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纯情女王纯情后

第十章 野外趣事 2014.7.12

纯情女王纯情后 沉封的记忆 2803 2014-06-21 19:12:45

    

   等他回来时她已经在毛毯上睡着了,此时她那娇小的鼻子在她的呼吸下一伸一缩的煞是可爱,收拾一番之后,将处理好的野鸡串到树枝上放到火堆里考着,他一边注意她那里的风吹草动,一边计算着烤鸡的时间。

   每隔一个相同的时间他都会去翻一下烤鸡,很平常的野鸡却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人间美味,随着他不停的翻转着烤鸡,不时的在鸡身上涂涂抹抹,那诱人的香味随着他的动作飘入她那灵敏的鼻子里,上一刻还是熟睡的人,下一刻便到了火堆旁,那双眼睛直溜溜的盯着火堆上方的考野鸡。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羽文瞳抱着手委屈的看着轻璇郢,原来是刚刚羽文瞳在不知不觉间就将爪子伸向了还是滚烫的烤鸡,半路上被一双白皙的手给拦了下来,还打了一下下。

   “师兄,我饿。”她有气无力的说到。

   “等冷一点在吃,现在还很烫。”拦住了那双准备偷吃的小爪子,在听到爪子的主人说饿的时候,他很好心的解释了一下。

   之后将那双被他拍了一下的小手握在手心,省的一会儿她忍不住再用手去拿。大约过了几分钟,肉不在那么烫。羽文瞳却首次知道什么叫度秒如年,什么叫只能看不能动。

   轻璇郢将鸡腿给她递了过来,本来她还在气头上,并没有决定去接,可这时某个叫肚子的家伙很没骨气的叫了起来,在一番思想斗争后,亦然很没有骨气的将鸡腿接住,抱着猛啃。

   (而此时野鸡的灵魂在半空中大呼道:生当做鸡杰,死亦为鬼雄。你们两个违反动物保护法的人,就连死都不给我留个全尸。 某野鸡悲愤的看着下方正在瓜分它尸体的两个斯文败类。 轻璇郢与沐紫瞳两人突然觉得背后生寒,寻着望去两人发现了半空中正在哀怨的野鸡的灵魂,两人瞅了瞅然后很没良心的说道:下次投胎记得投的胖一点,这么瘦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 说完后两人很默契的一个出左手一个出右手的送了野鸡最后一程,看了看消失在天际的野鸡魂,两人同时在心底感慨道,这回暖和多了,然后继续手头未完成的工作…继续分尸!)

   轻璇郢吃东西的时候动作优雅的赏心悦目,让羽文瞳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秀色可餐”这四个字。

   “咕嘟~咕嘟”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拿起鸡腿就开始猛啃了起来。

   “慢点吃别着急,吃完还有……”说着又将另一个鸡腿也递了过去。

   她真的太饿了,要是平时的话她一天吃五顿,一日三餐加上两顿零食,今天从中午开始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吃零食,而且有赶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哪里还有形象可言。

   连续啃完两只鸡腿后才有了饱的感觉,便拒绝了迎面而来的鸡翅。

   “等一下。”刚要起身的她被他突然叫住,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条手帕温柔的替他擦拭着嘴角的油污。

   “不用了,我自己来。”伸手在自己怀里摸了摸,诶我的帕子呢?也许,大概是丢了吧!此时的她一点也想不起就在昨天她才将帕子送了出去。

   “擦好了,快去睡吧!”正在她纠结帕子丢哪了,一声温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回过神来便看到他正在吃着剩下的烤鸡,斯文的动作和自己一比较,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

   好吧,她承认她吃饭是豪迈了一点,但斯文的吃法她也试过了,那小口小口的吃法一点都不过隐,还是自己原来的吃饭方式吃的比较香,尤其是斯文又不能当饭吃,所以别再她面前提斯文两字。

   水足饭饱后的羽文瞳感觉睡不着,(你丫的你都在轻璇郢怀里睡了一下午了,要是还能睡的着,除非你是猪。)

   欣赏了一会儿“秀色可餐”后便到附近的草丛中看看有没有新发现。

   找了一会儿,在一颗大树底下她发现了某只正在攀爬的虫子,只见它挥舞着两只大大的钳子,努力的拖着肥重的身子向上一步一步的爬着,不知爬了多久,最终树的一个分叉的树干的一片叶子的背面停了下来。

