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壮志凌云

第五章:是缘分还是冤家

壮志凌云 碧云峰 2054 2015-10-09 15:46:12

  杨振宇正在纳闷,他立马看向马云超。只见总机师马云超哈哈一笑,并且是坏笑,这马云超刚才是故意的。杨振宇笑着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作为机长,理应为飞机上所有乘客的安全负责。”

  说罢,另一名看似和马云超年纪相仿的中年人,送上锦旗道:“谢谢,真的太感谢了。这是送给您和公司的锦旗。”话音一落,一位带着眼镜的中年人接过锦旗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谢谢您,我们飞鹰航空将会做得更好。”这位中年人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孙达,孙总。

  此刻,一名女记者起身问道:“请问机长,当时您为什么会选择在香港降落?为什么不按照病人的意愿,回渝中接受治疗。”

  杨振宇笑着道:“这位漂亮的记者的问题,很犀利,也是重点。首先作为民航飞行员来说,生命永远是第一位的。那种情况下,时间是保证生命的前提条件。为了尽快让病人接受治疗,我必须这样做。谢谢”......

  记者会后,杨振宇和马云超来到天台,看着机场不断起降的飞机。杨振宇笑着点头道:“总机师,你是故意的吧!故意骗我去记者招待会。”

  马云超微笑道:“如果我不骗你,你会参加吗?”杨振宇点头道:“是啊!您还真了解我,我还真不会去,我只想安心的飞,不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马云超拍了拍杨振宇的肩膀道:“你就得了吧。你迫降香港,然后在折回渝中市,这不得烧油啊?异地飞机检查,不得花钱啊?这笔损失,老孙没给你算,就烧高香吧。花了钱,总得赚点彩头吧。”

  杨振宇微微一笑道:“我是不懂怎么做生意,只想安全的把旅客送到目的地。”

  马云超点头道:“你呀,真不愧是老首长的孙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飞行胜过一切。老首长,还好吗?”

  杨振宇点了点头道:“好,有空您可以去看看他。好了,明天是我的假期,我想回趟家。”

  马云超一听回家二字,立刻来了兴趣。他立马从衣兜里摸出几百块钱,递给杨振宇道:“我这个人从来不欠人钱的,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些东西,尤其是我老婆点名要的火锅底料。清单,我都写在这纸条上。”

  杨振宇看着手里的采购清单,一看全是要的土特产。他笑着摇了摇头:“好,我一样也不给您少带。”说罢,杨振宇径直离开了。

  马云超大声喊道:“记得代我向老首长问好。”......

  市区里距离机场不远的高档小区房子里,张玉晓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刚刚看到新闻里,正在播放秋月的家属感谢杨振宇的画面。屏幕下方的标题是“值得信赖的蓝天飞鹰。”

  她对客厅里的另一女子道:“姐姐,你看。那个机长还受表扬了,一点人情味都没有,还受表扬。”

  客厅里坐着一名身着职业装的女子,她皮肤白皙,头发是盘起来的,明显的东方美女。她是当地一家重点医院的医生,同时也是张玉晓的姐姐张玉玲。

  她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人家救了那个女孩,就该感谢。亏你还是学飞机驾驶的,不懂什么是安全啊。要是你是那次航班的机长,就不是感谢会了,是批讨会。”

  张玉晓不耐烦道:“哼,看着吧!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女机长,我承认他这次作对了。但是,我保留他没有人情味的观点。”

次日清晨,杨振宇驾驶着老式的桑塔纳在绕城高速上稳稳的行驶着,不过这辆老桑塔纳却老而不旧,被杨振宇保养得很好。中秋节的客运高峰,让他无法陪自己的爷爷过节,趁着休息日,他要回家陪爷爷几天。

  他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对于自己的父亲,没多大的概念。只知道他父亲名字叫做杨宗泽,以前和总机师马云超是战友,在一次任务中被敌机打中,回机场迫降的时候不幸身亡了,那时候他还很小。父亲牺牲后,母亲也没过多久就去了,所以在他的眼里只有爷爷。

  当汽车驶入一段单行道上的时候,突然一辆牧马人越野车在后面不停的用灯光闪他,他看了看后视镜,只是微微一笑。他并没有理睬,以为只是那些无聊得飞车党,他依然以原有速度行驶在道路上。

  说来也巧,驾驶牧马人的就是张玉晓,旁边还坐着她的姐姐张玉玲。张玉晓着急道:“什么人呀?开这么慢,他前面明明就没有车。”

  张玉玲右手紧握上把手,着急的说道:“我的妹妹,别开催人家。那车怎么和你的车比呀!”过了一会,杨振宇始终保持六十码的速度行驶在这条不算宽,却很平坦的道路上。张玉晓想超他,但道路只有这么宽,就一直在他的后面行驶。

  道路的直行道虽然修得不宽,但是出于对行驶中的汽车安全方面的考虑,弯道却被加宽了。张玉晓瞅准时机,方向盘向左侧一转,车身一甩,油门一踏,她的牧马人越野车凭借出色的加速性能,直接从桑塔纳的身边擦过,然后方向一回,便跑到了杨振宇的前面。、杨振宇忙向右微躲,刹车一踩,这才化险为夷,否则就要造成追尾事故了。张玉晓刚刚超过了杨振宇,就把左手伸出窗外,做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鄙视动作。随即,油门一踏,便扬长而去。

  张玉玲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大声道:“玉晓,不是我说你,你看刚才多危险,还好人家反应及时,下次,再也不许这样干了。”张玉晓微笑道:“知道了,姐姐。不过他也太慢了,这一路就我们两辆车,我总不能老被他压着跑吧!”

  话音一落,她习惯性的看了看反光镜。只见杨振宇那辆老式桑塔纳追了上来,张玉晓笑了笑道:“还追上来了,你那破车追得上吗?”说罢,她又塔下油门开始加速。旁边的张玉玲害怕得牙咬嘴唇,右手紧握上端的扶手,左手更是紧握着胸前的安全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