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纯情女王纯情后

第八章 安忆轩PK轻璇郢 2014.7.5

纯情女王纯情后 沉封的记忆 2948 2014-06-21 19:06:31

     刚被痛醒了的安忆轩眨了眨迷蒙的眼睛,眨了一会后才完全醒来,刚醒来的他朦胧的双眼在配上那张正太的脸好萌好有爱哦!羽文瞳深深地被这副萌萌的表情雷住了。

   刚醒来的安忆轩一直感觉嘴巴痛痛的伸手一摸果然流血了,又看向四周只发现一个比自己小一点的小女孩,便委屈的问道:“你是谁是不是你咬破了我的嘴巴?还有你为什么要咬我?”他装作凶恶的样子问道, 却不知他这个样子更引人犯罪。

   “我叫羽文瞳,羽是羽毛的羽,文是文采的文,瞳是瞳孔的瞳。那不是我咬的。”她一副我是好人不干坏事的样子,就差在脸上写上我是好人这几个字了!

   “难道是虫子咬的。”他自言自语的说着。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听力都是很好的,而她就是其中之一,很不幸他的话被她听到了,她最讨厌那些丑了吧唧的虫子了,顿时火气上涨:“虫子,你全家都是虫子呢。不就是咬你一口吗?你至于吗?”

   正太右手揪着左手的袖子结结巴巴的说:“娘亲曾经说过,这里只能给我娘子碰的。”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唇。

   “我亲都亲过了,难道你还要亲回来啊?”她挑衅地看了看他。

   “我,我想说你既然亲了我,你就是我娘子了,还有我叫安忆轩,安是平安的安,忆是回忆的忆,轩是轩辕的轩。小名叫小炎娘子可要记住哦,而且我会对你好的。”说完他便害羞的低头,从她的那个方向很容易的看到他的耳朵都因害羞而变成红色的了。

   羽文瞳无语的看了一下安忆轩,什么!亲一下就是他娘子了,照这样的话自己得有多少老公啊!好歹自己前世也是富婆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就连男朋友都是一个月换一个,模样性格都不带重复的,不过遗憾的是虽然有那么多男朋友,但是都仅限于亲亲小嘴牵牵手最多也就盖上棉被纯睡觉,真不知道自己当时咋那么纯洁的呢?现在倒好自己一死,不都便宜给别人了,她越想越生气…………

   “娘子”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别吵,没看到老娘正在思考问题吗?”愤怒的冲他吼了一声,并送了一个凶狠的眼神。

   这让本来就不安的他更害怕了,娘子好凶哦,虽然生气的时候看起来很可爱不过眼神好像要杀人,想起了刚刚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的话,他急忙委屈的对她说:“娘,娘子,我,我只是想说你后面有蛇。”

   “什么!我后面有蛇,那你不早说啊!………”她还未说完,就已经被他拉跑了。

   “呼~呼~娘子现在安全了不用再跑了。。。”他喘着粗气。

   “累死我了。”他这时才想起来她又不怕蛇,她跑什么的。

   都怪他,他怕蛇吧!刚刚他的脸上带着恐惧,他应该也怕蛇。既然怕蛇的话那就好办,羽文瞳在心理想道。

   “我是不是你娘子啊?”

   “是啊!”

   “那娘子说的话你是不是要照办呢?”她循循善诱道。

   “对啊!”

   “那你可不可以帮我养只宠物啊~”

   他点了点头

   “那你就帮我养条蛇做宠物吧,蛇啊软软的,凉凉的,很可爱呢,对吧,相公?”她坏笑道。

   “娘,娘子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他有些发抖地问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想让你帮我养条蛇最好是银白色的,因为我喜欢银白色的东西,问题吗?难道你不肯。”她装作失落的样子。

   “好,我帮你养。” 看到她失落的样子,他不知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看到他自己说完后就一副害怕却又坚持的模样,她不经色性大发了起来,她想上去吻他,她不仅这样想了还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亲吻着果冻般的小嘴,正惬意是,一阵掌风向安忆轩袭来,她快速推开了安忆轩,向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顺着掌风袭来的方向他她看到了正一脸怒气地盯着安忆轩的大师兄,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想我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而安忆轩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自己,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是却不愿在她面前表现出来,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羽文瞳看着眼前两个深情对望的男子似乎忘了自己的存在不经恼怒了起来,“喂你们两个能不能看看我,我这么大个人被你们两个当成空气就算了,如果你们两想谈情说爱就别当着我的面眉目传情,怪慎得慌的。”说完她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紫儿,等一下。”

   “娘子,等等我啊!”