   从羽文瞳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它的一举一动,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只虫子好像变成了一个木偶似的,依旧没有动静,在她看的入迷时一件带着淡淡药香的外套被人披在了她的身上。

   “夜晚的温度比较低,穿着别冻着了。”那浓浓的关心让她心底一暖。

   衣服上除了药香的味道,还带着一股温暖,应该是刚刚烤过的,入手的温度使她浑身暖洋洋的,对着他笑了笑。

   轻璇郢并没有说话,只是用行动证明了他的想法,将她轻轻的搂入怀里,调整到了一个让她舒适的姿势后,变身出那双艺术家的手为她柔了柔有着酸麻的腿,因为精通医术,所以柔的既舒服又缓解了酸麻的感觉。

   再加上他的手法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那不仅是身体上的享受,更是精神上的享受啊!

   这舒服的程度让她有一种昏昏入睡的感觉,不过那也只是错觉。抬头继续观察着那只装死的虫子时,她被揉的都聚不起一点精神,虽然被揉的很舒服,但始终抵不过好奇心的驱使,示意他不用在揉了,从新调整了一下姿势坐在他怀里,背贴着他火热的胸膛,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消失了一般,只留下“怦~怦~怦~怦”的心跳声,原本的气氛变得暧昧了起来。

   “咔”一声破裂的声音将这暧昧的气氛搞得烟消云散。

   两人寻声望去,由于习武的人就算在夜晚也可以将事物看的十之八九,通过她那强悍的视力,她发现那只装死的虫子的背上微微裂出了一道裂痕。

   “师兄快看啊!”

   看着她那激动的样子,他宠溺的揉了揉她头柔软的如丝绸般的长发。顺着她手指指的方向看去,那不就是一直丑不垃圾的虫子,有他好看吗?看紫儿激动的模样他都想杀虫灭口了,正在蜕壳的某虫子突然感到一股很强的怨气。不过这些话他绝对不会在她面前说的,不然他的形象就毁了。(作者:其实你早就没有形象可言了-_-||)

   眼前的虫子丑是丑了点,但是谁叫紫儿喜欢呢。所以我也就勉强喜欢吧!

   看着那条越来越大的裂缝中,钻出了一只稍带一点点绿和一点点米黄色臃肿的身体,时间过去了一刻钟,它慢慢从壳里露出了原形,大大的脑袋上有着两只如大米粒般大小的眼睛,然后是吸管状的鼻子,紧接着是那肥胖的身体,…………最后是钝钝的尾巴。

   出来后的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变不在动弹。羽文瞳甚是好奇的问“师兄,那只虫子怎么不动了呢?”怀着疑惑的问道轻璇郢,毕竟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她很难看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在绝情谷中那里除了花草树木,很少有其他种族。

   更何况在现代她又是神偷,整天忙着怎样将自己看中的宝贝拿回来放到自己的自己的地下室里,等玩够了在转卖给他人。在古代她有是绝情谷的大小姐,平时爷爷和师兄看她看的很紧,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火眼晶晶。

   更绝的是在绝情谷的四周都中满了有毒的花草,就算不靠进也会被空气中的毒气所侵蚀的。

   并且在绝情谷的入口处还有一个迷阵与一个杀阵,就是懂阵法的人都望而却步,更何况那些动物呢?

   不过排除这些,绝情谷的绝对称得上是“世外桃源”,谷内有专门打理出来的竹轩园,桃花涧,梅歆宛,松树林,…………。最美的就是后山上的景色,后山上有一大片的薰衣草和蓝色妖姬,紫与蓝的搭配非常契合,高贵与内敛显示出无比的梦幻温馨,所以后山是她最喜欢的地方了。

   至于那虫子吗,谷中没有啊,你让她上哪看呢?

   轻璇郢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那只挂在壳上的虫子。

   只见那只虫子身上的颜色不断的加深着,翅膀慢慢的张开,直到浑身的颜色完全变成黑色,翅膀完全展开,它才挥舞着翅膀,发出“”嗡嗡~嗡嗡嗡。”的声音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