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32 伤心地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383 2014-08-08 16:56:32

    一夜无眠到天亮,叶桑洛收拾了东西,背起了包,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门去。

  她原想不告而别,却没想到徐望也没有睡。

  至亲的人过世了,他怎么睡得着呢?

  徐望靠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搁在了玻璃茶几上。茶几上还摆着三四瓶烈酒,但是只开了一瓶。那一瓶也只倒出了一杯酒。

  这一次他不敢喝醉,是因为她在吧,因为她成了他额外的负担。

  叶桑洛重新迈开脚步,朝他走了过去。

  听见脚步声,徐望侧过脸来,见是她,起身迎了上来:“饿了吗?我带你去吃早餐吧?”

  饿是什么滋味,她都已经忘了。

  叶桑洛摇了摇头,道:“这几天麻烦你了,我想回去了,欠你的钱,我一到家就会转给你。”

  “你要走了?不参加大哥的葬礼吗?”徐望很意外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了,我跟他连朋友都算不上,留下来反而尴尬。”叶桑洛自嘲地笑着。可徐望知道,她是怕自己太伤心。

  “回去之后,如果你爷爷还是逼你嫁人,你大可以把我供出来。”徐望故作轻松地说道。

  叶桑洛明白他的心意,勉强扯了扯唇角,点了点头:“谢谢你。”

  “希望以后还可以见到你。”徐望倾过身,轻轻搂过她的肩膀。

  “如果我结婚,我会给你寄请帖的。”叶桑洛在他耳边承诺着。

  “那你可要慎重考虑了,要是新郎是个人渣,我说不定会去抢亲。”松开怀抱,徐望硬是笑出了一口白牙。

  叶桑洛莞尔,没说什么,朝他挥了挥手后便转过身,向大门走去。

  徐望跟上,抢先打开了大门,抢先一步走了出去。

  “我送你吧。”他说。

  …………………………………………………………………………………………………

  半山。

  徐朔弯着身,双手撑在栏杆上,冷冷地注视着手机屏幕,宛若一座雕像一动不动——屏幕上有个未接电话。

  他已经在阳台站了一夜,也沉思了一夜——这一夜,叶桑洛哭泣的容颜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转个不停。

  她喜欢上了他,所以为他伤心难过。一切按照他设计的剧情发展着,这很好不是吗?

  没有人知道他假死是想要一举两得:一可以使得他二叔露出狐狸尾巴,二可以催化叶桑洛对他的感情。

  目前看来,两者都在他预料之中,两个人都已经是他囊中之物。

  可是,对付他二叔尚且可以称作以暴制暴,玩弄一个小女孩的感情却有失光明磊落。

  徐朔,你怎么可以怜悯一个毫无怜悯之心的人呢?当初童谣不也卑微地爱着叶以程吗?叶桑洛却可以对她说出那样恶毒的话来,你今日以牙还牙又算得了什么!一切是她咎由自取,她当初对童谣的残忍终将报应在她自己的身上。

  徐朔一遍又一遍地说服着自己。他承认自己在听到叶桑洛一次又一次地诉说着她喜欢他的时候,莫名的心痛。可是,他不会心慈手软,因为对叶桑洛的怜悯是对童谣的背叛。

  不知何时,青田走到了他的身后,沉声说道:“少爷,老太爷已经回别墅了。”

  徐老爷子对徐朔有多另眼相待,和徐朔一起长大的青田比任何人都清楚。说实话,青田并不赞同假死的做法,因为这对年迈的老爷子来说太过残忍。

  青田的不赞同已经明显地写在了脸上,徐朔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我知道爷爷会大受打击,但是若能将二叔这颗毒瘤铲除,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爷爷若执意让我继承徐氏,我迟早要和二叔对上。”徐朔解释道。

  “少爷,老太爷其实早就知道小老爷亏空公款的事情,但是他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顾念父子感情。”

  徐老爷子时常对严管家叨念家长里短,青田也就难免会从严管家口里听到一些。

  “我知道,所以这刀由我来开。”徐朔目露坚决。家业他可以不要,但是家人他必须保护。今日,二叔对他动了杀机,难保明日不会对付徐望,不会对付爷爷。

  青田不再多言,默默退下。生在豪门,何其悲哀,他们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也终将卷入勾心斗角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