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江山如画,怎敌你眉间朱砂

第十章 阁主

江山如画,怎敌你眉间朱砂 江苑儿 1121 2015-10-16 21:34:27

    唐清宜说完,泪眼朦胧的站起身来,细心地将压皱的纱布抚平,之后静静地看着榻上之人,默默地替他盖好被子,房内安静得好似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此时无声胜有声。

 

  “小姐…时候不早了,再不回去宫里的侍卫会找我们的。”芦苇轻叩房门,久违的声音在房内响起。芦苇在房门外轻轻提醒着示意唐清宜时间已满,是时候该回自己的地方了。  

  不舍,不舍。唐清宜的心里只有这一个词,陆景渊苍白无色的脸被她映在了心里,她心里好似万顷波涛翻涌,各种鼻酸涌上心头,但所有一切酸楚都被她强压在了心里,无处去说也不能去说。她只好一步一回头,尽她所能地呆在陆景渊附近久一点,生怕在退出了房门的那一刻陆景渊就会苏醒过来。最后,在跨出门的最后一步,她的心也终于不再那么飘忽不定。  

  在听完房门合拢的那声“嗒”后,原本在床上躺着的陆景渊此时却缓缓睁开了双眼。  

  其实,他一日前就已醒来,虽说那女刺客扎的深,但也好再没刺中要害。

他听到了一切,感受到了一切,也默默聆听了她的所有话语和第一次感觉到了她的绝对温柔。   

  待唐清宜走远,他支起身子,靠在床沿上,心中细细回味着唐清宜刚才说的那番话,嘴上不经意扬起一丝笑意,包含了些许宠爱。  

  “傻丫头,都拜过堂成过亲,也答应过要保护你,又怎么能够让你受伤。”  

  随即,一名黑衣男子推开门进屋,见到榻上的陆景渊绑着纱布,上面渗着血,男子面孔严肃,二话不说就“扑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阁主您受罪了,是小的这次办事无能。主子再怎么责罚小的,小的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陆景渊见到此人后,便收起刚才的柔和,换上了平时的坚毅冷峻的面庞。  

  “罢了罢了,让你去查的那宫女底细,查到了没有?”  

  黑衣男子头低垂着,双手作揖,神情很坚定地说:“那行刺的宫女钱氏,是前江南知县钱宝达之女。其父因徇私舞弊,被唐珏大夫发现、举报至入狱,故她怀恨在心,想报复在唐大夫的女儿身上。”  

  陆景渊听罢,嘴角略起一丝不屑地笑意,父仇女报么,那和他的王妃有什么关系?  

“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寥寥十一字,言简意赅。  

  那黑衣男子本就低微着的头又向下低了一点,双手做出领到旨意的模样,便拿着短刃告退了。只见他飞窜到屋檐上,然后一个箭步便落到了宫墙之外。其动作之快,无人看到他进来和出去的过程。

陆景渊待那人走后,将眼睛眯了起来,他很累,他也需要休息。

他躺在床上,他也虚弱,神情恍惚,眯着眼,脑里回荡着那在他遇刺过后昏迷倒地的时唐清宜的声声呼喊,那么撕心裂肺,让他心生多少莫名的心疼。

陆景渊想着想着就不愿去想了,他只好将被子往身上拉,拼命摇头不去想唐清宜的样子,紧闭着眼,可她的一状一貌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多想给自己一拳头,她是自己亲弟弟的女人啊……

“别想了,该醒醒了。她和景衡才是一对璧人,你只是答应了景衡要保护她,仅此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