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第二章 为何你总出现在我的梦里

你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恋 3530 2015-08-17 23:03:10

    楚心语迈着有些颤抖的腿,走向办公室唯一的一张办公桌前,“啪”笔落地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空间分外响亮。  

  “抱歉”,她边说边弯下身子去捡笔。  

  站起来后才发现一张帅脸离自己极近,她似乎都能感觉到他呼出来的气息。  

  她的心“砰砰”直跳,快的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心里道:真的是容之洲吗?我不会又是在做梦吧?  

  楚心语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面前人的脸,都忘了她来的目的。  

  “楚心语?”  

  “啊?”她的魂魄终于回归肉体,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是真的!不是梦!并没有注意到:面前的男人眼镜后的那一抹细碎的笑意。  

  “哦,您……您是新泽贸易的人事经理吧?我……我是新入职的人事专员楚心语,今天过来报到。”  

  闻言对面的男人也敛了敛神色,慢条斯理的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  

  “你就是新来的人事专员?”  

  声音还是记忆中那熟悉的声音,只是这会儿让人感觉特别的稳重和严肃,还有些许的陌生。  

  “是的,经理。”楚心语稳了稳心神看着他的鼻梁位置道。  

  “你现在来说说对我们公司的了解。”男人说。  

  “新泽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去年出口额15亿,进口额10亿,净利润16亿,今年上半年出口额有所萎缩,进口额有所增加,总体跟上年几乎持平,是S市最有发展潜力的私企单位之一;公司现在设置的部门有……大概就是这样”,楚心语讲完之后,低下头等着对面那个一直很安静的男子讲话。  

  大概过了五分钟时间,屋里静的只能听见表针的滴答声,楚心语心里开始忐忑起来:面试的时候不是他面试的我,这会儿不是又感觉我不合适了,要“退货”吧?还有,他明明就是容之洲啊,难道不是,世界上真有这么像的人?不但样子像,就连声音也像?如果是他,难道他不认识我了……  

  “楚心语”,带着点无奈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什么?”正陷入自己思想里的楚心语下意识的抬头答道,声音大的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她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  

  对面男人的眼睛里多了一抹兴味,摸了摸鼻尖:“那再说说这家公司的老板叫什么名字?人事经理,也就是我,叫什么名字?”  

  “老板的名字叫任灏南,是S市有名的企业家,人事经理的名字叫,呃……”,楚心语说到这里,偷眼看了一下对面的男子:“是叫……容之洲吗?”  

  “嗯”,一声略显轻快的男声应道。  

  这一声“嗯”迅速在楚心语的脑中炸开:是他,竟真的是他!  

  这一刻她竟有种想跑的冲动,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  

  “楚心语!”  

  闻声楚心语收回了正要往外面走的腿,又低着头转身走回了原来站的位置。  

  容之洲眨了眨眼睛,这个老同学是怎么回事?怎么确定了是他,就一副要跑的样子?他不记得他们做前后桌的时候有得罪过她呀?  

  “你跑什么?”容之洲语气中带着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恼怒之意。  

  “没,没有”,楚心语只觉得内心犹如万马奔腾,有种即将控制不住的感觉。  

  “容之……容经理,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容之洲的眸子暗了暗,动了动唇,却什么也没说,指了指办公桌前的一摞文件,说:“你先把这些拿去看,明天下班前还回来,有看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通过QQ或直接下来问我,做事去吧。”  

  “好的”,楚心语边应边抱起那摞文件,“那我就先上去了”,楚心语勉强稳住心神,转身离去。  

  容之洲看着楚心语的背影,眸中闪过复杂的光,拿起笔来在纸上写字:楚心语楚心语楚心语……  

  容之洲的笔尖顿住,心想:老同学,既然你来到了我身边,那我一定要弄明白:为什么你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为什么总是在关键的时候,你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干扰我的心神?  

  楚心语回到自己的座位,用手不停的在自己胸口顺气,仿佛这样可以平复自己还在“砰砰“直跳的心。  

  她低头翻着拿回来的一摞资料,心里想这么多资料两天时间看完,并搞明白还是有压力的,要认真看才是。于是努力稳住心神,开始仔细的看资料。  

  中午吃午饭的时间到了,前台小姐看楚心语还是没动静,就走过去叫她:“楚心语,到吃午饭的时间了,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好啊”,楚心语将资料收好,拿起包包就要跟着前台小姐走。  

  “楚心语,打卡!下班要打卡的,你的卡片我已经弄好了,给!”前台小姐递给她,并且告诉她怎么打卡,打过卡之后把卡放到哪里。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啊?”楚心语问她。  

  前台小姐笑了笑:“我叫孟淑仪,英文名字叫:Cassiel,你叫我淑仪就好。我来公司的时间也不长,比你早来2个星期。”淑仪的话又活泼又清爽。  

  “哦,谢谢你呀淑仪,我们吃饭去吧。”  

  孟淑仪走到了门外时,楚心语刚走到门口,看到门外刚好走来一个人,霎时她就感觉心跳的快了起来,来人正是容之洲。  

  “经理”,她低声唤道。  

  “嗯,吃饭去呀?”容之洲看着楚心语的样子,心里越发的感觉奇怪,脑子里直直叫嚣着:为什么我在将近七年的时光里总是梦见她?为什么这次见着她后我总是想看见她?  

