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唐盛歌

第九章 成亲

大唐盛歌 TORI初一 3028 2014-11-17 17:50:00

     三日后,房遗爱与锦荣成了亲。因为娶的是妾室,阵势自然不大,只简单的行了礼,给房玄龄敬了酒,一家人吃了顿家宴这也就算成了。

   夜晚洞房花烛夜,南园里灯火通明,下人都在南园忙里忙外,反而显得北苑冷冷清清。高阳想起她成亲的那晚,似乎也未曾有南园这般热闹。

   “公主,怎么不点上蜡烛呢?”

   忙完事情的锦绣推开了房门,房内漆黑一片借着月光才看的到坐在床沿发呆的高阳,锦绣边点蜡边对她说着。

   高阳听到锦绣的声音,回过神来对她笑了笑。

   “你忙完了?我都不知道天都这么黑了。”

   高阳站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正对着的就是南园,还是那夜的风,还是那夜的月亮,只是她这里少了那夜的人。她站在房遗爱那晚站过的地方,望着房遗爱曾望着的方向。高阳觉得似曾相识,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出来了,越来越多的泪水滑落,她便哭了,眼泪像不受控制一般肆意流淌,高阳努力将泪水憋回去,却只是徒劳,她便干脆捂着胸口哭出声来。

   还好,府里的下人都去了南园不然一定被人听了去。

   锦绣拍着高阳的后背安慰着,而门外的斩霆一直站立在那里。

   第二日,用完早膳房遗爱就与斩霆出了府,府里又留下了高阳和锦荣二人。用完午膳闲来无事,想起上午宫里刚刚送来的补品,高阳便让锦绣拿着东西与她一同去了南园。

   锦荣的气色很好,高阳相信这是因为成亲的缘故。锦荣就像一夜之间换了个人一样,看起来不再那么柔柔弱弱。

   “公主,你的大恩大德锦荣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

   锦荣大着肚子就要跪到高阳面前。

   “别这样。本来就是因为我才让你无法如愿,现在就算是还给你的。以后我们就姐妹相称吧,公主公主的,听着见外。”

   “是,姐姐。”

   锦荣被高阳扶起,眉目间有女儿家的羞涩。

   高阳只微笑的看着她,有些羡慕的味道。

   房遗爱走后,高阳天天跑去南园与锦荣说话,有时也会对着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小宝宝聊着天。南园里时不时传出笑嘻嘻的声音,但是到底快不快乐,高不高兴,只有高阳自己知道。

   日子久了,锦荣被孩子折腾的又日渐憔悴起来,身上也渐渐开始青紫,吃的东西也全部吐了出来。高阳知道,她体内的毒素又开始发作。她忽然想起前几日房遗直来府上时跟她聊天谈到可以压制锦荣体内毒素的寒草。

   那日是房遗爱走后的第十日,房遗直不知道房遗爱已经出府为锦荣寻找良方,白跑了一趟。高阳便留下他用膳,因为锦荣待产在即,难免成了话题。谈话间高阳对房遗直透露出有些担心锦荣身体的事情。房遗直便对她说寒草可以压制住锦荣身体里的晶烈毒,高阳便记下了。

   如今看到锦荣越来越难受,高阳便打算去宫里为她取些寒草,毕竟上好的药材全部都在皇宫。

   这一日,高阳收拾了收拾入了宫,在皇宫里住了一日,便连忙去往太医院得来了寒草。

   “公主,一定切记。这寒草您万万碰不得。”

   掌管太医院的上官太医千叮咛万嘱咐,就怕高阳一个不小心就将这寒草吞进肚子。

   “上官太医您就放心吧,吃了这玩意儿受罪的可是我。”

   高阳笑得天真,她总是对对她好的人心存感激。因为高阳小时候体弱多病,上官太医就是她公主府上的常客,她怕苦,小时候不肯喝药,上官太医就自己研制出了一种糖豆,味道与蜜饯截然不同。蜜饯往往都会甜的发腻,而这糖豆是上官太医尝遍了无数带些甜味的食物混合调制出来的,甜而不腻。皇宫里的公主皇子们都喜欢吃。这特地为高阳研制的糖豆倒成了宫里的抢手货。

   “你只要记得就好。锦绣可一定要看好你家主子啊!”

   年过六旬的上官太医揉着高阳柔软的发,有些宠溺的味道。自从高阳渐渐长大身体恢复健康后就没以前那么黏他了,只是有时间时还会来他的太医院坐坐。

   “老太医您就放心吧。我一定看好公主的!”

   锦绣笑嘻嘻的答应着。

   “你这丫头!又嫌我老!”

