚宏远正向自己床边移来,他忙说:“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奇怪的梦,想醒醒不过来。叔叔,我马上就起床,跟大家一起去收玉米。”  

  “之洲你真没事?”楚心语担忧的问。  

  “真没事,别担心。”他疑惑的闪了闪眸子,楚心语和梦里的心儿长得真的很像,只不过一个粉黛未施,一个妆容精致。  

  他忙下床穿起鞋来。  

  “小伙子,不舒服就让心心带你去看下医生,地里就别去了。”楚父说。  

  容之洲抬起头,态度坚决,语气坚定:“真没事,叔叔也别担心了,我说过的事总要做到才像话。”  

  楚父看了看他,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哥,好样的!”楚宏远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又朝姐姐眨了眨眼睛,也走了出去。  

  “之洲你真没事吗?可别硬撑,地里等身体好了也有的是机会去的。”楚心语关心的看着他。  

  他心里一暖,拉过来她的手印上一吻:“真没事,我们出去吧,再拖延下去天都要黑了呢。”  

  楚家南地的那片玉米地里,楚父看着与自己的速度不相上下的容之洲正挥舞着镰刀干净利落的砍倒一棵玉米杆,不禁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  

  楚宏远的速度也与容之洲相当,他跟容之洲聊天:“哥,你以前经常帮家里砍玉米杆吗?”  

  容之洲答:“没有,我家里没有种地。”  

  楚宏远和楚父闻言俱是一愣,同样的难以置信。  

  容之洲问:“怎么了?”  

  楚宏远笑了笑:“感觉哥砍的好娴熟,不像是新手。”  

  容之洲笑了:“确实不是新手,我以前去我姥姥家帮舅舅砍过两次,感觉不难。”  

  “……”楚宏远。  

  空气里又只剩下砍玉米杆的声音、从玉米杆上掰掉毛玉米棒子的声音。  

  一阵微风吹来,玉米叶子沙沙作响。  

  楚母用小水壶盖喝了些水,让女儿也喝些水,然后把大小水壶给远处那三个男子汉送过去。  

  楚心语先走到父亲面前给父亲喝,又走到弟弟处。  

  楚宏远说:“先给客人喝吧!”  

  容之洲忙说:“还是你先喝吧,别推辞了。”  

  楚宏远也不再说什么。  

  到容之洲了,楚心远看着他挥着镰刀砍玉米杆的样子也是呆了。  

  从来都觉得他生的俊朗帅气,这一刻更觉得他气宇轩昂,并且阳刚之气更甚。  

  “姐,你怎么不给客人喝水啊?”楚宏远促侠道。  

  楚心语脸蓦的一红,瞪了他一眼。  

  容之洲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过身看着她。  

  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脸上还添了两道泥土渍,想来应该是她掰玉米棒的时候擦汗所致。  

  “喝水吧。”她的声音温柔如水,隐含着几缕娇意,从大水壶里倒入小水壶盖里,端到他的面前。  

  容之洲扬了扬嘴角,伸手接过,口里吐了句:“小土妮!”,喝起水来。  

  楚心语娇恼的瞪了他一眼,也不便发作。  

  容之洲嘴角的笑意更甚。  

  楚心语接过壶盖,旋到小水壶上,立马就走回到原来她掰棒子的地方。  

  “心心,你眼光不错!这小子我看行。”楚母对宝贝女儿说。  

  楚心语脸一红,低声说:“那当然!”  

  楚母呵呵一笑,继续掰着棒子。  

  果真如楚宏远先前所说,两小时零9分钟后,他们砍完了所有的玉米杆,并且将毛玉米棒子装入了大的猪饲料袋子里。  

  最后楚父开的小皮卡里放满了毛玉米棒子和玉米杆子。  

  楚家人和容之洲坐在车子前排的座位上,一路欢声笑语的回家去了。  

  吃过晚饭后,楚宏远去了宏景的家,容之洲跟楚父楚母、女友一起在院子里给毛玉米棒子“脱去外衣”。  

  弄完之后大家轮流洗漱,准备睡觉去了。  

  容之洲刷牙的时候楚心语特意走过来盯着他看,看的他心头有些发毛,好一会儿才听到她说:“回到卧室记得给我发短信”,然后就离开了。  

  容之洲回到卧室拿起手机,见有一条未读短信和两条未接来电,未接来电分别是楚心语在下午2:06和2:58打来的,他又打开未读短信:“容之洲!你这个坏蛋!我要杀了你!”  

  他心里一紧,这是怎么了?今天一天不都还是好好的吗?

檀桑之恋

修改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