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五章 他又梦到她了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3625 2015-08-20 01:17:43

    被闹钟叫醒的楚心语头有点晕。  

  她苦笑了下,她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就这么轻易的被容之洲给乱了心情,这样不好,不好。  

  楚心语刚登上QQ,就看到容之洲发给她的消息:Daisy,早!上班之后带上记事本到我的办公室来。  

  她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7:53,还有7分钟。  

  她擦了桌子后开始拿出笔和本,心里对自己说:楚心语,在公司里一定要收收心,抓住这次机会好好学习,努力工作,这个才是重点,其它的都是下班之后才该想的事。嗯,加油!  

  容之洲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今天她穿的是寻常的黑白职业套装,配上她素净的小脸和饱满的红唇,竟让他移不开眼睛。  

  他想他是中毒了,他的女孩他怎么看都觉得好看。  

  他收了收神:“Daisy,来公司两天了还习惯吗?”  

  楚心语公式化的声音响起:“谢谢经理关心!很习惯,请问叫我过来,是有什么安排吗?”  

  他有些不习惯她的这种声音,皱了皱眉头,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眸光闪了闪:“是的,今天说说你以后的工作。首先,这是我们人事档案柜的钥匙,人事档案是机密,你一定要保管好。”  

  他把钥匙推到她面前,她看了看,说:“好的,我一会儿走的时候,会拿回去好好保管的。”  

  他又说:“Daisy,看你的简历,你上一份工作是在猎奇招聘网担任招聘顾问是吗?”  

  她:“是的,经理。”  

  他皱了皱眉:“Daisy,在公司里以后叫我Lucas就好,没有关系的,不要一口一个经理的叫。”  

  楚心语愣了愣:“好的,Lucas。”  

  “看你简历上写:你们经常帮客户筛选简历、推荐人才是吗?”  

  “是的。”  

  “那好,那以后咱们公司招聘网站上的内容,就由你来维护了。公司用的是智联招聘网,我说下用户名、密码,你记一下。”  

  看她记完以后,他就接着说:“你要维护好,以后各个部门有审批通过的招聘申请,你都要及时发布到网站上。每天都要刷新,筛选简历,看到有好的简历就发到我的企业邮箱里来。”  

  “以后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人事部初试那一轮你跟我一起面试……”。  

  楚心语都一一记下。  

  不得不说容之洲是个细心周到的人,她会的事情,他交给她来做,她不会的事情,他选择了带着她来做。  

  她感激他的同时又一次佩服他,更不要说她一贯都很佩服他了,这更坚定了她做好这份以前没做过的新工作的信心。  

  “你先熟悉熟悉我今天跟你提到的这些工作,有不懂不会的尽早来问我,你要尽快的成长起来。”容之洲说。  

  “好的,Lucas,我会的。”  

  “明天早上提前十分钟到公司,我们在省人才市场定了场招聘会,主要是为进口贸易部招聘几个销售人才,你跟我一起去。”  

  楚心语心想:这么快就要真枪实弹了!  

  她忙应:“我记住了。还有其它要交代的吗?”  

  容之洲看着她的样子,心想:她还真是公事公办啊,不像私下里在一块时那般的羞涩,可是她工作的状态也好迷人。  

  楚心语都快被他的专注目光灼伤了:“Lucas,我可以回去工作了吗?”  

  容之洲眸子又闪了闪,视线落在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上。  

  自从那晚他尝过它的滋味之后,他看到她就越发的着迷,恨不得见到她就吻她。  

  “容之洲!”  

  “什么?”他这才回神。  

  “我先回去工作了。”楚心语绞着双手。  

  “嗯,去吧。”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  

  楚心语走出他的办公室之后,他摇了摇头,心想:我活的25个年头里,还是第一次失态成这样,还不如那个小女子情绪控制的好,这样可不好,得改,对,得改!  

  省人才市场里熙熙攘攘,来找工作的人好多,不时有人过来他们这边。  

  看着招聘台上大概有四五十份应聘导购和配送员的简历,再看看手里寥寥几份的渠道业务简历,楚心语再一次感到无奈。  

  就是这样,应聘者大多对一些安稳性的工作趋之若鹜,真正喜欢做业务的还是少数的。  

  她自己不也从业务改行到文职了吗?  

  虽然她觉得她先前做业务,做的还是蛮开心的,但是一方面她的能力有限,业绩平平,所以导致收入不算好,跟做文职的收入差不多;另一方面家里的人也总是觉得: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跑业务,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容之洲跟一个前来咨询的男孩子谈完,看到她似乎在发呆。  

  他挑了挑眉毛,把桌上那叠应聘导购和配送员的简历推到她面前:“筛选一下,把你认为合适的挑选出来,导购候选人不要超过10个,配送员不要超过5个。”  

  “好的。”楚心语低下头,开始筛选起了简历。  

  她筛选的很快,根据公司的职位要求,导购性别上无所谓,要求高中及高中以上学历和有半年以上的商超工作经验,根据这些硬性条件粗略筛选下来,就剩下15份应聘导购职位的简历了。  

  接下来就是配送员的简历了,(因为国家不允许聘人单位有性别歧视,所以即使他们要招的配送员必须是年富力壮的大老爷们,也不能直接在职位要求中写出来只限男性。)楚心语先把女性及明显是刚毕业的学生的简历给挑选出去,这样下来,剩下来8份该职位的简历。  

