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38 逃不掉的宿命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379 2014-08-11 16:07:19

    正如青田所猜测的,徐老爷子将徐朔叫进了书房密谈,并且命令莫名消失了许久的严管家守在门外。

  “你是不是该好好跟我交代清楚?”徐老爷子双手扶着拐杖,端坐在沙发上,睨了一眼徐朔。那一双布满沧桑的眼睛依然十分精神,十分慑人,此时正带着复杂的情绪望着他的宝贝孙子。

  徐朔以假死反客为主,设下了圈套。运来高科技克隆的尸体,成功取得了崇明的信任,降低了他的警惕。然后又买通了他的好友,怂恿他过海豪赌。紧接着又对追债一事大做文章,逼着他入了绝境。崇明果不其然加快了争夺家产的步伐,却也掉进了陷阱里头。

  崇明是徐家的毒瘤,但是这原本还不足以威胁到公司的生死存亡,只因他贪心不足,对徐朔动了杀机,才不能不除。而切除毒瘤的手术,必须由徐朔来做,这是他逃不掉的宿命,也只有他能够与诡计多端的崇明抗衡而绝不会受到一点伤害。

  不过,即便如此,徐老爷子对他假死的做法仍是相当气愤。

  徐朔低下身子,捧过热茶递了过去,认错道:“爷爷,我知道不该瞒着你我还没死的事情。”

  徐老爷子偏过了身去,怎么也不肯接过茶。他很清楚,他越是不肯原谅徐朔的欺骗行为,就越有机会逼出他的愧疚。

  “爷爷,我只是想要自己处理整件事情,所以才没有考虑到你会因此伤心。”

  徐朔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徐老爷子,手上的茶杯又朝前递了一些。

  “哼,什么没考虑到!你是根本不觉得我这个冷漠的爷爷会伤心吧?”徐老爷子的话酸得很,“幸亏我这把老骨头还硬气,没伤心过度也跟着去。”

  徐朔心里一阵难受,在沙发跟前跪了下去,“爷爷,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令你伤心。”

  “你可别说大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急着回意大利去。”徐老爷子依旧端着架子,闹着脾气。

  徐朔不语,算是默认。

  徐老爷子气得提起拐杖打在了他的肩头,呵斥道:“谣谣都已经过世了,你还想怎么样?我知道你喜欢她,我知道你想爱她爱不成才躲到国外去。十年了,你要折磨自己多久才够,要让我等多久才够!”

  徐朔吃了一记拐杖,咬着牙忍痛。他知道自己愧对了爷爷的栽培,但是他根本没法子踏进这个家,没法子跟那个背叛他母亲的人朝夕相对。“爷爷,望比我更适合这个家族!”良久后,他道。

  “望根本没有经商头脑,他的个性又冲动,整天没个正经,你让我怎么放心将家业交给他?”徐老爷子的声音里透出浓浓的无奈,世人都不懂为何他从小就对徐朔另眼相待。

  其实这其中还有一个插曲。徐朔在五岁的时候曾经被绑架过,他被关了起来,却没有一点恐惧。还谎称自己肚子很饿,以要求家人增加一倍赎金为交换条件,说服了歹徒替他买奶粉。利益驱使下,几名歹徒果真去买了他指定的奶粉,但是很不幸,他吃的奶粉是生产商特供的,超市根本买不到。歹徒不知情,几乎跑遍了整个香港,因此暴露了行踪,警方根据这一线索成功告破了这件案子,将他救了出来。

  徐老爷子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当他们一家人围上前去的时候,徐朔扬起那个胜利的笑脸。他的脸上有着骄傲、有着沉稳,有着一个五岁的孩子不可能具有的精明和魄力——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孩子将来必定了不得!

  徐朔站在不远处,甜甜地叫着爷爷,而后跑到了他的跟前,问他是不是所有的坏人都被抓住了,如果没有的话,他有把歹徒的样子画下来。他当时很惊讶,问他歹徒都戴着面罩他是怎么看清人家长相的。

  徐朔得意地笑着说自己假装睡着,那些歹徒就放松了警惕,摘下面罩透透气,结果被他看见了长相。

  当时他才五岁啊,五岁的一个孩子竟然有如此缜密的心思,他震惊的同时,作出了一项重大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