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纯情女王纯情后

第五章 元宵佳节

纯情女王纯情后 沉封的记忆 2398 2014-06-21 18:56:59

    

   因为还要救人所以他们变决定救完人后在到出转转,以防羽文天回来不到人,两人便留书一封。

   一群人快马加鞭硬是将一天的路程改成了半天,到达盟主府后查看了一下伊晴的状况,情况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吩咐一旁的丫鬟照药方去取药,等处理完伊晴的事后自动忽略了门口等消息的人。

   当轻璇郢回到伊霸天安排的院子里不负众望的看到羽文瞳那熟睡的容颜,他的嘴角不由得向上弯了起来,勾勒出了一个迷死人的微笑忙了一上午他也有点累了,便合衣上床睡会,!睡前还不忘记将她连人带被的搂入怀里,而怀中的人兴许太累了只是轻轻哼了哼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继续做着未作完的美梦。

   轻璇郢一觉醒来看了看已经昏暗的天色,“紫儿醒醒,快起来吃点东西再睡”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晃了晃羽文瞳,看到羽文瞳还不见醒只好出绝招了。

   “紫儿,快起来吃饭了,我做了你最喜欢的蜜汁酱鸭,冷了就不好吃了”

   话还没说完,只见原本熟睡的羽文瞳已经醒来眼底无一丝睡意,“蜜汁酱鸭呢?在哪在哪?”羽文瞳向四处望了望,却没有发现蜜汁酱鸭的踪影,视线最后又回到轻璇郢的身上。

   “师兄,是不是你一个人将蜜汁酱鸭给偷吃光了”羽文瞳满是怀疑的盯着轻璇郢企图找到他偷吃的证据。轻璇郢苦笑道就算他吃了那也是他自己做的好不好啊!可是为今只有保持沉默才是上上策。而羽文瞳却将他的沉默当成了默认,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得冷了起来,那刀锋蹭蹭的向轻璇郢的方向飘着。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他的脸都不知道毁容多少次了,轻璇郢不由的想到,如他所料此时她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仇人似的。因为羽文瞳可以不要好看的衣服,不要好玩的玩具,不要诱人的票票,但是绝对不能不要美食的,尤其是蜜汁酱鸭,这一次他可是撞枪口上了,这让她怎能不生气,特别还是在她很饿的前提下,那股火蹭蹭蹭蹭的往上窜。

   看到紫儿要发火了,轻璇郢聪明的选择换了一个话题“紫儿今天是元宵节,你从小就没出过谷,正好今天晚上带你出去转转,之前听人说这个地方的小吃可是一大特色呢?”

   “…………”羽文瞳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他。

   “蜜汁酱鸭明天给你补上”他给看的都忍不住发毛了。

   “我饿了”

   危险解除了,其实他并不怕她只是不想让她难过罢了!

   虽然她可以想想得到今晚会有多么热闹,但她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只见白天还冷冷清清的街道,此时布满了人群好不热闹啊!

   “师兄,这里平时是不是也这么热闹啊!”这是夜市吗?和现代比起来一点也不清冷,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是”

   “那是什么?”她为他的语言理解能力很怀疑。

   看了一眼羽文瞳,奢侈的回答到“今天是元宵节”。

   “元宵节!”羽文瞳看了看四周的花盏与路边摊上的汤圆,才发现自己问了多么白痴的问题。

   元宵节对于古代的女子来说就是选如意郎君的日子,因为古代是父母之言媒硕之命,但唯独在这天,未出阁的女子可以自己挑选夫君,如果对方同意的话,第二天就会下娉礼。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商机,这不夜市的两边摆满了各色小摊,摊上的美味勾引着人的味蕾,当然有美味的地方也不会少的了她沐紫瞳了。

   轻璇郢看了看到处乱跑的沐紫瞳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跟上去,抓紧她小小的手放入手心中握住。

   一路上边看边吃,当然看的是帅哥了!而她手里拿不下或吃不了的都会交给他代为消灭掉。

   本来已经吃了八分饱的羽文瞳在看到古代正宗的糖葫芦时,口腔里的口水又开始四溢,她以饿狼扑食的姿势冲了上去,前提是忽略她手上的另一只手毫无意外突然被拉了回来,难得他没有生气。

   只听她对那卖糖葫芦的小贩喊到:“前面那个卖糖葫芦的给我站住!”

   突如其来的一声,把卖糖葫芦的小贩吓得不敢再动,此时的贩心里后悔的低估着,今天出门怎么忘了看黄历呢。等到声音的主人走近后让他转过身来,他看到声音的主人好他心里的石头才落回来肚子里。吓死他了,原来只是个小女孩儿,但他们的穿着都是最好的料子,小贩顿时 心里没底啦,这小祖宗他又不认得她,更别谈得罪她了。

   “小姐你放过我吧~我上有8岁的儿子,下有80岁的老母,更何况小的又不认识你,更不可能得罪您了。”

   “什么,你上有八岁的儿子下有八十岁的老母,台词说倒了吧!”羽文瞳鄙视的眼神看向小饭,在说谎都不打草稿。她看着看着浑身发抖的小贩说道“你蹲下来,”她自以为温柔地对小贩说道,却不知她的温柔差点把小贩吓得跪在了地上,看了看眼前听话的小贩,她的心情也高兴了,心里说到,早这么听话不就得了,现在这个高度,很方便她拿到那只最大的糖葫芦,拿到自己想要的糖葫芦后,她很善良的让小贩站起来。

   然后拉上一旁正在付钱的某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等看不到两个人时,那个小贩才回过神来,在看手心那一定银子时之前的恐惧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哈哈大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疯了。

   他牵着她的手随着人群来到了河边,只见河中央哪些荷花灯忽明忽暗向着下流漂去,羽文瞳拉着轻璇郢的手兴致高昂的一口气买了十个荷花灯,依次将花灯放入河里,随后便拉着轻璇郢向着花灯飘去的方向走去,沿着河流两人来到了一家饭馆,虽然之前两人都吃了许多小吃,但经过那么长时间都消化干净了,两人都感觉到了饥饿,于是两人不在去管花灯的去向,都进了饭馆点了几道招牌菜慢慢吃了起来,虽然天色以晚,但却一点也不影响人们八卦的天性,只听他们右侧那桌的一个男人正在谈论着刚刚他看到某某家的小姐与某某公子私会或者是某某公子与某某小姐一见钟情,亦或是某某人被其夫人抓奸了。

   而他们前面的那桌做侠士打扮的人则在讨论着“听说伊霸天的女儿被人下了七夜眠,他亲自带人去求医圣。”其中的A侠士说道。

   B侠士接着A侠士的话题惋惜说“这事我也听说过,遗憾的是伊霸天天并没有请到神医。”

   “难道伊晴要香消玉焚了,红颜薄命啊!”C惋惜道。

   “什么呀,我听邻居家的儿子的侄子的好朋友的妹夫的小弟在盟主府当差的小斯的好朋友说,虽然伊霸天没有请到神医,但是他却请到了医圣的两个弟子,所以伊晴是不会死的。”D侠士反驳道。

   听到D侠士的话A,B,C三位侠士好奇了起来,医圣何时收了弟子?三人用疑惑的眼神看向D侠士,希望他可以告诉他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