   羽文瞳在心里替安忆轩默哀了一秒钟后,便听到了“啊”的一声果不其然大师兄忍不住的对安忆轩出手了,她在心里幸灾乐祸道,哎!都叫你别喊我娘子了,为你好你还不听现在后悔了吧!她一边拦住大师兄防止大师兄在对安忆轩出手一边查看了一下安忆轩的伤势,还好刚刚大师兄手下留情只是受了些轻伤最重要的是那张娃娃脸并没有任何损伤。

   “紫儿,让开让我好好教训这个家伙。”

   “师兄这孩子脑子有问题你千万别和他计较。”她小声地对他说的说然后用手指着,安忆轩的脑袋。说完后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大师兄的回复但从是想紧握的双手挣慢慢升派的情形下便知道大师兄已经消气了,危险解除。

   哄好的一个便去哄另一个“小炎你还好吧?”她上前几步扶起了安忆轩。

   “没事只是有一点点疼,娘子那人是谁呀?为什么不准我叫娘子为娘子,那如果不叫娘子为娘子的话,那应该叫娘子什么呢?”无故被打了一掌的他,本就委屈的不得了,但碍于在娘子的面前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所以他才忍住了,将即将逃出牢房的眼泪给抓了回来,可是在看到娘子幸灾乐祸的眼神是,那拼命忍住的眼泪还是“啪~啪~啪”的往下掉。(眼泪:我终于越狱成功了!眼泪激动的流下了眼泪。。。)

   “小轩,别哭了,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娘亲说,女孩就是要宠的,所以娘子的话一定要听,他点了点头“嗯,听娘………曈曈的。”

   在一个桃花盛开微风习习的季节中,一个酷似仙女的小女孩与一个拥有娃娃脸的男孩站在一起,那画面唯美至极让任何人都觉得赏心悦目,却唯独刺痛了他的心。

   “紫儿,我们该走了”他觉得他那张温和如玉的面具好似裂开了,心仿佛被一只手紧紧地攥着,看着自己守了快把八年的宝贝,和别的男子有说有笑的,那感觉真是糟透了。

   “曈曈,你们要去哪,你可不可以不走,不如和我回家吧,我娘亲一定会喜欢你的。”安忆轩苦苦的哀求道。

   但事与愿违她必须要走了,如果她再多做停留的话,它绝对相信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会发生了命案,为了他那张可爱萌到爆的脸她必须走了,不过她趁大师兄没注意,飞快地亲了一下安忆轩果冻般的嘴上,亲了一口等他睁开眼睛时,也看到那个打了他一掌的男人抱着同榻离开的背影。

   这一刻安忆轩,忍不住了他开始大哭了起来你哭里面想他们离开的方向跑去不知跌倒了多少次后,被寻声找来的护卫队们拦住了。

   “别拦着我,我要去找曈曈,我要找曈曈”他用手推了推护卫队,可是他人小力小没有推动他们,护卫队的人四处张望着企图将少爷口中的曈曈给找出来,可是四周除了花草树木就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其他连只动物都没有上哪去给少爷找曈曈啊。

   “少爷要找到曈曈是什么样子的,你描绘一下便于我们寻找。”护卫队长柳青问道。

   “曈曈是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女孩长得像仙女,柳叶眉,大眼睛对了她好像说她是哪里人,我一时忘记了还有她身边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师兄,他们不是武陵城本地人找到了后立即通知我,随后一群人便消失在祈福寺的后山中。

   后来回到家的安忆轩在自己怀里发现了一块手帕,手帕上有着曈曈的味道,仔细一看在手帕的右下角有一行小字~绝情谷。

   “师兄对不起,我,我错了。”她被他紧绷着的脸吓道了,开始语无伦次的忏悔了起来。

   “错了,我可不知道你何错之有。”他看都不看她冷冷地自嘲道。

   她和他一起生活了将近八年却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即使平时他对别人是时也是带着疏离的笑容,而在看到自己时那笑容也会达到眼底。

   可如今她却被他的表情吓到了,一惯随意事实不在意的他,变得沉默不言才是最可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