  然后她才拿起来这留下来的23份简历,开始细细的看。  

  容之洲看着身边认真看简历的楚心语,心里叹道:她只要是在沉浸在工作中,他在她身边她也可以表现的大方自然,但其它时候,她真的好容易害羞。不是亲眼所见还以为是两个人呢。  

  楚心语终于筛选出来的时候,抬头就说:“Lucas,简历筛选好了,你过目一下。”  

  容之洲接过她递过来的简历,用下巴向她示意他面前的另一小叠简历:“这几张是刚才投递的,你再筛选下看看有没有感觉合适的。”  

  “好的。”  

  容之洲也拿起她递过来的简历,看了看又挑出来几份。  

  中间时不时的有过来询问的求职者,都是容之洲在接待。  

  楚心语一直都在忙着筛选简历,这会儿筛选完了,看向容之洲跟询问者的互动。  

  这时恰巧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跟容之洲沟通了几句,脸就红了,呐呐的说:那我填份简历吧。容之洲就把笔递给她,小姑娘的脸似乎更红了一些。  

  楚心语在一旁看的特别不是滋味。  

  当小姑娘走远了,楚心语才把又筛选出来的简历递给他,没经过大脑就来了一句:“容经理很受小姑娘欢迎啊?”  

  语气中带着些不自觉的酸味。  

  容之洲正在接简历的手顿了顿,又慢条斯理的拿好放在自己面前:“可不是吗?有多少小姑娘都排队等着跟本公子约会呢?”声音中带着促狭和戏谑。  

  楚心语一听心里一阵难过:“我说怎么刚追到手才两天的女朋友都顾不上了呢?”  

  容之洲一听,原来是在怪自己这两天下班时间没去找她啊,他还以为她不在意呢,敢情是在这等着他呢。  

  “啊,谁家的醋坛子打破了,好浓的酸味啊!”容之洲靠近她的耳边轻轻的说。  

  楚心语的耳朵和脸颊迅速的红了,向一边挪了挪身子,没有说话。  

  “呵呵”,容之洲轻笑了起来,楚心语瞪了他一眼。  

  “好了,不逗你了。”他说:“不好意思,刚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就两天没私下联系你,是我不好。我也正想找个时间跟你说呢,我这几天都有事,要到本周日下午才会有时间来陪你呢。”  

  楚心语问道:“什么事啊?”  

  他盯着她看,看的她心里毛毛的:“你想知道?那我先问你个问题:你想不想提前见见你未来的公公婆婆?”  

  “未来的公公婆婆”这几个字给楚心语的震撼太大,震得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见容之洲正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她时,她故作镇定的说:“谁未来的公公婆婆还说不定呢,关我什么事!……噢,原来你父母来了,你且好好的陪着吧!”  

  容之洲看着她的样子只想发笑:“知道你现在可能不会想见,那就乖乖的等着我把他们二老送走之后再来陪你。”  

  “可是你每天都不会发条短信吗?”楚心语嗔怪道。  

  容之洲笑道:“不是怕你睡着了吵醒你么?因为我知道白天我还能看到我的傻姑娘。”  

  楚心语又瞪了他一眼:“你才傻,你是个傻大个。”  

  “呵呵”,容之洲又是一阵轻笑。  

  刚好又有人过来咨询,楚心语心里庆幸着刚才他们说话的时候没人过来,要不她非羞死了不可。  

  下午从人才市场回来,容之洲让她好好的熟悉下公司进出口的主要业务流程和产品,让她临下班的时候,打电话通知筛选出来的应征者次日上午8:30过来初试。  

  晚上,一个酒店套房里,容之洲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和左侧的中年男子谈笑风生,一个中年女子正坐在床边看着他们。  

  如果你仔细分辨,可以看出容之洲和那名女子长的颇有些相似,尤其是眼睛,鼻子倒更像那名男子。  

  容之洲正说着话,时不时的看看自己的手机。  

  那名女子留意到了,说:“洲洲,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要做?要做就去做吧,不用陪着我们了,我们也该睡觉了。”  

  容之洲知道是母亲体贴自己,说:“没什么大事,我再陪爸妈待会儿。”  

  他父亲说:“不用了,有事先办事,我们要睡觉了。”  

  “那好,爸妈你们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容之洲起身走到门口,对着走过来的母亲说:“妈妈明天见,把门锁好。”  

  他母亲点了点头,说:“不要担心,路上小心点。”  

  容之洲应了声,听到母亲锁门的声音才开始走。  

  刚走到酒店的大厅里,他就迫不及待的发了条短信:“心语,睡了吗?我今天特别的想你。”  

  他发了短信后继续往家里走,结果到了家也没听见手机响。  

  翻出来看确实是没有信息,看时间现在还有十分钟到十点。他苦笑,他的女孩果然已经睡着了么?  

  而他心里正在想的女孩,确实还没有睡着。  

  只不过她把手机关机了,因为刚才陆俊泽又打电话过来了,她不想接。  

  因为她知道她一接,他们免不了又像前一段一样吵起来,会给自己的心添堵。  

  当她看到容之洲发的短信时,已是第二天清晨。  

  一开机就看到这么一条短信,谁的心情会不好?  

  她心里美滋滋的,也感觉很抱歉,立马开动手指回了条短信:早!我也想你。  

  回完之后就开始起床洗漱。  

  收到短信的时候容之洲还沉浸在梦中,他又梦到她了。

檀桑之恋

修改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