   上官太医对着锦绣的脑门轻轻弹了一下。本是生气的语气却在他的脸上看到笑意。

   在高阳临走前上官太医偷偷的塞给了她一把糖豆,看着手里的糖豆高阳差点哭出来。

   “哎呦哎呦,可千万别哭。我这老头子可最看不了小姑娘哭了。”

   高阳破涕为笑,点了点头。上官太医与李恪一同将高阳送出宫外,看她的马车走远,两人才聊着高阳儿时的事慢悠悠的回了宫。

   拿了寒草回了府,高阳在想要用什么办法让锦荣悄悄吃下去。因为寒草是很珍贵的药材,即便有钱的大户人家也不一定能买的到。以前想必房遗爱用了很多办法才得到寒草,房遗直说锦荣已经很久没有食用过寒草了,所以病情才会恶化。高阳知道锦荣一直觉得亏欠自己,自己送她的东西她也是半推半就,再加上是这么珍贵的药材她知道了一定不会收下,所以决定瞒着她偷偷加入到她的食物当中。

   “公主,做点心吧!把寒草加入到点心里,这样寒草的味道就不容易被尝出来了!”

   锦绣眼前一亮,想出将寒草混入到点心当中的办法。因为寒草的味道特别浓重,不管加到汤里还是熬成药水都是尝的出来的,但是如果用点心里的甜味冲淡寒草的涩味却也是刚刚好的,反而点心更加有味道。

   觉得锦绣的办法不错,高阳就去了膳房跟厨娘学做点心,会了之后就将膳房里的厨娘和下人遣出去休息,只有她二人在膳房里忙活。锦绣负责将寒草全部捣烂成汁,高阳负责和面做点心。两个人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才将点心做好。

   高阳将点心放到食盒里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往南园了,刚好这个时间应该用过午膳了,点心就算是饭后甜点吧。

   走到南园,高阳刚要敲门跨入,复又收回手,看着锦绣,面容有些正经。

   “锦绣,你在外面等着我!不许进去!”

   “为什么?公主。”

   “你呀!每次在人家房里都不给人家好脸色看我还哪敢让你进去!听我的,在门外候着不许进去听到没有!”

   看着高阳那严肃的表情,锦绣不满的嘟着嘴答应着。

   “我就是看不惯她的那副样子嘛!”

   锦绣低声嘟囔着。

   “嗯?!”

   高阳用眼神恐吓她。

   “是!知道了公主!反正眼不见为净。不进去我还省心了呢!”

   听到锦绣发着牢骚,高阳笑着摇了摇头。

   “公主!你可千万不能吃那混着寒草的点心啊!”

   “知道啦!”

   高阳答应着敲门进了房内。锦荣刚刚喝喝完粥,侍女佩儿在收拾着碗筷。

   “姐姐你来了。”

   看到高阳进来,锦荣赶紧起身迎接。

   “嗯。我刚做了几样小点心带过来给你尝尝的。”

   高阳将食盒里的点心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到桌上。刚刚做好的点心甚至还冒着热气,香气也扑鼻而来。

   看到点心锦荣与佩儿对视一眼,锦荣轻轻摇了摇头。

   “谢谢姐姐的好意,只是这点心我食不得。”

   “为何?”

   高阳不解。

   “将军走时吩咐过,这姑娘入口的食物一定要膳房亲自执手才可以,姑娘怀了孕这食物真的不可乱吃。”

   佩儿向高阳解释着,锦荣只低着头轻抚着肚子。

   “妹妹是怕我害你?”

   高阳听完佩儿的话,有些斟酌。

   “姐姐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当然知道姐姐不会害我,但是子俊走时的确说过。”

   “公主,恕我多嘴。即使你无心害我家姑娘也不代表您的侍女不会害,她每次看我家姑娘的眼神都像要吃了我家姑娘似的。”

   本想让佩儿试吃点心的手僵在了半空,这下,恐怕让佩儿试吃佩儿都会怕。

   “既然不放心的话我先吃给你看。”

   高阳看了眼手里的点心,狠了狠心,吃了起来。

   “姐姐别听佩儿胡说,我是相信姐姐和锦绣的。”

   其实锦荣心里也有所顾忌,因为高阳从未送她做好的食物,以前只是把一些补品药材送去膳房让膳房去做好。有了孩子锦荣不得不小心一下。看高阳吃下点心,锦荣才拿起一块慢慢嚼了起来。

   高阳只轻轻笑着将嘴里的点心吞下。

   陪锦荣聊了一会儿,看她犯起了困,高阳便让她去休息,自己端着食盒出了房门。

   “公主怎么样?她吃了吗?”

   看到高阳出来,锦绣迫不及待的问她。

   “嗯,都吃了。”

   高阳满意的笑着。

   “真不明白公主为什么不告诉锦荣姑娘,你对她那么好应该让她知道感恩,好让她离驸马远些成全你与驸马。”

   回北苑的路上锦绣喋喋不休的说着,高阳只轻笑着听她发着牢骚。始终没有告诉她自己也食了寒草这件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