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22 临时女伴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227 2014-08-03 19:43:00

    洪湘玲的一通话无疑让叶桑洛认清了现实,她不可能给孩子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家庭,留着孩子比打掉孩子更残忍。

  叶桑洛不再像个等待判死刑的囚徒,而终于振作起来,她将冷掉的披萨通通吃下了肚,又回房补了个觉。

  昨夜徐朔——不对,是徐望的需索无度,使得她元气大伤,若非因为心里有事,她早已经支持不住睡死过去。

  了了一桩心事的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直到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把她吵醒。

  敲门的当然是徐望,这次他没直接往里闯不是因为突然变得绅士了,而是叶桑洛把门上了锁。

  悠悠醒来的叶桑洛一点不受他的急切所影响,缓缓地起身,缓缓地开门。“你又想干——”嘛字还没出口,徐望塞了两个袋子到她手上。

  “什么东西?”叶桑洛打开袋子,低头看了一眼——是一件红色晚礼服,以及一双银色高跟鞋,“你给我这东西干嘛?”

  “要穿晚礼服,当然是要去参加宴会啊。”徐望扬着标志性的笑容,抓住她肩头,心急得把她往屋里推,“你赶紧换衣服,时间要来不及了。”

  叶桑洛只觉得莫名其妙,哪里肯任由他摆布,“你找别人去吧,我这副德行像是能穿晚礼服的样子吗?”

  “你哪副德行了?”徐望不解的目光在她身上溜了一圈,还是没看出来她有那点不妥的。

  叶桑洛极其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拉下了衬衫一边,露出了浑圆的左肩,“看清楚了吗?这可都是你留下的,我可没找借口不帮你。”

  徐望傻眼了,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只见她从锁骨到肩膀的那一片白皙的肌肤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印子,有些是指印,有些则是吻痕。

  “那个——我再让人送件披肩来,你就当帮个忙,大不了借你的钱不要你还了。”徐望说这话的时候,眼光不知往哪里放,一会儿看着门框,一会儿又盯着地板。要知道眼前这个丫头虽然青涩得很,但是长得真不是普通的漂亮能够形容的。

  “看在你这么大方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把,不过要是有人向我敬酒,你要通通挡下,我可不会喝一滴酒。”尤其是跟他在一块儿的时候。

  叶桑洛先来个约法三章,见徐望点头答应了,才退回了房里。

  “记得顺便化个妆——”门外徐望又加了一句,才走回客厅去。

  等叶桑洛换好衣服、化好妆出来时,披肩已经送来了,是一件黑色皮草,配上她身上这件红色V领晚礼服,别提多雍容华贵了。

  徐望殷勤地服侍她穿上了披肩,又从沙发上的纸袋中拿出了一个黑色绒盒,当着她的面打了开来,取出一条钻石项链,替她戴了上去。

  “这么兴师动众的,又是皮草又是钻石,你该不会在打什么鬼主意吧?”叶桑洛低头看了看脖子上这条价值不菲的项链,问道。

  “放心,我不过是借你挡一挡桃花而已。”看着她精致打扮后让人惊艳的模样,徐望满意地点了点头,移开一步与她并肩站好,又拉过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臂弯。

  挡桃花,怎么听着像是要她当挡箭牌呢!

  叶桑洛仰头侧目,凝视着他,刚想追问,却突然失了神——徐望的侧面跟徐朔非常像,有那么一瞬,她甚至以为自己挽着的是徐朔。为了驱赶心底的失落,她强颜欢笑着道:“先说好了,万一你的爱慕者朝我泼水泼酒的,记得补偿点精神损失费给我。”

  钱是徐望最不缺的东西,他当然答应得很是爽快:“没问题,你随便开价。”说着便将人拉扯出了公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