  “是的,那我去了。”  

  “去吧”,容之洲说着先往门边让了一下,楚心语脚步有着凌乱的走向孟淑仪。  

  孟淑仪说:“容经理是过来打下班卡的。”  

  “呃,他每天还要上来打卡?”楚心语一阵心跳。  

  “是啊,除了总经理之外,其它领导都要过来四楼打卡的,因为咱们公司只装了这一部打卡机。”孟淑仪说。  

  “哦。原来是这样。”楚心语一边应心里一边想:这样岂不是每天都有可能可以见到他好几次?心里带着三分雀跃二分期待五分哀愁。  

  吃饭的往返途中,楚心语问孟淑仪:“容经理是什么时候来公司的?”  

  孟淑仪说:“我也不清楚啊,来的时间好长了吧。以后你自己就知道了,你是人事专员啊,肯定会让你管理人事档案的啊!”  

  “对呀,我怎么忘了,呵呵”,楚心语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下午一上班孟淑仪就加了楚心语的QQ,发了份公司的通讯录过来。  

  当楚心语看到容之洲这个名字的时候,赶紧拿手机保存了起来,名字备注成“star”,保存好后又看了看,脸上绽放出极为快乐的微笑,这一幕刚好被上来打卡、顺便过来关照他新招的手下的容之洲看到。  

  他的名字什么时候叫“star”了?他怎么不知道?他的英文名字明明叫“Lucas”。  

  容之洲抬头看向楚心语,被楚心语的那抹微笑给晃了心神。  

  他从来不知道,他的这位老同学可以笑的如此好看,像冬日里的太阳,照的他心里暖暖的、亮亮的。  

  “呃,经理!”楚心语感觉有种压力来自她头顶的方向,抬头一看居然是容之洲,心脏狂跳起来,想起刚才自己正在记他的号码,顿时脸变的好热。  

  “嗯,我来看看你资料看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不懂的地方?”容之洲也敛去了异样,正经的问。  

  楚心语松了一口气,也许他并没有看到,也许他刚来,没事的,瞎想什么。  

  “有的,不懂的地方我已经记了下来,准备明天上午一起去问经理。”楚心语看着容之洲道。  

  容之洲眼镜后的眸子动了动,忽而嘴角上扬,说:“Daisy,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通过QQ问我,不要攒了一堆问题之后才来问我。”  

  楚心语忙应:“我知道了,经理。”  

  容之洲看着她瞬间一副办公事的态度,笑道:“你也可以直接叫我Lucas,不用叫我经理。好好看,一会儿把不懂的通过QQ发给我”,说完就走了。  

  楚心语呆了呆,赶紧接着看资料,又想起来容之洲刚说的话,又赶紧把她先前记下来不懂的问题打出来QQ给他。  

  容之洲刚坐在他的办公椅上,就看到他的私人QQ上有个猫猫的头像在晃,他打开。  

  “经理:在吗?”“我现在不明白的地方有这几个:1……2……5……”“麻烦您了^-^”。  

  原来这个QQ是楚心语的,容之洲现在才知道这个昵称叫“清清浅浅”的网友是自己的这个老同学。  

  容之洲记得高二下半学期他转学之前,楚心语有拿个本子到他面前,要他写下联系方式。  

  犹记得那时,她转过身子面朝他低着头声音极轻的说:“容之洲同学,可以留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他抬头只看到她微微透明的耳朵,上面泛着可疑的红。  

  他的喉咙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他怎么觉得她的耳朵好像更红了一些,他心里觉得有趣,“嗯”了一声,拿起笔在她的本子上写下了他的手机号和QQ号。  

  不过他后来丢过两次QQ号,他记得她是在他上大一的时候加过他好友,那时候只偶尔聊过两句。后来他换QQ号后就没有她的QQ号了,那么她是什么时候加的他的这个号呢?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子里呼之欲出却转瞬即逝,快的他抓都抓不住。  

  他停下了他在想事情时习惯敲击桌面的手指,看了看楚心语发过来的那些问题,把手放在键盘上回复了起来。  

  吃过晚饭后的楚心语正躺在床上看小说,听见“叮咚”一声,拿起手机一看,是陆俊泽发来的QQ消息。  

  他现在不来她门口堵她了,她还以为他彻底放下了呢,看了一眼消息:小语,我们和好吧?  

  她把手机丢到一边,没想着回复他。  

  “我们都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楚心语猜是陆俊泽的电话,不想接,手机暗了,过了会儿又响了……,楚心语想着索性再明白的跟他讲一次,以后再也不理他了。  

  于是拿起手机直接滑到接听键,没等那边说话就开讲:“你先别说话听我说,我们不可能了,永远都不可能了,所以我们好聚好散,不要再纠缠下去了好不好?”  

  手机那头一片沉默,但没挂电话,楚心语又说:“那好,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我们以后就是路人了,再见!”  

  就在她要挂电话的那刻,那头传来了熟悉却有着几分难辨情绪的声音:“谁纠缠你?”  

  楚心语身子一僵:怎么是他?

檀桑之恋

修改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