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醉豪门,徐徐图之

9 灵堂

醉豪门,徐徐图之 闻人在言 1344 2014-07-28 13:43:38

    童谣的灵堂设在别墅靠后的一间厅房,布置不太一般,不像是阴森森的灵堂,倒像是间卧室。里头大部分家具物品都是从童谣卧房直接搬来的,只除了中央那一张小叶紫檀木的香案。案上设了灵位,摆了一个铜鎏真金莲花纹的香炉以及一些名贵的祭品,香炉里的檀香正散发着温和隽永的香味。这里没有半点鬼气,倒有许多人情味道。

  整间灵堂也是格外的明亮,两扇大窗恰恰对着外头一大片紫藤,视野相当不错。

  这时候紫藤花还没开,但也已经有几分绿意了。

  徐朔推开了门,站在玄关处停了停,等平复了心中的怒火,才背过身将门关起落锁。

  走到灵位前,看到那黑白照片上笑容甜美的童谣时,右手瞬间握紧了拳头。

  巨大的悲痛又一次席卷而来,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为什么偏要那么执着得去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呢?为什么受了一点点伤就要断送自己的性命呢?那个叶以程到底有什么地方只得你这样执迷不悟地深爱?爱到得不到就活不下去?

  他一声又一声地质问着那个生命已被定格的女孩儿,暗骂她太傻太愚蠢。

  可是,童谣再不能回答他。

  他忍不住自嘲地笑了一声:其实根本不必童谣回答,他不也一样吗?明知道童谣是他的妹妹,却仍然不肯收回对她的感情。明知道她爱着一个叫做叶以程的男人,却依然期待着有一天她可以回眸看看身后的他。如果童谣爱的人是他,他甚至可以抛弃一切的道德观,带她远走高飞。

  爱入骨髓的时候,人的心和眼都是盲的。

  徐朔从香案上取过三炷香,点燃,朝着童谣的牌位拜了三拜。

  窗外一阵风吹过,一只蓝绿色的蝴蝶像是崴了翅膀似的,突然踉跄了一下,就被这阵风吹送进了屋子里头。

  春初时候,花园里的花大部分都没见开,蝴蝶似乎来得早了些。

  徐朔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只挑了一张沙发坐了下去。

  蝴蝶扑腾着飞了过去,落在了他宽阔的肩头。

  徐朔这才发现了它,挥手想将之赶走。抬起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他突然想起童谣的头七刚过,这也许是她的魂魄借着蝴蝶的翅膀飞了回来。

  他放下了手,再舍不得赶走这只蝶。

  素来不信鬼神的他,终究抵不过心里对童谣的思念,宁可相信这世间有鬼神一说。

  他静坐了一会儿,直到看到那个淑女气质的书架。

  粉蓝色的书架和书桌显得与灵位格格不入,这也是从童谣的卧房搬过来的。

  徐朔起身走了过去,拉开了书桌左边最下边那个抽屉。

  抽屉上了锁,他却没那份耐心寻找钥匙,以蛮力一扯,将抽屉拉了出来。

  锁被扯坏了,抽屉打开了,里头孤零零躺着一本嫩黄色封皮的本子,本子用一根棕色的绸缎绑了两圈。

  他拿着本子走回了沙发边,扯开绸缎,打开了本子。

  这是一本日记,童谣曾在他面前写过。她那样年纪的女孩子总是喜欢将那一点少女情怀写在日记里。

  徐朔快速地翻阅着日记,里头记了很多事情,全部跟叶以程有关。童谣将自己对他的那份感情仔仔细细地记在了这本日记里,只除了最后一篇。

  最后一篇是一封遗书,时间是她跳海当天,写了满满三大张,每一页纸上都残留着她的泪痕。

  可以想象,她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正哭得花容失色。

  徐朔只看了一个开头,就逃避得转开了眼眸。

  童谣写的每一个字都在诉说她对叶以程的痴心,每一个字却又都像是锯齿状的刀刃,再一次在他的伤口上来回地拉扯。

  他的心一阵阵地痛,但是他却依旧坚持要把日记看完,因为他知道这些文字也记录着童谣自杀的心路。

  目光再度回到了日记本上,疼痛仍在继续,直到他翻过页,看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四个字——“他的妹妹”陡然间闯入了他的视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